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

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小说

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

覃洛阳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20-05-26 11:34

蔚枷微陆深白小说《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在哪里有看?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顶级豪门最刚少奶奶免费阅读:蔚枷微为了再次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过上豪门生活于是嫁给了陆深白,他们之间相互利用再彼此暗藏心事,偏偏豪门生活不是那么顺利,只能相互扶持。

开始阅读

嗯……所以作为陆家的少奶奶出门是要看黄历的?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日子就不能出去?蔚枷微没有问为什么,她要出门谁也拦不住,只不过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之后,保镖肯定是得带的。

“挑一个靠谱点的跟着我就行,我不会去人多的地方闲晃。”

她执意要出门,傅管家不好追问,也不好拦着,派了个身手敏捷的保镖,便目送她离开了。

陆家大少奶奶的身份在A市无异于一张通行证,否则明天尉氏集团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没有陆深白的蔚枷微根本撼动不了蔚梨嫣,也不会有人出来和她谈话。

现在才晚上六点半,初冬的天却已经黑了,寸土寸金的步行街上车水马龙,处处霓虹,尉氏两位股东在接到她的电话后,早早就等在约定好的‘良人餐厅’了。

良人餐厅是A市最高端的私人餐厅,这里的包厢不是砸钱就能订到的,靠的全是面子。

自然,来这的人非富即贵,一楼大厅里坐着的,往往都是身份尊贵的人,只是良人餐厅背后的老板是谁无从得知,神秘的很。

蔚枷微从私家车上下来时,大堂经理已经带着两位副经理等在餐厅门口了,见到她,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少奶奶,随即将她和身后的保镖一起迎了进去。

现在正值饭点,良人餐厅里座无虚席,她阵仗这样大,随身的保镖都能跟进来,再加上她和陆深白的婚事,自然引人注目。

蔚枷微全程目不斜视,那些看着她的人的视线也不曾从她身上挪开,直到她进了二楼包厢。

“少奶奶。”

她一到,还没落座,蔚氏集团两位股东陈兴,李束勤就立即站了起来,同她打招呼。

父亲已经过世了,蔚枷微知道自己现如今能有这份体面,全仰仗陆深白。

她没有拿乔,示意两人坐下,“两位都是长辈,不用太过拘泥,今天约两位吃饭,主要想听听两位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什么独到的见解。”

明天就是蔚氏集团的股东大会,她这时候突然约见,意图不言而喻。

论理上,蔚家持有蔚氏集团最多的股份,她是蔚家的正牌大小姐,继承公司董事长这一职十分名正言顺。

哪承想蔚家的私生女蔚梨嫣竟成了陆家未过门的媳妇,成为陆家二少爷的准妻子,当大家以为这就是结局时,蔚枷微又摇身一变,当上了陆家的大少奶奶。

这俩姐妹明天要是争起继承权,谁敢出声?且早在蔚老董事长过世后不久,蔚梨嫣就已经约公司的所有股东吃过饭了,当天陆家二少陆居寒亦在场。

可变化就是这么的急剧,伽蓝会所那一夜,娱乐圈影帝陆深白突然现身,宣布了自己就是陆家的大少爷,并且是继承人的事实,如今已然人尽皆知。

尽管陆深白从未涉足过商业界,又有谁敢质疑他将来会继承陆家所有财产?

未免波及自身,两位股东不敢轻易站队,李束勤客客气气地说:“公司现在没有主事的人,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关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我们也只是给予意见。”

他们摆明了不敢得罪陆居寒,又摸不清陆深白是软是硬,态度才会模棱两可。

客观上,蔚枷微能够谅解,但她今天不是特意过来谅解别人的。

她道:“我父亲持有蔚氏集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是蔚家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明天的股东大会不过是走个过场,但有些特殊情况也不得不防,例如,有人闷不吭声将股份偷偷卖给他人。”

她话音落地,在场两个年过半百的男人额头均冒出了冷汗。

半个月前,陈兴的确接到过蔚梨嫣的电话,只是那时候已经传出蔚枷微和陆深白有婚约的事了。

他相当谨慎,只敷衍着,至今不敢表态,“少奶奶是听了谁嚼舌根了,怎么会有这种情况。”

如果她没和陆深白结婚,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现在不一样了,她不相信陆居寒和蔚梨嫣不会有其余的动作。

防总是要防的,蔚枷微喝了口汤,语气平淡自然,“我父亲在世时,曾多次向我提及陈叔叔和李叔叔,所以我才有二位的联系方式,我常年在国外,对公司其余的股东也不熟悉,前面的话,就请二位帮忙带到吧。”

“那是自然”

陈兴和李束勤连忙应声,聊了短短十几分钟,菜也都已经上齐了,除了她喝过一口汤,其余分毫未动。

倒不是他们不想吃,而是蔚枷微就这么坐着跟他们讲话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压力就像环绕着他们的气势,令人不敢有丝毫懈怠。

“原本饭桌前是不谈公事的,令二位扫兴了。”蔚枷微用巾帕轻轻擦拭了嘴角,起身道:“我去趟卫生间,二位先行用餐吧。”

“少奶奶请便。”

这只是一句客套话,她这顿饭想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不会留下来吃饭。

陈兴和李束勤连忙起身,看着她打开包厢的门走了出去,而后,只见她身侧有一人直直地朝她撞了过来,在离她最近的距离中,被她的保镖单手掐住了喉咙,扣到了墙上。

陈兴和李束勤急忙走出包厢,只见被蔚枷微的保镖扣在墙上的赫然就是H市王家的小公子王宇识,他被掐的满面通红,且浑身都是酒气。

“放……开!”

王宇识被掐到满目金星,话都说不利索了,陈兴忙对看上去一点都没受到惊吓的蔚枷微说:“少奶奶,这位是H市王家的小公子,您看这……”

如果说A市没有人不知道陆家,那么H市就没有人不知道王家,王家掌握了H市的经济命脉,王胜元有个老来子,宝贝的不得了,从小就娇生惯养,长大后除了杀人,什么祸都闯过,蔚枷微也曾听父亲谈笑间说起过。

这小子身上都是酒气,方才应该也就是站不稳才倒到她身上,这么一丁点动作,已经惹得楼下的人纷纷探头来看了,她不欲太惹人注目:“放开他。”

她怎么说,保镖就怎么做,手一松,王宇识就滑坐在地上了,摸着自己的喉咙咳的惊天动地,眼泪鼻涕一大把,别提多丢人。

“谁!干嘛呢!”

就在蔚枷微准备走人时,隔壁包厢出来了七八个年轻人,均喝的脸红脖子粗,看上去没有一个是清醒的,她知道,事儿要找上身来了,只是领头那个小伙子看上去有点眼熟。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