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女帝没空谈恋爱

女帝没空谈恋爱小说

女帝没空谈恋爱

罗了个邪 ● 著   /   古代   /   未完结  
来源:红袖添香 时间:2020-05-26 11:29

宁遥燕池小说《女帝没空谈恋爱》在哪里有看?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女帝没空谈恋爱免费阅读:一心只有工作的宁遥表示自己真的很忙,自己的雄心壮志要完成,就有很多事情要做,而那个总是跟着自己想要和自己谈恋爱的人到底怎么回事?

开始阅读

宁遥的话然叫皇帝惊了半晌,可皇帝终究还是皇帝,终究还是没有叫旁人人看出破绽。他自然是没有给过宁遥什么粮食的,可宁遥此番言语,为的便是传播他的好名声。这与他而言,是利大于弊的好事。

宁遥是否私吞军粮并不重要,重要的事,他能看出,宁遥如今是真真正正的站在他这边了。得了宁遥这样的助力,与他而言,也是极好的。

想到这一层,他随即点了点头。

“此事倒是有劳镇南将军了,将军做的不错。”皇帝龙颜大悦,随后侧头看向了傅允道:“朕曾嘱咐过镇南将军莫要伸张此事,傅卿不知亦在情理之中。”

“这……”

这回到是换傅允尴尬了。既然皇帝已经承认了宁遥接济贫民窟的人用的粮食是他给的,那么他先前说宁遥私吞军粮去接济贫民窟的人这件事便是不成立的了。此番他得罪了宁遥,又叫皇帝对他起了疑心。这时,他才警觉那人倒是下得一手好棋。

但他不愧是在朝中摸爬滚打了十数年的人,很快便回过了神来,立刻编排好了说辞,替自己原场。

“原来如此,倒是我误会了。”说着,傅允便跪在了地上,反攻为收,“臣自知今日之举过于鲁莽,还请陛下降罪。”

“傅卿此言差矣。”皇帝笑着安抚道,“朕知道,傅卿亦是一心为了越国着想,何罪之有?傅卿快快请起。”

“臣……”

即便皇帝如此说了,可傅允还是不放心。皇帝虽说不会怪罪他,可宁遥也是个不好惹的,宁遥的手段他也算有所见闻,又听了自己儿子在军中的所见所闻,不免担心如今自己惹恼了她,她届时会报复在自己儿子身上。

正值他犹豫之际,便听到了宁遥的声音。

“陛下都如此说了,傅达人还跪着做什么?”

闻言,傅允才如释重负般朝着皇帝磕头谢恩,随即起了身。如今他已然成了那人的弃子,若想保全家族荣耀和自己儿子的性命,便只能投靠宁遥了。

如此下定了决心,傅允便回了自己的位置,直到宴会结束也再没有什么动作。倒是宁遥,见林原一直沉默着,不由起了疑心。她明明已经给林原透露了不少消息,他为何至今沉默不语?难道,是她的计划出了纰漏,还是说,对方改变了计划?

宴会终究是结束了,黄裳本想再和宁遥说会儿话,却极不情愿的被黄宥带了回去,林氏也远远朝她打了招呼,然后被张群扶着出了宫。倒是傅允特地留了下来,对她恭恭敬敬的作揖行礼后,方才离开。

当即,宁遥便清楚了。

原是傅允先被拿来当枪使,后又成了弃子。如今傅允成了弃子,那么为了抱住他的家族和儿子,,他势必会找一个新的效忠对象。

思及至此,宁遥当下便有了结论,随即便回了府。

夜里,她正在书房里查看着资料,忽然,空气里便弥漫出了一股血腥味,她便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空气声音里却多了几分调侃的意味:“那几人居然伤得了你?”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见自己暴露了行踪,风白有些惊讶,“我明明已经刻意隐匿了气息。”

“我记得你当初伤的是后背,不是脑袋。”宁遥的语气里充满了无奈,“那么重的血腥味。”

“我这不是着急回来见你吗?”风白抬起手闻了闻,后便明白了自己为何暴露了行踪,尴尬的笑了笑,“这是他们的血,也不知道何事沾上的。”

“你都处理干净了?”

