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过镜洗去铅华

过镜洗去铅华小说

过镜洗去铅华

金依然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起点 时间:2020-05-26 11:30

胥麦月时星移小说叫做《过镜洗去铅华》,是一本优质言情小说,胥麦月时星移小说过镜洗去铅华精彩章节免费阅读:胥麦月记得自己的曾经,也知道自己经历了很多的事情,可是后来她才知道很多事情都有了变化,曾经那些耿耿于怀的事情,早就可以笑着说出了。

开始阅读

“游祈,脸凑过来,让我来记录一下甜蜜的时刻。”

游祈弯着腰被胥麦月搂着脖子,俩人共同做了鬼脸,自拍了好几张。

他宠溺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用手把胥麦月的领口又紧了紧。

俩人回到餐厅,还有客人,看来平安夜他们要加班了。

胥麦月拿着手机,把刚才拍的照片选了几张,发了朋友圈。

游祈也把手机掏出来,放到胥麦月面前的桌子上。

“你帮我也发一下朋友圈吧,我不太会想文案。”

胥麦月滑开游祈的手机,有密码。

“2580~”

行走在纷乱的世界里,我们都在寻找一种安全感。

而游祈把对胥麦月的安全感一直给的很足。

胥麦月:“那咱俩发一样吧,这算官宣了吗?”

游祈:“当然。”

胥麦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用游祈的微信也发了一样的朋友圈:她和圣诞节一起来了。

没几分钟,微信朋友圈被红圈轰炸了,几十个上百个评论及点赞:

——不是吧大姐,独自在家吃泡面的我,居然又吃了把狗粮。

——我们的麦子,眼看着要被人割了。

——恭喜发财,早生贵子。

——耳机送完,他什么反应?

——请客吃饭!

——他比我帅,差评!

——麦月长大了。

等等等等…

胥麦月边看边幸福的大笑,并统一回复:我们会携手并进,共创社会主义新篇章。

游祈的也不例外。

家人、朋友、同学、同事纷纷送上祝福。

俩人此刻感受都超级幸福。

从餐厅出来后,游祈骑着车把胥麦月送回家。

一路上都有粉红泡泡尾随。

果然,谈恋爱之后连冬天都变暖了。

“你先上去吧。”

“不,我要看你先走。”

“......”

“......”

就这样你推我让的墨迹了半小时,最后游祈拗不过胥麦月,乖乖的先走了。

回到家得胥麦月,开心的躺在床上。

回想着刚才的温馨时刻,本想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爷爷奶奶,但是他们都睡了。

临睡前胥麦月给游祈发了微信:晚安,男朋友。

游祈秒回:晚安,女朋友。

......

女人只要开始谈恋爱,就会托腮傻笑或冲着手机发呆。

胥麦月更是从一个傻子变成一个谈恋爱的大傻子。

手来回点着昨天发的照片,嘿嘿傻笑。

“喂,你来回翻着你的朋友圈,干什么呢?谈个恋爱谈傻了?哥喊你半天了。”

薛置露出和蔼可亲的面容,拿着报表站在胥麦月眼前晃了晃手。

“啊,哥。怎么了?”

薛置把手里的一堆报表递给胥麦月。

“这些是要送到公司财务的。我中午要去机场接店长,所以,你骑车去公司送一趟吧,顺便再去人事领一些顾客档案表回来。”

胥麦月接过报表:“那咱俩都出去了,前台怎么办?”

薛置看了眼手表:“一会儿吃过午饭你就去吧,我给游祈说了,让他帮忙看着。”

啊对,今天一上午都没怎么见游祈来前台晃悠。

莫非他害羞?哈。

胥麦月转身往身后操作区偷瞄了两眼,看见游祈在烫染区培训他们技巧。哦~

“啧啧,真是谈恋爱了,出息了,眼神离不开男朋友了。”

年底美甲部格外忙碌,只要客人走后,虞一逮着机会就开始调侃胥麦月。

“喂,麦月,过来过来。”

胥麦月走到美甲桌,坐在虞一对面。

虞一:“我听他们说,公司每年都会举办跨年会,也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有。”

胥麦月虽然耳朵听着,但是眼睛却一直望着几米开外的游祈。

虞一:“喂,毫不夸张的讲,你现在的样子可真像望夫石。”

胥麦月:“哈哈哈,情人眼里出EZ,更何况我家小游哥还自带Buff。”

虞一:“切,言归正传,你下午去公司,顺便打探一下今年办不办跨年会呗?”

