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青木镇

重生青木镇小说

重生青木镇

九亿圆 ● 著   /   古代   /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1-02-23 20:14

苏轻依萧景隽《重生青木镇》小说全集阅读由柒一文学为您提供,精彩抢先看:林璇儿脑子转的飞快,忽然从苏轻依手中抢过耳环,快步走到小雨身边,拎着她的衣领把人拽起来:“你哪儿来的这对耳环?除了偷我东西,你还祸害谁了?”她直接把人怼到墙上,逼得小雨直哆嗦,避着人却低声道:“你认了这对耳环,我就饶了你。否则——”

开始阅读

更何况,从前的苏轻依只是将自己当成一个搭伙过日子的陌生人,对自己一直都是平平淡淡,断不会像如今这般主动对他如此亲近。“这个苏轻依有问题。”萧景隽心想。但若真要让他说出问题出在哪里,萧景隽却又说不出来了。

任萧景隽如何聪明绝顶也绝对想不到: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内里的芯子却换了一个。似他这般才学出众之人,更是不愿相信那些怪力乱神之事。但是若是不将此事往那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上靠,他却又想不出来了。

苏轻依还是那个苏轻依,手指上那颗毫不起眼的痣和大双小双对她的亲近足以说明她就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罢了,既然无法推测事实到底如何,便全当她落水以后参透生死,才使得她性情大变了吧。

只听得一声软软糯糯的叫声将萧景隽从沉思之中拉回了神,他微微一愣,随后温柔的蹲下了身,柔声问道:“大双,怎么了?莫不是心口又开始疼了?”闻言,大双微微摇了摇头,一把扑进了萧景隽的怀里,轻声问道:“大双饿了。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呀。”

“快了。”萧景隽怜爱的摸了摸大双的头,温柔的将他抱了起来,将他放到了椅子上后柔声哄道,“大双乖乖的等一会儿,你娘马上就做好饭了。”看着儿子乖巧的面容,萧景隽的心中更是多出了几分的歉疚。

“夫君,大双小双,快过来吃饭了。”正当萧景隽还想再细细深思之时,却被女子字正腔圆的声音给打断了思绪。他并不恼怒,只是拉着大双的手,看着小双蹦蹦跳跳的到了餐桌前等待母亲做的菜上桌。

翌日,苏轻依和萧景隽起了个大早。他们早早地在当铺将萧景隽母亲的遗物给当了以后,便径直往城南锦绣坊走去。“张老板。”萧景隽向张老板作了个揖,开门见山的道,“听闻张老板有急事要赶回老家,我夫妻二人又想盘个铺子做些生意补贴家用。不知张老板可否与我二人细谈?”

凭着苏轻依和自己的本事,他们应当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三年时间正正好,等张老板从岳阳老家回来,他们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这里了。第10章云烟阁“既如此,便有劳张老板了。”萧景隽说着,从袖子里掏出四张一百两的银票交给张老板,在张老板笑眯眯的递过来十两银子时,不动声色的交给了苏轻依。

看着手上被萧景隽半推半就塞过来的十两银子,苏轻依炯炯有神的眼中顿时出现了几分错愕。这死傲娇居然会把银子给她?要知道一两银子就相当于现代的六百六十元了,十两银子那可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月的收入。萧景隽就这么给自己了,难道他就一点也不心疼么?

似是看出了少女眼中的疑惑,萧景隽微微一笑,淡淡的开口说道:“这钱你先拿着,不够再来问我要。刚开始开店,总归是要留些银子在手上的。”“也好。”苏轻依拿着十两银子,总觉得心中划过了一丝暖流。

萧景隽人长得俊,这些年刻苦钻研,颇有几分才华,在河枝镇颇有美名。这样的青年才俊,若不是已经成亲了,他还真想把自己的女儿许给他。“这城南的水,可远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深呐。”张老板意味深长的提醒了二人一番,便目送着二人离开。

“张老板说的水深是什么意思?莫不是那些人还要来找我们麻烦不成?”苏轻依颇有些不解。苏轻依前世是个凭本事吃饭的建筑设计师,在工地考察工程时被砸死才穿越到了古代来。她从未做过生意,对于生意场上那些腌臜的事情一概不知,是以才有此一问。

“管他这么多做什么?”萧景隽嗤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不管那些人的手段有多么的阴毒,他都会想办法护好她便是。“你觉得张老板那家锦绣坊的布局如何?”萧景隽拉着苏轻依的手走在大街上,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问道。

苏轻依微微带着些得瑟的昂着头,说的头头是道。一涉及到她的专业领域,苏轻依的眼睛亮的就像能发光一般。红润的嘴唇因为说的太久而略微有些干涩,苏轻依不经意的舔了舔唇,让萧景隽的眼神变得更幽暗了几分。

