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武侠之绝世剑魔

武侠之绝世剑魔小说

武侠之绝世剑魔

川流不息1 ● 著   /   古代   /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5-26 11:33

白衣剑客叶燕《武侠之绝世剑魔》小说全集阅读由柒一文学为您提供,精彩抢先看:没有人知道白衣剑客的姓名,也没有人知道白衣剑客的身份,也没人知道他要去往何处,因为知道的都被他一剑封喉了,他的剑只要出鞘必定沾血,众人忌惮他也不得不服他。

开始阅读

天色已晚,白衣剑客前往铁匠铺锻造了一款剑鞘,继续用白布包裹起来,便前往鸿宾客栈。

傍晚发生的事情此时已经传遍洛阳城,芝麻掌柜也对白衣剑客刮目相看,店内人声嘈杂,都在议论着白衣剑客和王元霸决斗的经过,乐此不疲。

此时,客栈的门开了,众人循声望去,纷纷闭口,店内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白衣剑客来了,徐徐走向芝麻掌柜,一步二尺一寸。

人们赶紧转移话题,说道:

“来,继续喝,听说最近又有一批布帛商人将波斯布料拉入洛阳城。”

“不仅仅是布料,还有葡萄酒,木器,头纱,听说还有夜明珠呢。”

……

白衣剑客此时已走到芝麻掌柜跟前,说道:“两个馒头,一杯水。”

现在已没有人敢嘲笑他,因为他的实力,因为他的事迹,人们实在是没有嘲笑的理由。

白衣剑客的话音刚落,就有人接道:“加上一份爊牛肉,一碗细粉汤,一壶酒。”

白衣剑客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女子,体态丰满,肌肤白哲,面若桃花,一双大眼睛在闪烁着,她头顶双凤翔龙冠,身穿金丝绣织九龙四凤十二树大花的朱罗密服,一看便知此女非富即贵。

说罢,那名女子便从怀中掏出一块银子,放到柜台上,芝麻掌柜目不转睛盯着银子,说道:“好,好,客官先坐,稍等片刻。”

“我们是一起的。”,那位女子继续说道。

这时,旁人纷纷望向柜台,芝麻掌柜也是一惊,不过眼睛依旧看着银子说道:“好,好,二位这边请。”

这时芝麻掌柜的视线终于从银子上挪开,看了一眼女子,宛若仙子,便不敢再看,将二人带到一张梨花木制的桌子坐下,便返身拿起银子,拿袖子擦了三下,再拿袍子擦了两下,最后在手里慢慢搓了三下,终于放到柜台下面,招呼厨子备菜。

二人入座,店内许多人虽在谈话,眼光却时不时往这里瞟。

那名女子道:“我叫叶燕,你呢?”

白衣剑客道:“剑客。”

叶燕嘴一嘟哝:“真是个怪人,听闻你的事迹,我的父亲想见你。”

白衣剑客道:“嗯?”

叶燕道:“南海飞仙岛,白云城主叶孤城。”

白衣剑客道:“好,知道了,不过目前不行。”

叶燕道:“怎么,怕了?”

白衣剑客道:“因为我要挑战五岳剑派掌门,约在这里见面。”

全场寂静,叶燕也不说话了。

仿佛都能听到火燃灯芯的声音。

这时,伙计已经把酒肉端了过来,感觉气氛不对,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叶燕道:“你要独自挑战五岳剑派掌门?”

白衣剑客道:“是。”

又是沉寂,众人听后也是吓的一哆嗦。

白衣剑客道:“你的父亲可以吗?”

叶燕道:“可以,而且,也是一招。”

“哦?我倒是有点兴趣了。”,白衣剑客说罢,就开始吃牛肉,也是细嚼慢咽,不发出声音,看都不看叶燕一眼,好像桌上的牛肉是他买的一样。

叶燕道:“你可真是大方啊,嗯?”

