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天价萌宝:妈咪是大BOSS

天价萌宝:妈咪是大BOSS小说

天价萌宝:妈咪是大BOSS

叶南浅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20-05-23 14:09

林瑾沫唐翊小说《天价萌宝妈咪是大BOSS》完结版免费阅读这里看。天价萌宝妈咪是大BOSS小说讲的是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天价萌宝妈咪是大BOSS小说精彩阅读:林瑾沫在六年前收到双重背叛,她决然离开,有传闻说她已经死了,只有唐翊不信,他一直在找她从没放弃,直到有一天她出现在他眼前。

开始阅读

男人眉宇挑了挑,但女人的视线并不在自己身上,便邪笑道;“宝贝,别这样连名带姓的叫我吗,我还是喜欢你喊我木泽。”

“她来干什么?”宴会的不远处,苏染冷毒的声音响起,望着她和身旁男人亲昵,目光更为阴狠而憎恨,似要把林瑾沫撕了。

唐翊顺着苏染的视线看到女人亲昵地挽着男人的手,嘴角扬起熟悉的笑,他被林瑾沫惊艳的一面愣住了几分钟,后看着她的手搭在其他男人手臂上,放在一侧的手不自觉握成拳,另一只手缓缓从苏染的手腕抽出来。

而慕辰一贯温润的眸光,也渐变阴沉,一闪而过。

就在他以为是幻觉,或者在辨识。两人已经来到他身前,友好而微笑对他打招呼。

“慕辰,好久不见,看你过得很好,公司前景也跟你一样。”林瑾沫微笑,目光始终不曾看过一旁的另一个男人和女人。

华辰这次便是她想要合作的其中一家公司,撇开关系一层,华辰和盛世两者做选择,她还真的很难,但是若论人,她还是会毫不犹豫选华辰合作。

唐翊和慕辰是属于两种人,一个在商场上狠毒果辣,一个睿智刚直,完全是相反的两种不同。

慕辰整个人都处于震惊状态,她的突然出现,和不一样的她,的确让慕辰晃了神。

“慕总你好,我是纪木泽,沫沫的老公。”纪木泽话落,同时迎来诸多目光。

“瑾沫,你……结婚了?”慕辰有些难以置信望着眼前沉静的女人问道。

六年不见,再见她却嫁做人妇。那种前一秒喜悦下一秒却悲痛。

疼痛是一种烙印,在她离开后早已刻在了那些人的心里,包括他。

林瑾沫在纪木泽说完的刹那目光扫向一声不吭的唐翊,想要看看他听到别人介绍自己时的脸上表情。

似乎她不想错过那一刻的微表情,毕竟人在表情上做不了假。

可惜,她似乎又错了。

她天真的以为,唐翊至少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不然那天在十里江湾,他不会强吻她。

虽然并不算是温柔,但她找回了熟悉的曾经让她触动感觉。

“慕辰,你不恭喜我们吗?”她收回冷然的神色,嘴角扬起浅笑,对慕辰道。

别人看见她脸上的微笑,却无人看见她眼底的酸涩。

她在期盼什么呢?觉得他会正眼瞧自己一眼么?

你今晚的盛装出席,会给他带来不一样的异动么?

他身边站着的才是真爱,你算什么?

慕辰苦涩地扯出一丝笑,看着似比往年成熟了些许的林瑾沫和她身旁的男人,“瑾沫,纪先生,恭喜你们。改天约时间出来我请你们,算作你们的结婚酒宴。”

唐翊从听到纪木泽后面那五个字,心不知名被狠狠地抽搐,如一根尖峰的针扎进了。

好像什么东西莫名地从心最深地方拔掉,让他开始有些慌,心随着痛。

“姐,你结婚了我和妈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

就在他们漠视了苏染的存在,她忽然轻讽嘲笑走直前,目光在纪木泽身边很随意的扫了眼,转向林瑾沫。

“你说你回就回来了,还这么盛重高调。”苏染轻蔑的眼神在她身上从上往下打量一番,双手抱胸,完全不顾及这是在别人的场子,却这般肆无忌惮给林瑾沫为难,“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林瑾沫死而复生吗?还是想要大声宣告你林瑾沫有脸回来?”