看着少女微微仰着头,带着些得意忘形的模样,萧景隽微微一笑,只觉得苏轻依那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并不惹人生厌,那张精致的脸上所带着的自信落在萧景隽眼中颇有些可爱。林家,云烟阁。

“你说什么?苏轻依那个贱人居然当了景隽哥哥的遗物,在城南租了间铺子!”林璇儿姣好的脸上因为嫉妒逐渐变得扭曲了起来。“今日苏轻依先是与萧景隽去了当铺,然后就去了城南锦绣坊。小的装作去买成衣的样子进了锦绣坊,亲耳听见张老板将铺子租给了他们。”

凭什么,凭什么苏轻依一个身份那么低贱的人却可以嫁给景隽哥哥?该嫁给景隽哥哥嫁给,为他生儿育女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那个女人除了一张脸和那些建筑设计的本事之外,她到底有哪一点比得上自己?

“可是直接找人闹事,万一他们查出是我们在背后指使的怎么办?”林璇儿想到之前她污蔑苏轻依偷盗萧景隽母亲遗物不成反被怀疑,心里就有些犯怵。“非也非也,我们找人去照顾他们生意而已,怎么能说是我们找人去闹事呢?”

“苏轻依,既然你要抢走我的景隽哥哥,那你就别怪我下手太狠了。”若是不叫你苏轻依身败名裂,我林璇儿的林字便倒过来写!“城北泰平巷为首的混混头子叫赖三,家有余钱,但爱财如命。只要银子到位,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青木镇的混混都归于他名下,势力极大。只要能说动赖三出手,苏轻依他们的铺子便在这青木镇里开不下去。“你可知道张老板为何说城南的水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深么?”等回到了家里,萧景隽慢悠悠的坐下,不紧不慢的开口问道。

见苏轻依乖乖的摇头,萧景隽又抿了口茶,这才开口说道:“城南是整个青木镇最繁华的地方,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成为那些混混们眼中上好的肥肉。”能在城南开店的,不是背景颇深,就是艺高人胆大。一般在城南新开的铺子,赖三都会先调查一番背后人的身份。

“衙门就不管吗?”苏轻依疑惑不解,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大大的疑惑。“衙门?”萧景隽嗤笑,“先前在林家你也瞧见了,衙门的那些衙役都是收钱办事,不论公允与否的。只要给足了他们好处,他们便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着说着,萧景隽不由得捏紧了拳头。若有朝一日他身居高位,定要将这群蛀虫给清扫干净。衙门这般为民伸冤的地方,绝不能成为藏污纳垢之地。“他有张良计,我却也有过墙梯。我就不信,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他还能如此嚣张不成?”

看着苏轻依明媚张扬的脸,萧景隽竟然丝毫不觉得她是在夸海口,倒像是真的有办法一般。看着苏轻依毫不在意的模样,萧景隽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苏轻依还是太年轻了,不了解那些人的不择手段。若是仅仅靠着背后的关系,没有半点手段的话,今日在这青木镇里的混混头子就不是他赖三,而是张三李三了。

“无论如何,还是不能掉以轻心。”萧景隽沉吟片刻,还是开口提醒道。不管怎么说,苏轻依终究是自己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更是大双小双的生母。保她周全,对谁都好。“我知道了。”

看着萧景隽担忧的眼神,苏轻依心下一暖,笑嘻嘻的跳到了他面前,嬉皮笑脸的问道:“怎么,关心我呀?”却见萧景隽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转身就走,边走边嘲讽道:“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关心我娘的遗物会不会被你白费。”

“你!”苏轻依气急。哼!这个死傲娇,多说几句好话会怎么样嘛!“实在不行,我们就拿些钱换个安生好了。”苏轻依颇有些赌气的道。“你这么一说,倒也未尝不可。”苏轻依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随口一说,萧景隽却当了真,难免有些气急败坏。

看着新挂上去的牌匾,苏轻依心情大好,就连前几天萧景隽惹她不开心的事的给忘了。“有了铺子,我们以后只要好好经营,一定能过上想要的生活的。”苏轻依本就生得美,这一笑干净的像纯净的山泉水,不带半分杂质。那张芙蓉面仿佛绽开的白玉兰,笑意写在那张精致的脸上,溢着满足的愉悦。

看着苏轻依嫣然一笑的模样,连一向不喜欢笑的萧景隽的嘴角也微微勾起。这室内的设计早在买下这铺子三年租借权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画了,如今看着这件铺子按着她心中的模样一点一点的改造,苏轻依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

“原先的张老板有事回老家了,未来三年,这间铺子便是我益石阁的了。”苏轻依温和的回答道。“是萧娘子啊。”那妇人见是苏轻依,语气中不免带着几分错愕,明明前几日才欠了几十两银子的人,怎么如今都能盘的起城南的店面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