白衣剑客没有理会,继续吃肉。

叶燕也没有抢过来,而是开始喝粉汤。

两人就这样吃着,众人望去,好像多年故交,又好似陌生人一样。

叶燕喝完粉汤,就去了柜台,白衣剑客依旧在吃肉,因为他吃的比较慢。

片刻,叶燕回到座位上,说道:“今晚咋俩住一间,如果你还有银子,可以单独再开一间。”

叶燕确信眼前这位白衣剑客腰间已无盘缠。

白衣剑客道:“正好,我的钱刚刚买了个剑鞘。”

这时,叶燕将目光移向白衣剑客的腰部,发现那柄用白布包裹着的剑,笑道:“你直接用你的破布包裹起来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买剑鞘?花了多少银子?”

白衣剑客道:“百两。”

众座皆惊。

叶燕讥笑道:“你可真是阔气啊,一个剑鞘能花上百两银子,人才,你可真是个人才。”

白衣剑客道:“人才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带有贬义的意思啊。”

叶燕道:“人才人才,你就是人才!”

“他不只是人才,也是对手,我林平之的对手。”

叶燕扭身望去,身后已站了一名男子,她见这名男子眉清目秀,甚是俊秀,长身玉立,玉树临风。

叶燕又望其衣物,珠光宝气,璀璨生辉,熏香馥郁,华丽绚丽,比起武林中人,叶燕更愿相信他是富甲一方的巨贾。

“我们林家有一本《辟邪剑谱》,遭余沧海觊觎,他阴险狡诈,偷袭得手,我们林家险遭灭门,如今我已习得辟邪剑法,赶去青城派才发现余沧海已死,四下打听得知是被一名白衣剑客一招刺死,而那位白衣剑客,就是眼前这位。”,林平之说罢,将目光移向白衣剑客的剑。

白衣剑客此时已放下牛肉,看着林平之。

叶燕看一眼林平之,又看一眼白衣剑客,不知说何是好。

白衣剑客将目光移向林平之的剑,普普通通一把薄剑而已,说道:“所以呢?”

“明日巳时,城外东南方向,枣树。”,林平之说罢,转身离去。

众人望着他离去,心里想着:又有好戏看了。

叶燕说道:“你要去?”

白衣剑客道“是。”

叶燕道:“你不怕吗?”

白衣剑客道:“为什么怕。”

叶燕道:“你知不知道辟邪剑法?”

白衣剑客道:“明日就知道了。”

叶燕道:“那你总该知道《葵花宝典》吧。”

白衣剑客道:“听过,没有见识过。”

叶燕道:“《辟邪剑谱》是《葵花宝典》的分支,其招式匪夷所思,超乎想象,而且很快,非常快,你确定你有把握吗?”

白衣剑客道:“那我就要看看是他的剑快,还是我的剑快。”

说罢,白衣剑客嘴角露出的微笑,这一幕被叶燕看在眼里,心想:也许,他缺的是对手。

叶燕道:“明日我陪你去。”

白衣剑客道:“嗯?”

叶燕道:“你嗯什么嗯,你死了我就没法向我的父亲交代了。”

白衣剑客没有再说话,向楼上走去,叶燕跟在后面,她能感觉到白衣剑客的自信,一种目空一切的自信。

他相信自己。

更相信自己的剑。

用白布包裹的剑。

二人上楼后,楼下众人这下撇开了嘴。

“我赌五两银子,赌白衣剑客赢。”

“五两太少,赌十两吧。”

“十两就十两,我赌白衣剑客赢。”

“我看你这十两银子明天就要到我口袋了,你果真不知《辟邪剑谱》为何物啊,啊?哈哈哈。”

“你别光笑,赌不赌?”

“赌啊,你就等着输钱吧。”

“我也赌,我赌……”

夜,几点星光。

鸿宾客栈,二楼。

白衣剑客抱着自己的剑躺在床上,旁边,叶燕坐卧不安。

“天下奇闻啊,在一间有女人的房间的,某位男子居然抱着自己的剑睡觉。”,说罢,叶燕看着白衣剑客。

白衣剑客呼吸均匀,心跳平缓。

叶燕看了又看,扭身睡下,背对着白衣剑客自语道:“人才!”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