“他们既然把手伸到了梦幽来,就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风白向往常一样端过摆在宁遥面前的糕点吃着,吃完后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行了,你既然嫌弃,我便先去洗漱一番,再来同你说。”

说罢,他拍了拍手,欲翻窗离开,却又被宁遥喊住。

“好好走门,爬什么窗?”

“你不懂,这样才有情趣嘛。”

他还欲说些什么,宁遥便淡淡的瞧了他一眼,随即他便禁了声不再言语,乖乖闭了嘴,眼睛却一直盯着宁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才不屑的移开了目光,抬脚从书房门口走了出去。摸约一个时辰之后,他才换了一身墨绿色的衣裳,摇着一把折扇从正门走进了书房的门。

许是刚洗过澡的缘故,他的长发就那样随意散着,那模样,即便是面具遮住了他的半边脸,也能想象得到他应该也是长得极为俊美的。

“此番我回了梦幽发现果然有不少人,已经背叛了我,我同他们周旋了好几日,才重新夺回了权力,并一举铲除了异己。”风白似乎性情很是不错,说话的语气教平日松快了许多,“看来我选择与你合作是没错的,你手下的那些暗卫确实了得。”

“你如今既已得了闲,我倒是有件事要你办忙。”

宁遥这般客气,到叫风白有些惊讶,打住了她的话头,直接了当的拒绝了她。

“别!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这般客气,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我才不会答应。”

“能者多劳,你可是堂堂梦幽的阁主,此事也只有你能胜任方。”

“别和我说这套,你怎么不去?”

“我说了,此生只有你能胜任,我做不到。”

“既然你如此说了,那你且说来听听。”

宁遥将事情一一告诉了风白,请他帮慢调查调查原因,风白沉思了许久,亦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故而答应了宁遥的请求。

又是一夜未眠,宁遥虽心中已经有了猜想,可没有实际的证据,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下了早朝之后,宁遥刚回到府上,便被告知有人拜访。

来者何人宁遥心中已有定数,吩咐人备好茶水点心,她才请人进了前厅。刚吩咐下去没多久,傅允便带着独子傅谦进了前厅。宁遥看了一眼傅允身上还未换下的官服,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傅允身为礼部员外郎,平日里最注重礼节,像今日这般失礼的,着实少见。

“傅员外郎带着令郎来寻我,所谓何事?”

“明人不说暗话。”傅允看着宁遥,长叹了口气,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镇南将军,当初你明明有实力逼宫,却只求陛下封你做官,为之何,吾亦能猜出个所以然来。”

“你须陛下为你做事,而那件事也只有陛下能做,就必出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位,故今之右相即是你之嫡仇。”

说到这时,傅允正了正自己的衣冠,后又饮了一口茶。

“我自问入朝为官这十多年来为他做事这么多年,无一日不是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却不想到头来却沦为一枚弃子,着实可笑。”傅允低笑了一声,后又看向了宁遥,“我知道你如今在朝中势力尚若,根基未稳,正是用人之际。我已沦为弃子,若是再效忠与那人,便唯有一死而已。”

“我不是怕死之人,我担心的,是我死后家族中人和我这儿子会受我牵连。若……若你能继续保我族中荣光,保住我儿性命,我愿凭将军差遣。”

“你既已成弃子,被人灭口不过是时间问题,我帮你,并无好处。”

“所以,我求将军保住傅家,保住子默。”傅允起身拉着傅谦跪在了地上,“只要将军此番肯出手助我傅家避过此劫,便是我傅家的恩人,来日傅家必定结草衔环以报。”

瞧着傅允的模样,宁遥不由的有些感慨。他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当着自己儿子对面向她下跪求情,依然是丝毫不顾自己的脸面了。他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年近半百,若非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若是还有更好的选择,必是不会如此求她的。

宁遥原就想利用傅允和傅谦,好收为己用,如今她倒是好顺水推舟,给了傅家这个恩情。想到这,宁遥便起了身,亲自将傅允扶了起来。

“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告诉我,是谁让你在中秋宴会上针对我的?”

“他们既对我不仁,我也不必对他们有义。”傅允长叹了一声,随后毅然开了口,“也罢,我便告诉你。你视右相为死敌,又怎知右相不会视你为眼中钉?”

