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无良王爷锦绣妃

无良王爷锦绣妃小说

无良王爷锦绣妃

公子小九 ● 著   /   古代   /   已完结  
来源:阳光 时间:2021-09-08 23:52

顾畔之夏景容小说名叫《无良王爷锦绣妃》,作者公子小九最新著作,在这里为您提供顾畔之夏景容小说全文阅读,精选内容:顾畔之厌倦似甩了甩手,一转身,却看见近处的一道白影,眉头微皱,手捏紧了金钗,该灭口还是该直接走?只有听得他开口,声音清冷如玉:“杀人那么干脆,没想到女人也能这样狠心。”

开始阅读

红袖咬了咬牙,犹豫了片刻之后,才谨慎道:“小姐,我刚去灶房想弄点吃的来,却听那些厨娘婆子在说闲话,却听到你的事情大街上都传遍了,他们......他们说,你......与人私通,还......当着太子的面与人勾搭成双,说像你这样的......就应该以死谢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事会传的这么快,名节对一个人女人是多么的重要,小姐......”说到后面,红袖忍不住泣不成声。

顾畔之嘴角却讥讽的笑意,倾着身子,微凉的手指拂过她眼角之处的泪,叹声道:“别哭了,他人说什么,与我何干?我如今还活着,若是我不愿意,谁也不能夺去我的命!”

红袖愣愣的看着她,终于察觉到她家小姐真的不一样了,之前小姐性子懦弱,嫡母早逝,并不为丞相所喜,所以在府邸中才备受欺凌,身边也就她这么个贴身侍女,就连个使唤的婆子也将她当回事,莫不是遇上了那样的事,小姐终于转了性子?

“先下去吧,我头疼,想休息了。”

“是,小姐。”按捺了满心的疑惑,红袖退了下去,顾畔之闭眼侧躺着,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就闹的满城皆知了,若说不是有心人在其中推波助澜,她死也不信!听那传言的风向,似乎是想将人逼死的节奏,她有预感,这件事远远还未结束,狂风暴雨还在后面呢!

她这身子一阵阵发虚,想必平常身子也不是很好,要不然一棍子也要不了她的命,头虽痛,她能感觉那伤口却不重。

夏辰晔即刻便唤了太医来查看,之后便得到的答案让所有人的表情都显得有些复杂,两人既是被算计,都昏迷了,哪还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原本是一局布置精妙的死局,怎么就被那女人解了呢?不过就算如此,她的名声还是毁了,至少之前她与那文俊楠的那一幕已被这么多人看到,有没有发生什么并不重要!

夏辰晔看向顾畔之的眼色显得幽深了许多,且不说这女人今日所表现出来的睿智与果决让人惊艳,单单就是郭律斜出手护着她,就足以让他重新估算她的份量了,郭家那二十万的兵权就连父皇也都顾忌三分,原以为那郭家与顾畔之并无任何瓜葛,现在看来,或许是他料错了呢。

“好了,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将那王武押下去,这事就到此为止,都出去吧!”

太子这一声令下,其他几人哪里还敢说什么,就连一贯嚣张的庄香茹与虞娇也只是狠狠的瞪了顾畔之一眼之后扭着腰肢走了出去,厢房之中便剩下顾畔之、郭律斜、顾梨珞、红袖与夏辰晔,夏辰晔上前一步,沉声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本太子还真是看错了你。”

她笑语盈盈的看着他,幽深眸眼中荡过一丝艳丽,她本就姿容绝美,微露风情便叫人情不自禁,一旁的顾梨珞脸上那一贯温婉的笑意已变得僵硬,却听见冷声说:“之前殿下可说了,要解除与我之间的婚约?”

夏辰晔神色脸色微没点头也没摇头,反而是一旁的顾梨珞神色有些不安了起来,顾畔之笑了笑,柔声道:“若太子殿下另有所爱,我也不强人所难,只是这女子若被退婚,名声难听,我愿成全太子,但也请太子保全我名声,这婚退定了,但必须由我来退,如何?”

她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却并不戳穿,只是以一种较为柔和的方式来商谈,退对一女子而言,确实打击很大,她这么说,也算顾全了两人面子,由她来退婚,面子上也不至于会那么难看。

“你......”夏辰晔眼色幽暗似乎想说什么,他忽然之间有些看不懂眼前这人了,又顾忌着她与郭家的关系与她相府嫡女的身份,一时之间也有些踟躇,倒是那顾梨珞脸色难看的紧,本该她被捉然后当众被退婚,怎么会峰回路转,发展到这个地步?不,她绝不容忍!

