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犀利狂妃

犀利狂妃小说

犀利狂妃

寻夏 ● 著   /   古代   /   已完结  
来源:七悦文学 时间:2021-06-11 20:59

《犀利狂妃》是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作者寻夏,小说写得是夜穆青和暮月竹之间的故事,犀利狂妃小说免费全文:把她的衣服撕开,粉红色的肚兜全露在夜穆青的眼睛里,裸露在外的皮肤并不光滑如玉,上面竟有一些伤痕,看颜色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夜色顿时暗了几分,月竹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趁夜穆青一瞬间失神,掐住他的脖子:王爷,再下去我也不介意多一具尸体。

开始阅读

“明日你出嫁之后,跟太傅府再无一丝关系,你这孽障……”暮太傅恨的咬牙切齿,眼睛通红,他刚刚作出的选择,牺牲了他最喜欢的女儿。因为他得罪不起夜王。

夜王一句话,整个暮家便是灭族之难,看着怀中了无生气的女儿,他对月竹的恨意更浓了几分:“暮月竹,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生下你。”

暮月竹菱唇弯起,笑容遮住了所有的哀伤:“那你就永远活在悔恨之中吧,我暮月竹没有家,过去,现在,从来都没有。”

没有想到暮月竹真的会杀人,暮秀兰脸色惨白,死死的咬住牙齿,而明珠则是吓的一句话都不会说了。她们都是养在深闺的小姐,平日里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杀鸡都不敢何况是杀人……

整个府中,再也无一人敢在这里停留,一时间,整个太傅府宛如冰窖一样,气温低带着奇异的压迫感。恨不得这个二小姐赶快嫁出去。

三日后的清晨,太傅府一片张灯结彩,丝毫没有挂出来任何的白色纱帐,仿佛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四小姐暮秀珠不过是养在外院重病,等着婚事结束才能发丧,事实上早已经偷偷埋掉了。

粉色的嫁衣,玫红色的花轿,侧妃而已,用不上正妃才能用的大红色,而整个府内竟然没有一人来送,甚至连个陪嫁都没有。夜王娶妻,有去无回,被送入夜王府中的女人,没有一个再出现到众人眼前的。

侧妃,不入宗谱,不入玉蝶,跟个姬妾根本没有什么区别,连出嫁都不能走正大门,唢呐吹的很喜庆,新郎却没有出现在花轿边上,只是派了管家过来而已。

被折腾了的月竹懒洋洋的任人摆布,婚礼却连拜堂都没有。全东临的百姓都没人出来看热闹,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侧妃,夜王,东临的神啊,这个名不见经传,出身低贱的女人怎么配得上。

听着外面那些闲言碎语,暮月竹懒得理会,只是这个夜王威望未免太高了,难道皇帝一点都不忌讳?恐怕就是因为猜忌太深,才会有她嫁入夜王府的这一幕。

从王府侧门进去,连拜堂都没有,随随便便的就给她引到了房间里面,所有的丫鬟喜娘便撤了。暮太傅对她实在是气恼,杀了他最喜欢的女儿,嫁妆减半,而且逐出家门,并且连个丫鬟仆人都没有派来。

她一点都不后悔,若不是那句话,她也不会狠下杀手,她早已经换了芯,不再是原来那个暮月竹了。暮月竹的死,跟四小姐暮秀珠根本脱不了关系,就当是给原主报仇了。

月竹一把扯下头上的盖头扔在地上,伸伸懒腰抓起桌上的点心就开始吃。对她而言不过是换个地方而已,王府还是太傅府没有太大的区别。每日无所事事,只要别人不来找麻烦,她很喜欢这样的米虫生活。

王府的点心都比太傅府好上许多,果然是东临第一权贵。月竹撇撇嘴,扯下头上乱七八糟的饰品躺倒床上就开始睡觉,天没亮就被人拽起来,鬼才不累。

王府内,丝毫没有任何的喜气,一直到晚上,夜穆青都没有想起来今天迎娶侧妃的事情。

“王爷,您要不要去看看侧妃娘娘?”身边的侍卫首领虚夜问道,夜穆青怔了下,俊朗的容颜神色有几分凝重:“那个女人查清楚了吗?”

“属下派人查清楚了,只是跟传言有些出入。”虚夜有些为难的开口,昨天的事情他们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没看出来那个柔弱的女人还真不是吃素的。

听完虚夜的汇报,夜穆青薄唇微微上扬,那个女人,果然有点意思。心狠手辣,丝毫没有姐妹情谊,冷血而残忍,太傅府竟然会养出来这样的女儿。

“王爷,您今晚不去侧妃娘娘那里吗?”虚夜有几分看不明白,从一切的资料上看,这个暮月竹可是个心狠的主,而且竟然气的暮太傅跟她断绝关系,暮太傅一心想要攀上夜王,这到底是闹哪样啊。

“当然要去,不去的话又怎么能让那些人放心。派人盯紧了宫里和暮家,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夜穆青眉毛微挑,想起那日与他对峙,那女子丝毫不肯退让半分的倔强,当真可爱的很。

就算不是她,皇兄也会塞张月竹,王月竹什么的进来,不过一个侧妃,姬妾而已,来的是谁都没有任何的分别。

虚夜点头,打着灯笼在前面引路。“王爷,这个侧妃安排在荷花苑未免也太偏僻了点吧。”

“无妨。”夜穆青淡淡的说道,虚夜摸摸鼻子,他从小跟着王爷,可是却从来没有看穿过王爷的想法,既然没有正妃,这侧妃也就算是王府最大的女人了,可是住的院子偏偏是最偏僻的。

想到这里,虚夜耸耸肩。跟着夜穆青一起走荷花苑,原本安排的丫鬟已经全部撤了,本来就是要给这个侧妃一个下马威的。

推开门,眼前的一幕让夜穆青皱眉,虚夜吞吞口水问道:“王爷,要叫醒娘娘吗?”

没有规规矩矩的等着,地上扔着粉色的盖头,一地狼藉的果壳皮,桌上还一堆吃剩下的点心……

夜穆青凤眼眯起,抬眸看着睡得香甜的暮月竹,普天之下敢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都已经下地狱了。

“爷?”虚夜看到夜穆青生气了,不由得为床上的女人捏一把汗。还没等他走进,就见床上的人已经翻身而起。

从他们推门进来的时候,月竹就已经醒过来了,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秀眉微微蹙起:“怎么了?”

被人惊扰了好梦,月竹的语气很不客气,不出意外,夜穆青的脸色更加黑了几分:“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丈夫?太傅府没有教你为妻之道吗?”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