“将军,这长安城中,从来都是树大招风,你风头太胜,挡了他的路,他自然要除之而后快。”

傅允再无话说,又朝着宁遥行了一个大礼,最后起身离开,宁遥看着依旧立在原地的傅谦,挑了挑眉,后示意傅谦坐下。

“你还要说什么便说吧。”

“我只问将军一句,此事可是将军一手策划的?”傅谦不卑不亢的站着,问这话时面上毫无惧色,冷静的叫宁遥有些意外。

“是我。”说罢,宁遥看着傅谦便了的脸色,便又接着道,“不过我原先要对付的,不是你们傅家。”

“既如此,今后将军便是我傅家的恩人。告辞。”

傅谦对着宁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随后才在丫鬟的带领下出了将军府。待傅谦走后,宁遥才抬手叫来了暗卫。暗卫首领无名恭敬的跪在地上,等候吩咐。

“带几个人护住傅家。”

“那林家呢?”

“林家……林家这段时间将会有大事发生,叫我们的人都撤了吧,免得惹上祸端。”无名听出了宁遥话外之意,正欲去吩咐,宁遥便又叫住了他,“对了,钱昊如何了?”

“我们将缘由都和他说了,他同意去梦幽学习武功。”

“梦幽的手段残忍,你暗中照应着些,别叫他把命丢在哪儿就行。”说罢,宁遥示意无名退下,便径直去了书房。

时间流逝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长安边落了数场大雪,天地间皆是白茫茫的一片,唯有那红梅迎寒独开。梅花飘香,到了科举考试的时候,皇帝让宁遥带兵守卫考场月余,终于在腊月结束了职务。

终于,宁遥结束了职务,在院中让人烧足了炭火,躺在摇椅上抱着汤婆子赏梅。蔡筱云难得主动来找她一会,见着她那副闲散的模样,竟也学着她的样子,喊人搬来了摇椅,亦捧着汤婆子躺了上去。

待躺好后,她看了眼宁遥的衣着,又喊蝶香去取了羊皮毯子来,给宁遥盖上了,见宁遥盖了没一会儿就要掀开,便出声制止了她。

“你的身体我知道,为了练武落了一身的病根,我可是花了好多药材才把你养回了个七八分,别再伤了根基,好好盖着。”

“我热,都出汗了。”

“那你也给我好好盖着。”蔡筱云看着蝶香,满脸的严肃,“蝶香,你要是不想你家将军受罪,就不许帮她。”

蔡筱云一句话,蝶香便立在原地不肯再动,宁遥见求助无法,只得继续向蔡筱云服软道:“云姨,我真不冷。”

“……”蔡筱云不曾接话,最终决定转移话题,“如今科举考试结束了,要等到三月才会放榜,你定要等到举办鹿鸣宴时动手,怕是会给他们留下喘息的空间。”

“我现在动手目的太明显了,要想不留下话柄,还得再等等。”

“你啊,这雷打不动的性子,倒是像极了你父亲。”蔡筱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跟个机器人似的。”

“机器人?”

蔡筱云又说了些宁遥听不懂的词,宁遥疑惑的质问却让她忽然大惊,忙出口忽悠道:“我随口胡诌的,你无需理会这个,哈哈哈。”

“……”

“哦,对了,蓁蓁那丫头的事儿,我问过了。”蔡筱云见忽悠不过,再次转移话题,“蓁蓁毕竟被扣上了罪臣之女的帽子,若想赎身,得皇帝批准,但是,把她要过来我这潇湘小筑却是可以的,我已经着手在办了。”

“多谢云姨此番相助,如此一来,我便无后顾之忧了。”

“你可想好了,一旦你做了这事,要想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从我决心要报仇的那天起,我就没有退路了。”

说罢,宁遥看着梅中那开得娇艳的红梅,最后再无一话。蔡筱云看着她,心知自己再多说无益,也闭了口不再出声,静静陪着宁遥赏梅。

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白雪红梅,不知何故,蔡筱云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无名的悲壮感来。这红梅迎寒独开,成了冬天里唯一的颜色,自然而然也就避免不了被千人瞧万人看的命运,自也就避免不了被人折下,最后结束自己短暂一生的命运。

不知为何,她忽就觉得,这红梅无比的刺眼,索性闭了眼睛,不肯再看。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