胥麦月转头看向虞一,她觉得虞一的耳朵可比眼睛好用多了。

胥麦月:“你怎么这么期待跨年会啊?会请明星?”

虞一握着胥麦月的手说:“公司跨年会每年到最后都会有一个神秘告白环节,我想借此机会——你懂得。”

神秘告白环节?这让爱热闹的胥麦月,立即兴奋了头脑,便认真的听虞一细说云云。

原来,公司为了促进员工之间的美好交流和让员工在公司能安心且持续发展。

也避免因为工作繁忙,而耽误自己的感情生活。

所以组织的内部人,内部消化的“内部联姻”。

说白了,就是公司借着跨年会,召集大家一起参与“把爱说出来之管你尴不尴尬”的撮合大会。

......

午饭时间,游祈忙完带着胥麦月去吃店对面的网红米线。

被上午虞一说的事一直好奇的胥麦月,打算问问消息灵通的游祈。

“游祈,你知道今年公司会举办跨年会吗?这也没几天了。”

游祈耐心的把胥麦月碗里的香菜挑到自己碗里。

“会吧。怎么了?”

就知道公司一切消息,问元老及员工游祈准没错。

“啊,就是今天一一给我说,跨年会最后还有特别环节,我挺好奇了。”

游祈舀了勺辣椒在碗里。

“你要辣椒吗?”

胥麦月摇摇头,唆了一口米线进嘴里。

“没什么好奇的,就是一场无聊的告白罢了。”

胥麦月用筷子戳了戳米线,看着游祈。

“能有我上次对欧奔的告白无聊吗?”

游祈听完,差点被米线呛着。

拿起手边的醋瓶,往碗里倒了几滴。

“你要醋吗?”

胥麦月摇摇头,憨憨的笑了。

“我一会儿就要去公司了,你下午在店里看店,乖乖的。”

游祈软糯糯的点点头。

......

胥麦月按照薛置给的地址,一路导航。

到了公司楼下,走进电梯,按了24楼。

密封向上的电梯,总会让人有失重胸闷的感觉。

出了电梯,就看到“顶途美发有限公司”几个大字贴在墙上。

应该是还没到下午上班时间,所以公司很安静。

昏暗的走廊亮着几盏应急灯,令人有些胆怯。

不开灯?看来公司的环保意识很强。

“你好,请问你找谁?”

从身后传来轻柔的女声,带有回音,幸好胥麦月的胆子随着年龄日益见长了些。

只是抖了一下,要不然非吓到尖叫。

胥麦月转身走向前。

看到一位长得螓首蛾眉,绰约多姿,打扮时尚的职业女青年,拿着洗好的饭盒,端庄文雅的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前,隐隐能嗅到她身上喷的香水味,还掺杂着洗洁精的味道。

“你好你好,我是连理街店的前台,我们薛经理让我来交报表。”

“哦,好,你先在这间教室里等一下吧,财务她们还没上班。”

胥麦月被带到一间冰冷又空旷的教室里,没有桌椅,教室中间伫立着几排毫无发型可言的模特头架子,模特头的脸上还被马克笔画满了记号,应该是学员们的。

尤其瘆人。

她找到了一把凳子,擦了擦灰尘,坐在了教室门口。

无聊又害怕的胥麦月给游祈发了微信:对公司的初印象很惊悚,像恐怖学院。[骷髅]

游祈秒回:把走廊的灯打开,在前台旁边。

?游祈难道是坐在监控器前的男人吗?怎么什么都清楚。

胥麦月回复:老实的呆着可以掩饰内心的胆怯。[冷汗]

游祈回复:公司下午两点上班,快了,再等一下。[亲亲]

胥麦月回复:我刚碰见一个一表非凡的女人,可有气质了。好像就她自己在公司,她居然也不害怕。

游祈回复:公司就相当于她家,她在家里会怕什么。

胥麦月回复:你认识她?她进了总经理办公室耶,你居然认识大官?

游祈回复:我在公司这么多年,哪个人我不认识。

说的也是,管不得游祈对公司的一切都门儿清。

......

