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我欲与君相知

我欲与君相知小说

我欲与君相知

一做二休 ● 著   /   短篇   /   已完结  
来源:追书云 时间:2021-09-05 14:42

江铃叶廷君小说名叫《我欲与君相知》,是一做二休创作的优质言情小说,江铃叶廷君我欲与君相知小说精彩节选:还记得花盛开那一天,婆婆有意带上一群人回来,几个名门媳妇儿和闺女分别围住自个的母亲看花,一幅母慈子孝的界面,而江铃呢,她的婆婆特意“恩准”她无须同他们坐一起。江铃迫不得已独自一人在一旁呆着,一脸缺憾,等待叶廷君回家。

开始阅读

叶廷君伸手打开灯,刺眼的灯光让江铃下意识闭上眼睛,

他走过来,头枕在江铃腿上,深深嗅了一口,她身上隐隐约约的香气,让他的心得到了片刻的宁静。

江铃睁开眼睛,看着他疲惫的面孔,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

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流动着平和的气息,大概是气氛太好,叶廷君翻身抱住江铃的腰,江铃也渐渐淡定下来,有一瞬间似乎两个人都意放下彼此的隔阂,忘记以前的一切,好好的生活。

“给我按一下。”叶廷君自热而然地拉着江铃的手放到太阳穴,有意或无意不想破坏这短暂的宁静。

江铃一愣,以前,很久以前,久得都记不清了。他们也是这样,他的事业刚刚起步,她在读研究生,两个人每天都在沙发上抓紧一切在一起的时间腻歪,缠绵,似乎怎么都不够。

江铃表情复杂地给他揉着太阳穴,脖子上的项链垂了下来。

叶廷君抬眼看着她,眼神一寸一寸的巡视着她的每一寸肌肤,突然,他的视线凝住了,停在了她的项链上。

何家的传家宝,只会传给何家媳妇的项链!

他呼吸陡然变得急促,手指一用力,就将项链扯了下来,江铃痛得惊呼一声“啊!”

叶廷君盯着她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的一圈红痕,尤为刺眼。

扔了他们的结婚戒指,带上何锡的结婚信物,她让他如何相信她!相信她和何锡之间根本没什么?!

江铃惊慌失措,着急地巡视着地面,“还给我!”那是师兄的护身符,临时借给自己的。

叶廷君死死地按住她,不让她动弹,“你就那么舍不得他的东西吗?”

江铃面色通红,双手拼命地挣扎,“不关你的事!”

叶廷君的心被她这句话刺的鲜血淋漓,你还记得你是我的妻子吗?凭什么就我一个人在痛苦?凭什么你对我要这么无情?

他扯下皮带绑住江铃的双手。

江铃屈辱地闭上眼睛,他还是这么阴晴不定,她倔强地偏过头,随他怎么样。

叶廷君更加愤怒,他低头狠狠咬住那些伤口,试图掩盖住何锡的项链留下的记号,双手在江铃身上胡乱地抚摸,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自己这辈子唯一的救赎。

江铃无能无力,只能生不如死地承受,佛音依旧未变,还是那么干净,可自己……却早就身处地狱,无论如何,都不会干净了。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叶廷君突然停了下来,他颓败地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

“没有下一次了!”他在心里默念,比起失去她,他宁愿活在地狱,至少有她陪着。

他已经丝毫看不到他们的未来,可是他不能放手,他只能继续,哪怕是死亡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叶廷君转身抱起江铃,走进浴室,将水调到适宜的温度,温柔的冲洗她身上的痕迹。

似乎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他从来不许打扫的阿姨动,所有的都是自己亲力亲为。

叶廷君看着江铃全身的青紫交加的痕迹,都是自己的杰作,他诡异地感到了满足,轻柔的一丝不苟的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

这些年,不管有没有得到江铃的爱情,叶廷君都觉得不枉此生,因为至少她还是自己的,至少……自己不孤单,就算不得善终,我也不会放手。

江铃闭着眼睛,任由他为所欲为。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

离开了叶廷君,自己大概不能再爱了,以前相伴的岁月都将长埋心底,结发数载的情谊就这么灭了也好,这大概是自己最好的结局,这混乱孤独的爱情,足够走完一生的不清醒。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