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青梅不成双古言

青梅不成双古言小说

青梅不成双古言

靳山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1-04-06 15:07

《青梅不成双古言》讲述了楼毓周谙楼渊之间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内容描写新颖,提供给您青梅不成双古言小说精彩章节试读。它低着头,慢慢地又抬起来,那乌黑的头发像流云一样从肩头飘过,落在地上。双眼似点漆的眉黛青山,灼热地望着楼毓。

开始阅读

快进入临广境内时,衿尘年神出鬼没地现了一次身。

天刚入夜,大军驻扎,楼毓听见熟悉的箫声,循着箫声而去,在不远处的山头果然发现衿尘年的踪迹。

“师父!”

“乖徒弟,来过两招!”

话音未落,衿尘年手中的竹箫破空而来,如长剑过树穿花劈开了面前的一切阻碍,朝楼毓的面门刺来。

楼毓双膝一屈,身子后仰,避开凌厉的招式。她左脚踩上树干,借力腾空跃起,空掌毫不留情地冲衿尘年的头盖骨一击,不忘挑衅笑道:“师父您老人家腿脚不如以前了……”

“好小子,几日不见又欠收拾了!今天就让为师带你来长长见识!”

混战之中,衿尘年摘下竹斗笠抛向空中。那斗笠犹如一个经轮在空中极速转动起来,锋利无比,两人在树上过招,楼毓只听“咔嚓”一声,劲风凭空而来,百米内的树枝齐齐被切断。

斗笠又重新回到衿尘年手中。

“多谢师父手下留情,您若再狠一点,徒弟恐怕得裹着树叶回营了。”楼毓的外衣下摆,不知何时被斗笠划成了烂布条,一根根挂着。

这一场打得酣畅淋漓,再见不知是何日。楼毓觉得,衿尘年这趟像是专程来送她的。

“师父,您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天地之大,无以为家,去哪里都无所谓。”衿尘年捋了捋那一小撮花白胡子,点点楼毓的脑袋,有些感慨,“你好好活着回来,千万别被叶岐蛮子打趴下了。”

“不会!”楼毓自信道,“我会把他们打回去的!让他们永不敢来犯!”

她微仰着头,眼睛仍如一个孩童般澄澈明净,没有杂质。

夜风吹动莽山苍野,无数叶片在风中盘旋,衣衫和墨发劲飞。衿尘年压下斗笠,将注视着楼毓的目光一点点收回:“就到这里了,再远,师父便送不了你了。”说完取下别在腰间的酒囊,扔给楼毓,算是临别前的礼物。

楼毓喝了一口,冲衿尘年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喊道:“师父,下次再见,徒弟送您二十年的春风酿——”

幽谷已经杳无人影,棣棠花开在半山腰上,万千点黄金碎片般,在月下闪烁。

接下来几日,大军加快脚程,快速抵达西南边境,临广百姓夹道欢迎援军的到来。

至九月初一卯时,叶岐已拿下临广五县。这日清晨准备突击之时,恰巧遇上楼毓带兵视察,两军冷不丁对上。

楼毓手持长枪,率十余人抗击对方的突击队。

天光大亮之际,叶岐人仓皇而逃,楼毓本欲活捉两个,却不料逃兵皆咬舌自尽了。

这算作交手的第一战,虽然双方均无准备,狭路相逢对上的,但也算给了叶岐一个下马威,涨了南詹的士气。楼毓在临广声名鹊起,一时传为佳话。

楼毓趁此时机,速战速决,向西南进攻,沦陷的五县在三日之内已经被她拿回了四个,只剩最后一个曹山县。

曹山县濒临氓水,其余三面环山,与临广其他各县仅一条官道相连,被叶岐攻下之后,便彻底与外界隔绝了,被一道天堑阻隔,难以逾越。

楼毓决定从长计议。

底下的副将和谋士纷纷出了几个主意,楼毓对着面前沙盘支颐沉思,没说话,显然不太满意那些乱七八糟的提议。

有说搭桥过去的,等桥修好黄花菜都凉了。

有说挖地道的,临广地势崎岖又多溶洞石林耸立,根本行不通。

有说用木鸢载人,飞越天堑的,倒也不失为一种办法,但只能容小部分人飞渡,大军不可能一起越过,且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也不是个万全之策。况且要在短时间内请到可靠的木匠制造木鸢,难如登天。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