首页 > 古代 > 

墨法剑

墨法剑小说

墨法剑

曙光 ● 著   /   古代   /   已完结  
来源:文鼎 时间:2021-09-11 18:23

《墨法剑》主要讲述了岳青君柳芳之间的古代奇幻故事,该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给您推荐岳青君柳芳小说内容免费试读。然后就是一阵欢笑道:“喊姐姐帮忙?”叫作师娘也不行,好歹你也是个男子汉,打不过要叫娘儿们来帮忙,你羞得不敢,嘿,小家伙,哪里学来的这套掌法,还不如叫女孩儿来,还不如叫女孩儿,还好,还不如叫女孩儿,还好,还不如叫小丫头,好的,你还不如叫大娘,那可是个男子汉,你可不敢叫,你可不敢叫,你可不敢叫,你

开始阅读

"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正如大家所料,柳宇星就是墨孤魂,死去的柳宇星就是个傀儡,因为他的夫人苏玉秋和他的儿子不甘心忍受这种魔鬼的卑鄙行为,为自己的英雄之名弄出两个面孔。

"这两张脸本来都很好,但是对于苏玉秋这样一个不爱吃什么苦又渴望得到丈夫照顾的女人,偏要她住在蔽室陋屋里,粗制滥造。

”尽管这样可以使人感觉到他墨孤魂是多么寒酸简守,但偏偏让她在前人面前叫丈夫,背后却是奴才傀儡,她就不能了。此外,当权势大到武当少林掌门都要敬畏七分的时候,他还要嗜武林威权如命,妄想天下武林一统,唯我一尊,她笑出了眼泪。

"你们胡说,你们怎么知道呢?您是谁啊?”

”“怎么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呢?”

除了柳宇星,还有辛宇星,辛宇星,还有…,哈哈哈,好玩吧,你说好玩吧!”她简直疯了。

「他本来好色成性,掳人妻女,造谣生事,杀人放火,假仁假义,陷武林于乱,什么事不干?那样他就可以坐收渔利了,因为害怕需要人的安慰,需要人收拾残局,才需要什么同盟至尊。当别人知道他的秘密时,当别人知道他的秘密时,他总是希望更少的人知道他的秘密越好,知道他秘密的人就会死,有时他也不会因为别人知道他的秘密和丑恶而感到羞愧,如果那样的话表明他们有一种羞愧,而是因为它可能成为别人突破自己弱点的一种突破,一个人没有弱点表明你该如何对付他?”

”“辛宇星当然有其人,只不过他是被柳宇星,也就是墨孤魂在他妻子面前杀的罢了。起初,他的妻子被墨孤魂的气派所迷惑,她毫不痛苦地看着墨孤魂杀死自己的丈夫,因为她认为墨孤魂是英雄,最原始、最简单、最简单的英雄,为了看得上的女人可以杀其人夺其身,这才是男人的原始本色。但后来她变得年老而衰败,她为了孩子忍辱偷生,也为了看着这两面恶魔被拆穿,她屈辱地想要活下去,但再也不可能,她死在一把火里,烧得干干净净,女儿叫辛双成!”

柳芳白和岳青君都呆呆地望着她,“这女人真可悲!还是笑得合不拢嘴,柳芳白使劲拉住她,道:“辛姑娘,这是真的吗?”

"这种故事编得好,可不好玩呀!"柳芳白一阵羞愧,"这是我娘字字血泪告诉我的。她对我娘的美色很着迷,答应过什么冲霄剑和诸仙掌,说等我长大后再把它传给我,可是我娘还是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像娘这样的女人,天下太多了。或许他只是玩弄女人的一个手段,因为他真的不需要欺骗女人。得知我之后,我便离开了家,在那天晚上,母亲放了一把火,为的是我逃脱和湮灭,当然她也死了,我躲到西域去,没等我练成武功,他就死了。”她将小宝剑的一声竟然从桌子面直上直下,插进了桌子腿!

"怎么死的?

他说:“人是逃不了的,纵然他有什么了不起的野心,哼!”

「这个恶贼,竟然是这样卑鄙无耻,比杀柳家之人还要邪恶十倍」。

"辛姑娘,你还想报复吗?"

”“好吧,这血海深仇我怎么忘记的?可是他已经死了,你虽然是他的后代,但是你却没有为恶,这几年我查过你家,知道你也是受害者,你做了很多好事,我难道就不讲道理去杀你和你们一家人吗?”她微笑着,还握着柳芳白的手。

”“我可知道,你奶奶、父亲也是恨他入骨,他们也是受苦的,但是他死了,凭心而论,他做的事也是很好的。他不轻易让人杀人,本来不是珍爱人的生命,只是想由他自己裁决而已。也许他觉得,别人来杀人,就是在威胁自己的权威!要当万世之师,这难道不荒谬吗?”

事实上,柳姑娘,他说诸仙掌和冲霄剑法都已经失传了,原来还不错。二人都是从西域来的武功,而非中原的武功。”

「听说是当年诸仙聚会,与江湖名侠楚留香因缘相会,百年后,”“以柳家灭门之事为例,岳兄弟我们原本在仪星山庄生活过得很好,却被纵横西域、威名赫赫的天山雪翁打乱。这个老家伙的确声名显赫,已经二十年没有出过一次,现在他已提着百万银子来,说他的主人是个恶人,但他却是个大人物,他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他已经二十年没有中土了,他现在还带着一颗银子,说他的主人是一位大老爷,他的名声实在很大,而且他也不是个小数目,而且还带着一颗银子,这位老伙计实在是个大名鼎鼎的老头子,他的名声实在很大,他已二十年没有出过一次,而且还带着一颗银子来,说这位老太爷真是名利双收,可是他的名声实在太大了,这位老先生的名声实在很大,他已二十年没有出过一次,而且这位老太爷也曾带过一次,说过一句话:"老人家的名声实在很大,

”“还好,只是后来才发现这件事并不那么简单,欲除掉柳家只需要这个借宿我们山庄的人派雪翁就行了,但那是不会通的。

'他还在么?'

'他已经走了。"

'他走了?!'岳青君和柳芳白脸上一惊。

「这有什麽稀罕的,'他一点武功也不会!」

「又是不会武艺的人,怎么江湖上都是不会武艺的人,挑起这么多腥风血雨?」她喃喃自语,“他跟柳家有什么仇恨?”

不,'他'说'他说…',辛双成看着岳青君,不再说下去。

"他说要取走柳家无意中得来的一双玉辟邪,又不知道什么用,又要我引出姑娘你,师父,墨孤魂的后人!”岳青君正色道。

「他不知道墨孤魂有什麽不对,他所知道的墨孤魂与另一个传说中的墨孤魂没有什么区别,也许根本就是他自己心中的墨孤魂,而且他还非常崇拜墨孤魂,相信他的后人也不差,但我知道,根本就是墨孤魂。

「你没告诉他吗?」

"不,十三年来,他一直对我百依百顺。他从不问为什么,只要我想做什么,他就不问为什么,但他知道我做事总有些理由,所以他就不问我。"辛双成的眼睛发红,但他却满脸高兴。

「因为我知道,虽然墨孤魂不是个好人,但他的传人未必是真正的好人,也许是沽名钓誉的本事更是青出于蓝,所以我要为这位兄弟出谋划策!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