胥麦月乖巧的坐在教室,反复看着手机时间。

终于,走廊的灯亮了,犹如拨云见日,开启阵阵喧哗。

胥麦月立马脱离寂寥无人,令她凄神寒骨的教室。

她找到财务室,敲敲门。

推门,看见两名女性正脱去大衣准备开始工作。

“你们好,我是连理街店的前台胥麦月。我来交报表。”

坐在最里面办公桌的一名三十出头的女性,听到后,伸着脖子看向胥麦月。

“你就是胥麦月,过来交到我这吧。”

胥麦月对“就是”这两个字眼一头雾水,但并没有过多好奇。

她走向前,向财务大姐交接着手上工作的同时,又有人敲门进来,是她。

胥麦月礼貌微笑的对其打招呼:“哈喽。又见面了!”

看着谢小娇穿着同样的工装走进来,做着跟胥麦月同样的事。

但是谢小娇并没有搭理她,连看一眼也没有,直冲冲地朝财务大姐走来。

胥麦月也毫不在意,交代完工作后,向财务大姐询问人事部的位置,便离开了。

谢小娇也紧随其后。

“我看到昨晚游祈发的朋友圈了,你俩这是在一起了?”

谢小娇一副正宫的语气质问胥麦月。

胥麦月一想起上个月郊游,她没告诉大家她去把佳佳送回家的事,还间接的让游祈受了伤,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怎么?还得征求你同意?”

胥麦月毫不示弱的回答完,头也不回的进了人事部。

谢小娇这个虎皮膏药也黏了进来。

安静的站在胥麦月身后没说话。

胥麦月领完顾客档案表后,她没忘虞一交代的任务。

“姐姐,我想问一下今年咱们公司跨年会什么时候举行呀,我担心顾客预约冲突,我好回去提前告知他们。”

胥麦月这个小机灵鬼。

“12月31号,下午六点,稍后公司会把晚会具体情况通知到各门店经理。”

这个答案胥麦月甚是满意,她礼貌的道别完,拿着东西就准备离开公司。

“胥麦月!你等等!”

这个跟屁虫!

胥麦月不耐烦的暂停脚步,等谢小娇跟上来。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找地方聊聊。”

“没你那么闲,我还得回去上班呢!”

“十分钟!”

胥麦月妥协。

她跟着谢小娇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俩人都没说话,尴尬的气氛让电梯下的有些慢。

俩人在公司楼下的咖啡店,点了两杯卡布奇诺,坐在周围没人的角落里。

“说吧,什么事!”

胥麦月喝着咖啡等谢小娇开口。

谢小娇:“我不会放弃的!”

胥麦月:“这就?没了?”

谢小娇抿了几口咖啡没说话。

胥麦月:“我刚才就不应该停下我的脚步,应该坚定不移的迈着我傲娇的步子走开。”

说完她刚要起身,就被谢小娇叫住:“胥麦月!咱俩公平竞争吧!”

胥麦月坐下喝了一大口咖啡。

冷笑了一下,说:“你认为我凭什么会跟你公平竞争?游祈又不是商品。”

谢小娇放下杯子:“凭我先认识的他!凭我先喜欢上的他!”

突然增大音量让收银台的工作人员朝这边瞄了一眼,便低头跟自己的同伴窃窃私语,他们一定是觉得这两个女人是在上演争夺男人的戏码,他们猜的没错,该剧正是。

胥麦月依旧表现的很淡定:“感情里本来就没有什么先来后到,更何况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

谢小娇赤红着脸说:“我会有办法让他也喜欢上我的!”

胥麦月很无奈:“什么办法?用你那点小心思?”

谢小娇:“走着瞧吧!”

胥麦月觉得谢小娇有些不可理喻,她不愿再跟谢小娇浪费半句。

胥麦月起身走了两步:“哦对,今天这杯,你请了——”

胥麦月撂下这句话,看着工作人员,指了指谢小娇,转身就走了。

谢小娇紧握着拳头,指甲把皮肤扎出印子,斜瞪着眼看胥麦月走远。

一路上,胥麦月都骑的很慢。

慢到出神。

等她反应过来,才发现不知不觉居然骑到自家楼下了。

她掏出手机,看到不久前游祈发来的微信:怎么还不回来呢?[可怜]

回复:堵车。

调整好情绪,她掉头回店。

......

坐在前台的游祈,不停张望着门口。

看到已经回来,正在停车的胥麦月,赶紧蹿出去。

游祈走到胥麦月面前,手背后弯着腰对她说:“你堵车的理由可不太让人信服哦。”

胥麦月一脸委屈的环抱了游祈。

“游祈。”

“嗯?”

“如果有人追你,你就赶紧跑,好吗?”

