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蝮青

蝮青小说

蝮青

银花火树 ● 著   /   古代   /   已完结  
来源:七悦 时间:2021-09-08 20:12

银花火树小说《蝮青》讲的是白静白靖瑶柳龙庭之间的故事,柒一文学为您提供小说蝮青银花火树的免费阅读。看见的平常一会儿冷傲一会儿又浩然正气的不好的柳龙庭,我都确实搞不懂他以前会饭什么错误。“实际的不清楚,那时候有仙要来抓三哥,或是哥哥挽救了三哥,之后有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干了你的出马仙,一心向善,三哥的这命才挽救了,因此你也或是三哥的恩人。”

开始阅读

我这话似乎是说到了英姑的点上,英姑顿时就没了刚才那副生气的模样,笑吟吟的拉着我的手,跟我说:“当然是多给人看事驱邪啊,这样你自己的修为也会提高,这不,我现在这里压了几单生意,实在是忙不过来,要不你都替我接了?其实暂时能对付柳龙庭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你去相相亲什么的,找个男人嫁了,不过男方得是官场的,或者是信佛信道的人,这种人正气重,指不定能压制住柳龙庭。”

我大学还没毕业呢,就去相什么亲?先不说有几个当官的还单身,就算是现在信佛信道的年轻人,也少见的很呐,难不成我还要去找那种三四十来岁的大叔嫁?

我觉的不现实,但是一时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对英姑她有什么单子让我接?

英姑见我有意向要给她处理单子,赶紧弯腰在床头桌的抽屉里找出几张联系方式,跟我说就这几家比较急,还是上个月送来的单子,她不能往外跑,只能麻烦我了。

我拿着我手上的几个手机联系方式,都还没来的及问英姑这些都是遇到什么事情的,外面就有人喊着英姑赶紧出去了,而英姑烦躁的低声骂了一句,也没时间跟我细说,就叫我打电话问那些人,就说我是她派过去的,末了,还交代我这件几件事情都特别急,叫我别耽搁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出去了。

本来就因为昨晚的事情,我这短期之内都不想和柳龙庭合作,期待着这次回家能好好休息几天,却不想又多出几分单子。

不过也还好,只有两单,如果顺利的话,还是能赶在年前办完的。

我收好了两张纸条正准备出门,这时,我忽然隐隐约约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于是猛地向着身后一转头,一道毛茸茸的影子还没等我来的及看清楚,瞬间就隐入墙上,不见了。

大白天的,该不会是闹什么鬼吧,但也不可能啊,一般仙家家里,有仙家保护,是不会闹鬼的,难不成这是个仙?如果是仙想认识我的话,为什么却要这样躲着看我?

英姑现在没时间招待我,我也没去找她,指不定刚才是我的幻觉也说不定,便也没将这件事情往心上放。

回到家里后,可能是李奶奶把我的事情和我奶奶说了,奶奶给我准备了一桌子菜,夸我真能干。

看着奶奶笑的开心的模样,我也勉强装成很开心,毕竟我总不能让奶奶知道我和柳龙庭之间的不愉快吧,我也不想让她为我担心。

吃完晚饭后,我坐在沙发上,迟迟的都没去找柳龙庭,因为不想和他说话,也因为这是英姑委派我帮忙的,柳龙庭本人并不知道有这件事情,我怕他不答应,到时候搞不好还会招来一阵臭骂。

奶奶催了我好几遍早点去睡觉,催到她自己都困了,可我这件事情我答应了英姑,却还没个着落,我睡也不踏实,反反复复的再犹豫了几次,打算明天再问柳龙庭。

正当我起身打算回床睡觉时,一只细小白蛇忽然从我面前上的茶几上掉了下来,小白蛇扬起它那小小脑袋,睁着圆圆的一双小眼睛看着我,跟我说:“你有事情要找我?”

是柳龙庭。

我看了他一会,重新坐下来:“嗯,对。今天英姑要我帮忙给她处理两件事情,还挺急的,我想问问你后几天有没有时间。”

小蛇从地毯上缠着我的小腿爬到我的膝盖上:“我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不过那老太婆是坐堂仙,为什么要接该跑堂仙管的单子?”

柳龙庭这话让我听的有些好奇:“坐堂仙、跑堂仙是什么?”

“坐堂仙就是在家里看事的,不用外出,等着别人找上门的那种,跑堂仙就是我们这种,四处乱跑,替人消灾驱邪。”

坐在家里就能帮别人看事?这对我这种死宅女来说,简直就是福音,于是就连心情都好起来了些,跟柳龙庭说道:“那我们也可以当坐堂仙吗?以后就在家里干事情,不用到处乱跑了!”

小蛇晃了晃它的一截小白尾巴:“我们不行,这人有人的职业,仙家也有仙家的分工,擅长什么,就做什么,那老太婆家里的仙是祖上传下来的,擅长给别的仙家立堂口看阴阳病,这种在家坐仙就可以,我擅长画符驱邪,需要到处跑,并且除此之外,以后你对这行接触久了,就会认识还有很多别的行业,比如只会看风水的,算卦测姻缘之类的。每个行业都相互不干扰,老太婆之前也恪守本分,这次不知道打的是什么算盘。”

听柳龙庭的话,意思大概是英姑逾越分内的事情了,但又是找我出的手,于是我再问柳龙庭,那我们这次可以帮她吗?

“既然她委托给你了,那这两单生意就记在她的名下,就算是报答她为我们两人结缘送的礼物。”

我没想到柳龙庭今天这么好说话,也是因为他这么好说话,倒是把我刚才不满他的情绪稍微的降下去了些,我们说完这话后,我却也找不到任何的话题跟他说,周围的空气沉静的有点儿尴尬起来。

我正想说点什么恶打破这气氛,柳龙庭忽然跟我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你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就不会强迫你了。不过,你要是想要的话,可以随时都来找我,我什么时候都在。”

这话在柳龙庭没说出口之前,我还很在乎这件事情,但是他这么平静的语气一说,让我竟然有些觉得他只不过是跟我做了件十分正常的事,就如吃饭喝水,而我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一直都放不下。

一时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柳龙庭,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只能尴尬的嗯了一句,算是同意了他这话。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拨打了其中一张纸条上的号码,名字写的是马建国,接电话的也是个中年男人,一听我说是英姑派过去的,顿时激动的都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跟我说英姑真是个救苦救难的菩萨,她要是再不回电话给他,他们一家子就全都要毁了!

“那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我稍微知道情况后,也好做准备过来。”我对这男人讲,并且手机开了扩音,让柳龙庭也知道这件事情。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