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嫡女谋生记

嫡女谋生记小说

嫡女谋生记

懒语 ● 著   /   古代   /   未完结  
来源:潇湘 时间:2020-05-23 14:39

嫡女谋生记林清浅林渊小说最新章节已出,嫡女谋生记小说精彩抢先看:作为三好青年的林清浅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穿越,还成了林府中最不受宠的嫡女受气包。

开始阅读

相比之下,陈今今要更圆滑一些。

她客气地回答,“林大人客气了。”

说完,她果然落座。

林浮生心中焦急,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

他心中同样有疑惑,明明林清浅已经死透了,又怎么会活过来?昨晚,他亲手验过。

林楚云要镇定得多,她和林清浅一起长大,林清浅没有脑子,空有一张漂亮的脸蛋。那蠢货根本不会水,她可以确定。

逞能想要陷害她,最好直接死在湖中。一次死不成,那就再死一次。这一次可没有人害她!

林楚云越想越兴奋。

可惜,打脸来得很快。

似乎只是过了片刻的时间,林家人就再一次看到浑身湿哒哒的林清浅出现在众人面前。

“回禀郡主和姑娘,林姑娘在湖中游了一圈,她果真会水。如果是失足落水的话,必然不会有任何闪失。”一个太监上前禀报。

“小姐。”文心看林清浅浑身湿透,虽然不至于走光,但多少还是有些不雅,她连忙请示,“奴婢回去给小姐取衣服。”

林清浅在水里泡一会儿,脸色更加苍白。因为此时正是午时,阳光比较火热,她并不觉得冷。不过,她也不会拒绝丫头的一番好意。

她轻轻点头。

“林大人,此事如何说?太后还等着回话了。”赵无双厌恶地瞥了林楚云一眼。

往年林家进宫的都是这位大小姐,平日看着林楚云为人温和,一副知书达理的模样。没想到,私底下居然如此心狠手辣,连堂妹都不放过。回去后,一定要对要太后禀明才行。

林老夫人等人大惊,林清浅不会水,她们作为内宅妇人,十分清楚这点儿。可如今,一身湿漉漉的林清浅就站在她们眼前,而且宫中人绝无偏向林清浅的可能。难道,眼前的人真的是鬼魂?林清浅真的在地府中遇到过菩萨?

鬼神之说,古人尤其相信。更何况林家几位女眷,本就心虚。

别说几位女眷看林清浅的眼神中透着害怕,就是林耀等人看着林清浅的眼神也带着狐疑。

“还请两位姑娘为我伸冤。”林清浅眼中带泪可怜楚楚地看着赵无双和陈今今。

“林大人。”赵无双再一次出声。

陈今今也淡淡地看着林浮生,“林大人为人一向清正,这次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回慈宁宫也不好交待。”

林家几个男人,额头顿时开始冒汗。

“两位姑娘稍安,我这就询问。几个丫头一起昨晚一起在湖边纳凉,本以为清浅丫头落水只是个意外,哪知道其中还有隐情。来人,将昨晚在湖边的人全都找来问话。”林浮生先安抚好赵无双和陈今今,又摆出一副正直公正的态度。

赵无双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陈今今却含笑点头,“大人果然爽快。”

三房的人,个个义愤填膺,不过此时谁也没有说话。

林渊身体不好,他经过一夜的惊吓和过度伤心,身体更差了。他半躺在地上,看着林清浅,眼中有泪,嘴角却微微勾起。

活着,活着就好。

他可不认为林清浅真的是从地府中归来的鬼魂,他刚刚接触到林清浅的手,清浅的手是热的。

只有活人的身体才是温热的。

林楚婵吓得脸色苍白,她不时偷看一旁的林楚云。

林楚云恶狠狠瞪了她一眼,心中暗骂她无脑无用。

昨晚纳凉的丫头全都被集中在院子中,跪成了一排。她们全都瑟瑟发抖,无一例外。这份心虚,毫无疑问,昨夜的事情并不简单。

“昨夜,三姑娘到底如何落水?她脑后的伤又是如何而来?谁欺主,还不赶紧认罪。”林觉连大声呵斥下人。

林清浅闻言,嘴角慢慢勾起一个讥讽的笑容。

“奴婢该死,是奴婢被猪油蒙了心对姑娘下了黑手。”一个不起眼的圆脸丫头跪在人群之中哭起来。

不等众人发问,她跪走到林清浅面前,“奴婢该死,三姑娘你饶过奴婢吧?”

“采莲,你为何要如此做?”林楚云装模作样发怒。

“奴婢一向和初心不对盘。那丫头总是针对奴婢,偏偏前几日,奴婢在路上遇上三姑娘,三姑娘称赞了别人几句,可独独落下奴婢,害得奴婢回去后一直被同伴笑话。奴婢忍不下这口气,就......老爷、小姐,奴婢只是一时气愤不过才做了错事,求主子饶过奴婢吧。”彩云不住磕头。

“只是几句闲言碎语,就让你对主子起了歹心,你可真狠。”林楚云气得浑身发抖。

林清浅静静地看着她们表演,采莲是林楚云身边的大丫头,来的还真巧。这边,她刚证明自己是被人陷害,那边凶手就不打自招了。

“昨晚那么多人,一个个都是死人吗?”林景行大怒。

“奴婢亲眼看到了采莲姐动手,可是奴婢不敢说。”又一个丫头哭着跪出来。

“奴婢也看到了。”再出一个。

“死丫头,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平日里,我教导你的话,你全都当成了耳旁风不成。”一个婆子大哭冲到了采莲面前,对着她打了好几巴掌。

“娘,我错了。你求求三姑娘,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采莲哭得更加伤心。她比谁都知道,自己站出来为主子顶罪,基本上就等于是个死人了。

不过,谁不怕死,她心中还有一丝希望。林清浅胆子小,又死要面子,如果她和老娘当着众人面求林清浅,林清浅或许为了面子而放她一条生路。

“你自己作死,还求主子干什么?三姑娘的命多精贵,你一条贱命如何和三姑娘比?”婆子一边哭嚎,一边拍打采莲,眼神却不时瞥向林清浅。

“闺女犯错,娘老子也不是好东西。”林清浅轻飘飘一句话,打破了她们母女所有的希望。而且听林清浅的意思,她好像还要追究婆子一家的责任。

“不,冤有头债有主,一切都是奴婢的错。要杀要剐,奴婢都认了。但此事,奴婢的爹娘谁全都不知情,三姑娘千万别牵连无辜的人。”采莲盯着林清浅咬着牙说。

“你一句不知情,就可以抹去所有?子不教父之过,女儿犯错,不就是你老子娘没有将你教导好?就是你的主子,也难逃其咎吧?”林清浅冷冷地回答。

“三妹,你?”林楚云见她咄咄逼人,竟然还点名要追究她的责任,她忍不住大怒。

“我说得不对吗?奴大欺主固然不假,但你林楚云不是一直口口声声坚持我是自己落水吗?我有理由怀疑你们主仆是故意窜通想害我?”林清浅冷笑回答,她可不是原主,怕林楚云,“死过一次的人,还怕什么?你也不用瞪我,我根本不会惧你。我连命都丢过一次,凭什么不能为自己讨个公道?”

一边说,她一边慢慢踱步逼近林楚云。

林楚云吃惊地盯着林清浅,此时,林清浅在她的眼中如恶魔一般可恶。由于心中有鬼,林清浅不住逼近,她就忍不住往后退。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