苏染不忘那天在万沽大厦电梯门口,林瑾沫那般轻视不屑的眼神和口吻,现在抓到机会当然要还击,不然就不是她苏染的为人。

“苏染。”

“苏小姐,到底是谁没脸?”

唐翊和慕辰同声,眸光阴冷,小心翼翼瞥了下林瑾沫,生怕因为苏染的话而触动痛楚。

“阿翊,我姐结婚了,你不来恭喜一声吗?”苏染完全无视两大男人斥责,脸上依然挂着笑,“姐夫,我叫苏染,我姐的继妹,改天有空来家里,我和妈理应请你吃顿饭,姐对吧?”

“苏小姐,我可从没听沫沫提起她有什么继妹和继母,你这是那儿来攀亲的。”纪木泽弯了下头,然后掩嘴嘲笑。

“你……”

苏染一下面色惨白,身侧的手紧捏成拳,手指尖残进肉而渗出血,却没感觉到痛。

“苏染,六年前你就该知道会有今天,怎么?是不是很愤怒,心里火般烧饶吧?”林瑾沫面带着微笑,看到苏染最近连续在自己面前挫败,不觉得心里舒口气,大快人心。

苏染忽然眼眶一红,一脸委屈模样,转头看向唐翊;“阿翊,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只是想让姐和姐夫回家陪妈吃顿饭,这个很过分吗?为什么她要这样说我,我……“

苏染越说,越委屈,竟然红了眼眶,就差眼角流下泪。

林瑾沫静静地望着,看着女人自演自导一出精彩绝伦的戏,若不是在这样的场合,她会拍手叫好。

她觉得,苏染要是去当演员,那今年的奥斯卡影后定是她苏染,绝无第二人。

“苏染,你的戏有点过了。我不再是六年前任人宰割的林瑾沫了,你这点伎俩对我没用,不过……”她忽然停顿了,然后勾唇笑;“你身边的唐先生应该会很怜惜你此刻的戏码。”

唐翊以及慕辰都不可置信的望着她,曾经这样的话怎会从她林瑾沫嘴里出来?

而苏染真的和六年前一模一样。只要一哭,委屈点,装柔弱,博同情、就会觉得她苏染才是那个被受委屈,欺负的人。

反而是她林瑾沫,这个做姐姐的什么不对了。

“小瑾,当年是我负了你,和染染无关,你何时变得这般咄咄逼人了?你以前不是这样。”一旁一直不吭声的唐翊,忽然一道不急不慢的声响起。

“是啊,你也说那是以前,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会认为我还是当初任由你们欺辱的林瑾沫么?”

不知怎地,看着唐翊如此维护苏染,她的心就随之抽搐的痛,眼底的酸涩,差点掩饰不了。

纪木泽静静地观视,看着女人由小白兔变得爪子锋利的小野猫。

“慕总,你先忙。”唐翊目光没有看向女人,而是抬步朝着另一方向。

他觉得自己继续待下去,会控制不住在大庭广众下对她怎样。

苏染见唐翊完全无视她转身离开,惨白的脸上更是难看极了,内心更是怒火升天。

苏染完全不顾场合的冷笑道:“六年前你被阿翊退婚,我想你是最清楚怎么一回事儿了。”

她说完故意停顿下来,看林瑾沫有什么样的反应。

女人遽然眯起眼:“你觉得阿翊会要一个和男人随便干上的肮脏女人吗?林瑾沫识趣点呢,就离开,永远不要出现在阿翊身边,也永远不要妄想着和我苏染作对,不然我会再让你被男人……”

“啪——”

一瞬间,喧闹的宴会被这一声音震的所有人疑惑,随着宴会一片寂静,众人皆一脸吃惊,看热闹般望着宴会厅的这一角。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