游祈迷瞪半天,没反应过来胥麦月这话的意思。

“你难道以我的名义去借高利贷了?”

他虽然不知道胥麦月怎么了,但还是想用打趣的方式哄她开心。

果不其然,这个方式奏效。

胥麦月郁闷的脸一下就颜开了。

以同样的方式回应游祈:“没有啊,但是我把你的照片上写了你的电话号码,挨个贴在女厕所门上最显眼的位置了,还在上面写了‘首次免费,第二个半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就推开游祈赶紧跑回店里。

游祈这种转移情绪的方法真是百试百灵啊。

胥麦月把得到的年会消息告诉虞一后便去工作了。

工作了没一会,薛置带着只闻其人,不见其人的店长回来了。

胥麦月看到这位传说中的店长一进门,就觉得他气宇非凡,走路自带BGM。

薛置和店长走近前台,看着胥麦月。

“阳哥,这是咱们店新来的前台,胥麦月。”

“来,麦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店长,董正阳,也是咱们的首席理发师,阿阳老师。”

“阿阳老师好!”胥麦月起身礼貌的问候了一声。

“嗯,你好。”

董正阳点了头就往他专属剪发椅方向走去了。

哇塞,这醇厚有磁性的嗓音,冷漠的表情,再看看脸上的这两撮胡须,瘦高略有些驼的身形,配上从脖到鞋的日式风装扮,爆灯啊!

虞一叫了胥麦月,把她从花痴中拉回,并告诉胥麦月有夫之妇不可动歪脑筋。

胥麦月笑着对虞一说她这好似在参观一件进口的艺术品,可远观而绝不可亵玩焉。

而且她还特别表示,游祈在她心里,男人排行榜他排第二,她爷爷排第一,并且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可以动摇他在她心里的地位,再帅的爱豆也不会。

……

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薛置见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就通知包括虞一在内的所有员工开会。

今天的会议主要三件事:一是庆祝董正阳店长学术归来;二是通知大家跨年会的时间以便提前告知顾客;三是每家店需要出两个节目。

而且最后会评选出前三名,奖品丰厚。

这种为门店增光添彩的事,希望大家能积极踊跃的报名。

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准备节目必然是有些仓促,大家都争先恐后的礼让。

薛置看到大家都这么客气,他也就不跟大家客气了,决定交给命运了。

他拿出一张纸,撕成了十二张纸条。

每张纸条上他都写了字,无人知晓他写的什么,很神秘。

他把纸条叠成小团,让大家每人挑一个,用抓阄儿这么不严谨的方式,来决定这件大事也让大伙都活久见啊。

“好了,大家都打开看一下纸条上写的什么。”

众人纷纷打开纸条。

“我这上面写的观众。”

“哎,我的也是。”

“我的是打团。”

“那咱俩的一样。”

“……”

众说纷纭。

游祈拍拍坐在他旁边的胥麦月:“你的是什么让我看看。”

胥麦月打开纸条:“Solo……”

她看到游祈手上的纸条写的是观众,又看了看虞一的,也是观众。

她有些迷惑。

众人不解。

薛置解释,抽到写有“观众”的人,就是字面意思上的观众,也就是说,错过了这次难得为门店争光的机会。

看到有一大部分人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脸。

抽到写有“打团”的几个人,就组合在一起出个节目。

而抽到“Solo”的,就是独自表演。

薛置让抽到“打团”的几个人举手,只见小德、小慈、欧奔、阿吉、阿珂,并没有很激动的举起手。

“那你们五个下来后,商量一下要表演什么节目,简短一些,控制在10分钟之内。”

薛置又让抽到“Solo”的唯一幸运儿举手示意。

胥麦月缓缓的升起小手。

“哈哈,那麦月你看你自己是想表演唱歌、跳舞、杂技、单口还是台上爆笑十分钟都可以啊。”

大家一阵哄笑,连董正阳都没能控制住他冷傲的表情,两撮小胡子瞬间变成了一横道。

我去,这么难得的机会,胥麦月居然中奖了,果然是带有主角光环的人啊。

薛置最后又说今年会照例举行神秘告白环节,有需要告白的同事可以给公司晚会负责人私发邮件,邮箱他直接发到了群里。

他还特意强调了一下:“咱们麦月,大家就不要想了,人家名花有主了。”

大家齐声:“知~道~啦!”

胥麦月团宠无疑了,薛置护犊子的样子真是酷毙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