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深夏也曾栖孤岛

深夏也曾栖孤岛小说

深夏也曾栖孤岛

繁浅 ● 著   /   现代   /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1-04-08 14:27

阮七夏陆时迁宋乔汐《深夏也曾栖孤岛》小说全集阅读由柒一文学为您提供,精彩抢先看:教师,我今天早上肚子痛。阮七夏眨了眨眼,可怜地对教务长说。少糊弄我,这个借口一个月你已经用了九次了。教务长锋利的目光从厚厚的镜片后面投射过来,刺向她。

开始阅读

“走了,”阮七夏潇洒转身挥了挥手,“陆时迁,以后你就是我认定的朋友了,我罩着你。”

朋友。

陆时迁低头仔细咀嚼这两个字,眼神微冷,随后冷笑一声转身回家。

阮七夏一路小跑,回到家,桌子上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饺子,她洗了手坐在桌边,趁妈妈不注意伸手拿起一个就往嘴里塞,结果被烫得跳起来。

“用筷子吃,女孩子家没规没矩的,”阮琴用筷子敲了一下阮七夏的手,然后把已经捣碎的蒜泥用一个小碗盛着,添了小半碗醋,“蘸着这个吃。”

“妈妈我不喜欢吃蒜。”阮七夏皱着眉头,拖长了声调企图用撒娇让妈妈心软。

“吃点对身体有好处,”阮琴才不吃她这套,夹起一只饺子蘸了蒜泥放进她碗里,“你整天这么挑食,怪不得不长个子。”

“一米六五还不行啊,长成姚明那么高我叫你妈你敢答应吗,”阮七夏小声顶了句嘴然后闷闷吃饭,过了一会儿又好奇地打听,“妈,慕阿姨的那个儿子还上学吗?为什么我今天上学时看见他正往回走。”

“他不去学校,一直请了老师在家里上课。”

这样啊,阮七夏点了点头,但还是不明白:“学校里热热闹闹的,大家在一起学习多好,连同战高考都有一种‘将士百战死,沙场裹尸还’的悲壮,为什么要请老师在家里讲课?”

“听说有自闭症,不愿意和别人相处,”妈妈一脸严肃,“他小时候被拐走过,找回来之后性格就比较孤僻了,你以后出门要小心,放学后绝对不能随便到处跑,要是再像以前那样……”

“知道了知道了。”阮七夏立刻就明白老妈又要说“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的台词,搞不好气氛上来了还要抹几滴眼泪,看来之前那件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让妈妈心有余悸。

脑后的那条疤似乎又在隐隐作痛,但她早就记不清当初都发生了些什么。

阮七夏赶紧低头只吃饭不说话。

第二天阮七夏照旧起了个大早,今天她可不敢再耽搁,匆匆吃了早餐,把水煮蛋装进兜里就蹦跳着出了门:“妈,我走了啊,早读提前了。”

阮琴今天没出摊,打算上午去超市买点日用品,正在屋里记要添补的东西,阮七夏趁她不注意,偷偷抱着装了猫的箱子就往外跑。

阮七夏走在路上,心里直发愁,小猫看起来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把鸡蛋捣碎了喂它,它只是闻一闻,一口也不吃,今天绝对不能再把它带到学校去了,那到底放哪里好呢。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阮七夏踢踏着脚步正皱着眉头发愁,在经过文化墙的时候她居然又看见了陆时迁。

他拿着速写本,就那样随便坐在花坛边用铅笔在上面涂涂画画。虽说是个花坛,其实里面的植物已经枯死很多年了,因为在小角落里不引人注意,一直都没有移植新的,围住花坛的水泥砖也缺角掉泥,有的地方还搭上了蜘蛛网。

但是陆时迁看起来一点都不在意,他靠在墙壁上屈起腿来撑着速写本,隔了一段距离阮七夏也能听见铅笔“唰唰”的声音。

“那么巧又碰见你了!”阮七夏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陆时迁抬起头来淡淡看了她一眼,没有任何表示,又把头低下继续画。

果然人生很多尴尬都是从装熟开始的。

今天的风有些大,从街口灌进来吹得画纸轻动,阮七夏伸头去看陆时迁的画。

虽然那只是一副素描草图,线条还很凌乱,但也能明明白白地看出画的是个长头发女生,眉眼有淡淡的温柔,穿着条领口微敞的长裙,露出漂亮的锁骨来。

阮七夏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沮丧。

“看够了吗?你有没有发现,美总是长在别人脸上。”陆时迁把速写本合上用毒舌给了阮七夏迎头一击,他站起来活动一下肩膀,还奇怪地看了一眼突然变得情绪低落的阮七夏。

不知道哪里在放广播,大概是某个频道的怀旧经典节目,邓丽君的歌声饱含深情:“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

“我……我想请你帮个忙。”在歌曲结束的空当里阮七夏犹疑地说,在说完这句话后她紧张地抿了下嘴,声音带着赤诚的恳求。

“不行。”陆时迁拒绝得干脆利落。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