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倾君策之将门商女

倾君策之将门商女小说

倾君策之将门商女

泡芙姑娘 ● 著   /   古代   /   未完结  
来源:潇湘 时间:2020-05-23 14:24

殷如歌司徒易峥小说《倾君策之将门商女》在哪里有看?小编为大家带来火爆全网的倾君策之将门商女免费阅读:她是生来就带有异象的人,而他曾是风光无限的太子,她杀伐果断,他十年韬光养晦只为复仇,他们都不相信爱。

开始阅读

“可不!”李信冷哼一声,不屑道,“要说起来,几年前他还只是我们县里的穷秀才呢!不过就是多沾了点墨水,总是一幅假清高的样子。如今一步登天了,就谁都不认了!就是命好,早先要不是我们县老爷心善从死人堆里把他捡回来,他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儿呢!我瞧他那个样子就不像什么好人!亏得绣娘还对他死心塌地的……”

话说到后来就变成了心事,李信就不说了。回头一看,绥尘正盯着不远处一个鬼鬼祟祟的破衣少年,好像也没在听的,他便闭了嘴,也再没心思去问什么殷大小姐的八卦了。

*

盛京街上的喧闹,世上人对殷老板的关注仅仅停留在口头好奇上,从来不会有人真正关心她的日子究竟过得如何。风光在外人眼里,难处却只在自己。

一道大门,隔绝了外界所有的喧嚣,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

彼时护国将军府异常安静,只因将军夫人月前忽然病了,而且病得蹊跷,着不了风,一见风就喊冷,身上却烫得吓人。大夫来了一批又一批,药吃了一剂又剂,却并不见好。

这便是绥尘所言,护国将军府不如意之一了。

护国将军府后院,栖梧院。

殷如歌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前世和今生混杂,刺杀和背叛交织。醒来的时候,她只觉得自己仿若又重生了一次,刚换的里衣又湿了一遍。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冰冷的额头,收回已被冷汗湿透。

珠帘轻动。丫头青蕊掀帘子进来,小心翼翼温言温语:“小姐,您醒了?”

看着面前已然长成大姑娘的青蕊,殷如歌有一瞬间恍神。梦里的她在血泊里挣扎,分明还是七岁模样。有令人窒息的冷水,有冰冷的划伤皮肉的尖石,还有刺骨的绝望。人影模糊,来来去去黑黑红红。

每每噩梦醒来,她都觉得那梦无比真实,就像是她亲自经历过的一样。而她自己也晓得的,她遗忘了一份很重要的记忆,七岁以前的,全然不记得了。

青蕊见殷如歌如此反应,便晓得殷如歌大概又梦到十年前跌入寒潭的事,便将装着药的托盘搁在桌上,回头对廊下道:“青禾,快让人备些热水,小姐要沐浴。”

“诶。”廊下传来青禾清脆的声音。不多时脚步声去了。

“小姐,喝水。”青蕊晓得殷如歌将醒,定是口干舌燥的,倒了碗热茶递上去。

殷如歌喝了茶,清醒了许多,想起方才自己是从母亲院子里过来的——若非丫头们力劝,她这会儿还守在母亲床边。

“母亲现下如何?”殷如歌问。

青蕊缓声道:“还是不太好。才张大神医来瞧过了,也不过开了个治标不治本的方子。您也晓得的,虽他每每言道下回必有法子,却也每每无济于事。上回宫宴之后夫人便再没出过门,如今分明盛夏时节,却还是喊冷……”

殷如歌沉默。母亲生她当夜强撑着,在雪地里同禁军统领据理力争,才保下的她,至此落下寒症——外人都道是这般,唯有将军府中人知晓,将军夫人实是中了寒毒。只是这毒竟是潜藏之毒,据张大仙所说,只怕十多年前便种下了,如今才显出来而已。

十年前,她七岁。又是这个可巧的时间节点。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殷如歌黛眉轻皱。

“也不知是哪个蛇蝎心肠的,竟给夫人下这等诡毒!”青蕊每每想到此都恨得咬牙切齿,“夫人……那么好一个人!”

余下的话青蕊不忍说了,因为她想起张大仙所说的,此毒若是不解,怕是熬不过这个冬日。

“小姐,这张大神医好歹也是天下风云榜医榜上排名第十的高手,为何连这点毒都解不了?”青蕊心里着急。如今将军府上上下下,但凡有人能给出个方子,必定都肯上刀山下火海去取药来!

就恨没法子!

“天下风云榜虽囊括天下高手,但也不过是收取入世者之名,”殷如歌道,“真正隐着的,是那些世外高人。何况此毒既然潜藏许久不被人觉,定不寻常。”

殷家,这是招了小人了。

而且,还是个心思缜密且阴狠的小人。否则,如何能埋下十年的毒来?殷如歌眉头又是一紧。

“那上哪儿找那世外高人去?”青蕊只恨不得地底下能钻出个神仙来!

殷如歌沉默半晌:“放心吧,会有法子的。”

青蕊见殷如歌神色淡淡,眸光却坚定,心里暗暗叹服。她虽自小跟在小姐身边也见惯了风雨,可每每大世来临她就立刻六神无主。

而小姐却不同,仿佛这些困苦不过是生活中的一道饭菜,尽管难咽,但小姐从不会就这样失了阵脚,反而镇定自若,马上想办法解决。一个不行,就换一个,直到事情解决为止。

小姐还说过,这世上凡是能解决的问题,便都不是问题。觉得难,只不过是还没找到办法罢了。

这也是她佩服小姐的地方。

可是,青蕊还是略有担心地看了看殷如歌,此番可不是小事,那可是夫人的命啊!

*

殷如歌沐浴过后侧躺在榻上,衣襟半掩,露出右臂让青蕊上药——一道整整三寸长的疤痕,几乎横亘整条右臂,在殷如歌白皙如脂的肌肤之上,可怖得像被晒干的蜈蚣。

好在这疤痕长在手臂里侧,并未露在外头。

殷如歌不太记得这条疤痕是怎么弄上去的了。她隐约记得十年前她曾跌入寒潭,但当时借着水力受的都只是皮外伤,没几个月便好了。唯独这道疤痕,横亘了十来年,倒不像是当日跌入寒潭伤的。

但每每问起,青蕊也只是说是摔的,后来她也就懒得问了。而且不知是为什么,许是跌入寒潭的确伤了脑子,不仅七岁以前的事情她统统不记得,就连如何跌入寒潭的,她也不记得了。

殷如歌拉起衣襟。这次的药似乎挺有效,回头得同那个抠门得要命的张大仙多要一些。

这都是小事。而母亲的寒毒……

殷如歌正想着,窗棱上一阵翅膀扑腾拍打之声,落下一只雪色的信鸽,脚上绑着只系红绳的小信筒子。

殷如歌侧脸一瞧,唇角一勾,眼里闪过一丝希冀。来消息了。

青蕊一眼便认出那是天星阁的信鸽——自从多年前小姐无意中救下天星阁主,这天下人求之不得的天星阁信鸽便同将军府往来频繁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