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掌心爱

掌心爱小说

掌心爱

陆萌 ● 著   /   现代   /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1-01-13 22:35

《掌心爱》小说讲述的是曾雨和韩孟语的故事,作者陆萌所著,掌心爱小说在线阅读全集:曾雨抬头看他,才发觉十七岁时细瘦的少年,不知何时长得如此高大魁梧了。他的突兀,让全家人顿了一下,他竟是丝毫未觉,皱着眉,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韩爸爸出声询问,道:“你吃饱了?”

开始阅读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因为导游的讲解,原本私语的两人终于引颈四顾。曾雨提议替两人在这河光山色中拍几张照,一祺含笑未语,韩孟语却拒绝了,拿过曾雨的手机,主动替两个女孩子拍照。

曾雨觉得韩孟语真是笨,一祺明显十分期待与他合影啊,他竟像榆木般不懂得好好合作。

船上很多人都在抢拍景色,为了找一个好的拍照角度,大家都争先恐后。曾雨像小八婆一样见缝插针,抢到好的位置后再招呼斯文淑女一祺上位,两人合照数张。曾雨想办法拉韩孟语入镜,最终她的成就只是让其他游客替他们三人拍了一张合影。

曾雨浏览着手机里的照片,一个劲地感叹,抬头看看韩孟语,又看看照片,摇头,又摇头。

韩孟语睨着她,终于发问:你感叹什么?

曾雨终于逮到了一个跟韩孟语耳语的机会,开始责难,道:“你怎么那么拘泥呢?看看人家谈恋爱,当众接吻都自然得很,让你跟人家合影,你怎么就这么不爽快呢?”

她凑他在耳边嘀咕,让韩孟语呼吸一窒,莫名红了耳根。韩孟语偏了偏头,离她远了些,表情不悦地道:“姑娘家成天想着这些,说话也不注意些。”

曾雨不满地嘟起唇,她这不是在教他怎么追求女孩子吗,他竟不开化,还这样说她,让她十分不满。她一旦不满,会习惯性地嘟嘴唇,但是两人的距离颇近,她这一嘟唇,就让离她咫尺的韩孟语恍了神。

仅一瞬间,曾雨觉得韩孟语看她的眼光怪异且灼热,就像她脑袋不清醒时的某个印象。那些细微的感觉突然恍过心头,她自觉与他过于亲近了,忙离开了些,但是心头那一阵惶然,让她一时回不了神。最终,她被导游小姐的吆喝声打断,才转移了注意力。

曾雨觉得奇怪,导游小姐怎么会发出那种奇怪的吆喝来,探身观望,发现有船只驳身而过,那船上的人也回应着导游小姐的吆喝,唱起了不知道是哪个民族的山歌。

两只船最接近的时候,竟然都停在了河面上,导游小姐煽动着船上的游客,说:那只船挑衅我们,我们要对歌,唱赢他们。

群众是最受不得激的,一听导游小姐这样说,见对面那只船上的人又唱又鼓掌,于是个个摩拳擦掌,一个接一个亮了嗓子,毫不拘泥。

曾雨瞥了韩孟语一眼,心想:出来玩,就应当像他们这样放得开,拘泥了就不好玩了。

韩孟语收到曾雨挑衅的目光,淡定地抿抿唇,嘴角不由自主地噙了一抹笑,让人瞧不出心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曾雨揉揉鼻头,在一个外地大肚兄唱完一曲后,她也没顾忌,冲着对面的船唱了起来:“嘿,什么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什么水面起高楼,嘿了了啰,什么水面撑阳伞,什么水面共白头?”

她一唱完,旁边的人就笑了起来,曾雨左右相顾,不明白众人笑什么。她觉得虽然没有创意,但对歌就应当对刘三姐的歌啊,电视里都这么演的。前面那些人唱的歌,五花八门,没有针对性,她就想把对歌这活动引到正规模式上,有什么可笑的?

导游小姐十分给面子,鼓掌说唱得好,掌音未落,对面船上竟有人回唱,那人扯着跑调的音,用破铜锣嗓子唱道:“鸭子水面打跟斗,嘿了了啰,大船水面起高楼,嘿了了啰,荷叶水面撑阳伞,鸳鸯水面共白头。”

然后对面的船与这条船上的游客同时发出爆笑声来,曾雨隐约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了,脸一热,捧着一张像猴屁股般的脸蛋躲回韩孟语他们身边。

难得啊,她看到韩孟语一直低笑着,王一祺也在笑,王一祺笑得斯文,韩孟语笑得隐忍。曾雨威胁地瞪他们俩,他们一瞧她的模样,又笑了。

他们的笑,一直维持到吃午饭,偌大的餐厅里,人声鼎沸,韩孟语还可以在这样繁杂噪乱的环境里,兀自笑得双肩微抖,曾雨实在气愤。

最初的羞耻感过去后,被韩孟语笑到发火的她,恨不得使劲儿去掐他两把。看他平时那么严肃的一个人,竟为一点小事窃笑不止,笑点未免太低了。

还好,一祺已经不笑了,看她的双眼,只是盈了一些笑意。

吃完午饭,大家先午休。曾雨毕业不久,睡惯了高低铺,爬上爬下的,十分顺溜。韩孟语则不同,他本身十分高大,又久未睡这样的小床,爬上去时显得有些笨拙,不似以前从容。曾雨刻意掩唇取笑他,他也不介意,爬上床后,拍拍枕头,将枕头调整了方向,放至床尾。

他的床尾,挨着曾雨的床头,他若将枕头放至床尾,那么意味着曾雨要将枕头放至床头,否则曾雨用脚底对着他的头,既不礼貌又不雅观。

曾雨躺下后,最初不觉得有什么,等到一室安静时,头顶那细微的呼吸声入耳,她才觉得不自在起来。

她从没有和一个男人睡得这么近,虽然只是头挨着头,虽然那个人是她名义上的哥哥,可他也是一个异性啊!

曾雨让她的呼吸声低缓些,轻些,再轻些,她听到韩孟语的呼吸均匀悠长,偶尔因为翻身,还有些微声响,甚至他翻动被子时,还会有一股风带着他的气息扑向她。

游船有着轻微的马达声,还有空调运作时的轻响,曾雨听着这些,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曾雨是被舱内小孩的说话声吵醒的,睁开眼,她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了,看到大家都醒了,便也坐了起来。底下的小孩一见她坐起来,仰着头,噘着嘴,冲她嚷道:“阿姨打呼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