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

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小说

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

可乐猫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悠书阁 时间:2020-06-30 21:08

洛荀靳煜晟小说名叫《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是可乐猫创作的优质现代言情小说,洛荀靳煜晟惹爱成婚靳少情深不晚小说精彩节选:一场误会,他拿母亲要挟,她被迫禁锢在他身边,遭受所有不公平待遇。母亲的死她决然离开,恨就恨吧,不爱了,不想再和那个男人产生纠缠。

开始阅读

洛荀本身病就不严重,隔天就出了院。

恰逢周末,陪洛玲逛了一天街,陈宇航的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看着来电提醒,洛荀嘴角挑起一抹兴味。

来的正是时候。

“荀荀,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电话那头,陈宇航的声音依旧带着满满的深情,“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洛荀刻意避过话题,冷声道,“什么事?”

“你有空吗?我们出来谈谈好不好?”陈宇航生怕洛荀会拒绝,已经想好了一通理由,没想到被径直打断。

“你非要这么不肯善罢甘休吗?”

“嗯……因为我爱你啊!”

洛荀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力道,“那见面谈吧,晚上,清零酒吧。”

说完,根本不等男人反应便挂了电话,立即拨通了另外一通电话——

清零酒吧。

洛荀穿着一袭连衣裙,坐在吧台前,细细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艳媚得吸引了无数目光。

她发现,从靳煜晟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她体内潜伏着的叛逆个性便慢慢弥漫上来,逐渐一发不可收拾。

因为从小单亲家庭,受尽了周围人的排挤,洛荀的个性原本是充满了刺的,但就因为进了靳家,才一点点将自己的刺收起。

如今,她又不得不逐渐恢复原本的模样,这样才能保护妈妈。

苦酒入喉,透明的玻璃杯里映照着上头华丽的吊灯,以及压迫过来的高大人影。

洛荀呼吸一滞,猛地转头,却发现是陈宇航。

她很快反应过来,嘴角轻勾,“有事就早点说完。”

陈宇航目光微痴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洛荀好像和记忆中的不一样的,跟那一贯的清高不同,多了几分迷人意味。

可再仔细看,又觉得她本来就是原本的模样。

这细微的变化很快被男人抛至脑后,他坐到女人身旁,以自己最完美的角度对着洛荀,深情款款道,“别这么冷漠,我们今天好好聊聊好吗?”

洛荀冷下脸,推开凑上来的男人,“我觉得没什么好聊的,今天来,我只是刚好有空,顺便告诉你,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以后你用任何方式,都不可能联系上我。”

闻言,陈宇航脸色一变,没想到洛荀这么绝情。

他本以为,洛荀今天会答应他出来,是因为态度软化下来了,不过努力一阵,就能重修旧好。

却没想到等到的却是这般话语。

难道他死缠烂打,痴情这么久,她还不满意吗?

好歹他也是堂堂陈家大少爷,虽说远比不上靳家,但也是在全国小有名气的!

想到这,陈宇航心底的不甘感尽数弥漫上来,他伸手,用力禁锢住洛荀的肩膀,语气激昂。

“难道这么久了,你都看不出我的真心吗?”

肩膀上的疼痛令洛荀拧紧了眉,她也没想到这男人会一言不合就上手,“你放开我!”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刚从医院出来就来酒吧跟男的又搂又抱的,洛荀,你够可以的!”

洛荀一愣,下意识地扭头望去。

靳煜晟就站在不远处,脸色阴沉,眼瞳深邃如旋涡,似乎能将她直直吸进去。

听到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吐出的话语,她咬紧了下唇。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你什么意思?”还是陈宇航率先反应过来,没想到好事又被这男人打断,一时间,脸色变得凶恶起来。

“别那么激动,我只是把我看到的说出来罢了。”靳煜晟淡淡地回答陈宇航,凌厉的眼神却一直盯着男人怀里的洛荀。

显然,陈宇航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如果没什么意思的话,你说这话干什么?我和荀荀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特别靳遇晟那充满嘲讽和蔑视的语气,令他十分不舒服。

此刻,他作出一副保护者的姿势,希望洛荀能和他重归旧好。

殊不知,洛荀现在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荀荀是不是叫的你心花怒放?洛荀,你真是够可以的,说着要断绝关系,这才过了几天,就又亲热起来了,你说你之前做的那些都是给谁看的?虚伪的女人!”靳遇晟墨眸啐着冰,一字一句间都带着怒火。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凡看到洛荀这样和别的男人待在一起,心里便有莫名的火焰燃烧。

“你凭什么这样说她?之前那些……”

陈宇航刚喝出口,就被男人冷声打断。

“你闭嘴,我和你说话了吗?”

薄唇吐出的一番话,噎得陈宇航说不出话来。

他咬紧了后槽牙,干脆不理靳遇晟,转身对洛荀道,“荀荀,我们不要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了,去那边好不好?”

原本低头思索的洛荀不得不抬起头来,一眼就对上男人直勾勾的冰冷目光。

紧握了许久的拳头松开,却是将陈宇航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拂开。

洛荀跟自己划清界限的动作令陈宇航愣了愣,清秀的脸颊上挂上一丝难堪。

“陈宇航,我刚刚就说过了,我今天的目的是来告诉你,从今往后,我们不会有任何瓜葛。”

洛荀语气平稳,放下酒杯起身,直直从男人之间擦肩离开。

陈宇航本来还想追上去,被靳遇晟冷冷的视线扫来。

“寓氏集团还想不想要了?”

闻言,陈宇航面色僵硬,整个人定在了原地。

寓氏集团是陈家的重要产业,几乎把握了整个陈家的命脉,如果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以靳家现在的实力,对付寓氏集团简直易如反掌。

看着靳遇晟淡然离去的身影,陈宇航眼眸里满是阴鸷。

为了一个洛荀,靳遇晟能做到这种地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坐了一会儿,陈宇航点了一杯酒,边抿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宝贝,事情办完了……不过没有想象中的顺利,靳遇晟突然插了一脚,等下次有机会再说……你放心,我找机会拿下她——”

事实上,陈宇航从来没放弃对洛荀的挽留,是因为他看中了洛荀背后的靳家和她母亲的权势和财力。

正说着,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女声,“陈少,好久不见!”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