那顾畔之见他如此,冷笑一声借故退下,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刚要踏出门口却又忽然停住了,夏辰晔与顾梨珞都下意识以为她这是欲擒故纵改变主意了,却不料她转过头对那郭律斜浅笑,灿若烟花,扬眉浅笑:“要走么?一起?”

“求之不得。”郭律斜春风满面的立即跟了上去,不管身后那两道刺目的眼神,可怜那没什么存在感的红袖,委委屈屈的跟在后头,直到走出太子府,那郭律斜依旧以那饶有兴味的眼神看着她,盯着顾畔之毛骨悚然,下意识离远了几步,他却紧接黏了上来,笑声问:“畔之妹妹,我送你回府吧?”

“叫我顾畔之就好,妹妹什么的,我听不习惯。”顾畔之神色稍显冷淡,这人什么身份她还没搞清楚,她哪里敢亲近?况且这身后还跟着一条小尾巴。

“怎么对表兄我这么冷淡呢?畔之......妹妹。”他似是要存心膈应她,那妹妹叫的肉麻之极,他脸靠的很近,那张脸又秀气的过分,看起来也才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畔之前世已经二十七岁,他在她眼底不过是个半大的少年而已,那表兄两字实在让她怄的慌!

郭律斜身疾如闪电般,几个回合便将那人拿下,并顺势点上了他的穴道,顾畔之欣喜的看了郭律斜一眼,这人委实聪明,一个眼神交流便知道她的意思,她尚不知这人与这具身子的关系,但应该没恶意,所以她才对他使了几个眼神,毕竟这里靠的住的,貌似只有他了。

“这不是会武功吗?这样的人才当个小厮实在太屈才了吧,文公子,这人到你身边时间不长吧?”

“上个月才来,我见他伶俐又聪明,便留在身边当个小厮,王武,你怎么会武功,你留在我身边有什么企图!”文俊楠也看出端倪来了,郭律斜武功不弱,这王武能与他对上几招可见身份并不简单,又联想到之前他怀中突然多出来的一条锦帕,真相便呼之欲出了。

“你若一直守在外室,那你脚上如何沾染了湿泥?武功不弱的话,从这到我闺房中,也要不了多长时间吧,还有这条锦帕......”顾畔之捡起了那被夏辰晔丢在地上的素白锦帕,上面已经被踩了几脚,上面绣工稍显稚嫩,她看了一眼那叫红袖的侍女,她一直愣愣的看着她,眼色甚是清澈。

“文公子,这条锦帕是何时到你怀里的呢?真的是我故意落下的吗?文公子可要想清楚了。”

文俊楠咬了咬牙,又看了看脸色阴沉的夏辰晔,终于开腔回答:“这锦帕我从没见过,也不知何时被人塞入怀中,顾小姐,抱歉,差点连累你了。”

他看向顾畔之的眼色有些复杂,他并不愚钝,当初他会将所有的错推到她的身上只会撇清关系,却没料到,在她一步步的推动之下,事情有了转机,既然有可能弄清事实,他怎么会放过机会?况且,就算他色胆包天,与太子的女人私通这种蠢事,他又怎么会做?这次是他一不小心被算计了!

听他这么说,旁人看向他的眼神有些鄙夷,毕竟之前信誓旦旦的人也是他。

“太子殿下,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有人陷害我与文公子,这小厮将我贴身手帕塞入文公子怀里,又在这房中下了迷情香,意图设计陷害我与文公子,请太子殿下做主,还我等清白!”

顾畔之言辞凿凿,挺立着脊背,神色之间一片坦荡,本就明艳动人,如今再看,如傲雪红梅迷人眼,就连一贯游曳花丛的郭律斜也忍不住被惊了眼。

“妹妹,那你与文公子如何被人算计,都......都到了这厢房中?”顾梨珞状似无意的疑声问,却问在了点子上,顾畔之戳破的,是之前吸引蛊惑的言论,就算被陷害,这两人又如何滚到了一起呢?顾畔之眯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那一声声妹妹叫的甚是亲切,却总在关键的时候捅她一刀,真当她是傻子?

“被人暗算,我后脑勺如今还疼着,那陷害我之人下手并不轻,或许还有意想要我的命呢!至于文公子,想必是被人下了蒙汗药吧!”顾畔之淡声道,眼神有意的扫过顾梨珞,这女人如此迫不及待,不得不让她怀疑,这一场陷害,是出手她的手!若非脑袋上的疼痛提醒着,她差点放过了这么一个线索,这具身子的本体,是死于棍棒之下吧?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