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重生隐婚:傅少宠妻不腻

重生隐婚:傅少宠妻不腻小说

重生隐婚:傅少宠妻不腻

殷愿栀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20-05-23 13:54

傅战丞容俏《重生隐婚傅少宠妻不腻》小说全集阅读由柒一文学为您提供,精彩抢先看:前世被闺蜜背叛惨死,这一世她只想好好活着,重生而来,她递上离婚协议,却被拒绝,那她就先发展自己的事业吧 。

开始阅读

助手走过来,幽幽说了一句,“傅总是你茶余饭后的谈资?你们几个,去人事部结这个月的工资,傅氏不会录用这种人品的前台。”

“…………”

谈话的都是一些爱八卦的,皆是面如死灰。

——

外面。

容俏甩开他的手,连走出傅氏的大楼,都是有些茫然的。

“傅战丞,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这一番话,是真的,在自己心里,埋了好一会了,此刻终于问出来了。

不知道是心里面多么舒服呢。

“你就没有一点什么想要说的?”傅战丞忽然停止脚步,猛然转头。

他眼神有些凌厉,乍一看着容俏,还有些不明所以。

“我需要说些什么嘛?而且我一直都无理取闹,闹脾气,随便骂人,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有什么好辩驳的?”

“柳伊婉是做了什么?你对她是恨意很强,我不是看不出来。”

第一次,她利用自己让柳伊婉不舒服。

第二次,也是如此。

但是本质变了,她的针对,更加明显,也更有有力。

“因为……”容俏一想,既然是被他察觉到了。

“我有一天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一直没有和你离婚,然后我被柳伊婉和她的管家合伙害死了。但其实我死的当天,就是我和你真的签署离婚协议的那一天,很嘲讽是吗?因为我太执着了,我执着不和你离婚,放不开你,所以,我死了。”

容俏的语气有些平静,仿佛就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她的做法是真的想要改变梦里那一个结局一般。

傅战丞语噎,半晌才卡出来几个字,“梦和现实相反的。”

“我不管你和柳伊婉之间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和你离婚,不是什么欲擒故纵,你也清楚知道,我和你离婚就意味着什么联系也不会有了,只要你签署离婚协议书就行,我也不要你的钱你的补偿。”

容俏仔细注意着傅战丞的表情,心情也跟着起伏不定。

希望……就这样好好的同意离婚就好,毕竟之前他也不见得对自己有一点兴趣啊。

良久,手腕被他抓起来,死死攥住了。

傅战丞低头,俊脸就跟她的脸几厘米,温热的气息洒在她脸上,语气恶狠狠,“一个梦给你感触那么大,真以为我好骗?离婚好给你机会和谁在一起?离不离婚我说了算!”

“??”

容俏脸色泛白,手腕被甩开的那一瞬间,白皙的肌肤上多了几根红色的手指印。

男人说完话,就上了车离开了。

“w,o,c!!真不是个人!”

容俏回神,真的是胸口堵着一股闷气,傅战丞的脑回路,是不是和自己有点差别??

不是一个构造的!

——

当天晚上。

容俏看着手上的位置,是这个酒店的位置没有错。

签了合同之后,还要来见面?

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语气里满满是不信任的感觉,“何莎,你是真的没有搞错地址,我还要去和他们见面顺便吃饭,见那个创始人?”

何莎点点头,十分确定,“对啊,你不要多想。还有很多人的,好几个人都去了。你这个机会我是废了很多心力,给你争取来了,你不来的话这个月又赚不到钱了!我也在这里你还担心什么。”

这句话,似乎是真的让容俏下定决心了。

对了,先要赚钱。

接着她坚定的迈进了酒店里。

找了一圈,到了房间,一开门……

容俏就闻到了一股令人难闻的烟味,看着围着坐了一圈形形色,色的人。

她开口,“你们好,我是容俏……不好意思来晚了。”

半晌,一个身材有些臃肿的男人,手里拿着酒瓶就起身了,尤其看见容俏的时候,眼前一亮:“美人啊!你就是容俏了?我听何莎说起过你,声音是好听的,我喜欢,悦耳动听像仙乐一样!!”

酒气袭来,容俏余光落在了身后的何莎身上,“何莎,不是正经的见面娱乐?”

现在这样,像是正经的吗?

男人朝她走来,嘿嘿笑着,已经醉了。

“这是什么场合,你难道不知道吗,你都多久没出来见世面了?行情早就变了。真是天真,不过遇到我了,我是不会委屈你的!”

咸猪手要按上来了!

容俏脸色一变,闪开,“何莎,你算计我!”

此话一出,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也好像清醒了几分,瞪着何莎,“这女人不是自愿的?不是自愿的,你敢推荐给我?”

旁边几个人取笑,跟着起哄。

“你什么人啊?不愿意赶紧滚,装什么清高?”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都是什么天真的人啊!”

“又当又立。”

何莎被身边的人给推了一把,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容俏就骂,“容俏,你不是日子过得不好吗?想要赚钱这个渠道最快了,别装了!”

“诶对了,是的,一个晚上不知道多少钱……”男人以为她说动了,立马去扑过去。

容俏冷着脸闪了一下,到了门边,想要开门,但是已经被谁反锁了。

这下退无可退了。

容俏今天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这下还被之前的普通朋友给算计。

心里更加发怒了,““你过来啊?”

男人一笑,立马冲过来。

其余几个人也都跟着松了一口气,但是转瞬之间!

就听到了酒瓶碎掉声音的,只见到容俏的手里,拿着半截酒瓶。此刻抵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慢慢的,已经流了一些血出来。

男人吓得不敢出声音。

容俏只是想要早点离开这里,压低着声音,“开门,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出来什么事情我进来的时候,手机是开着录音的,不想身败名裂就给我开门!”

这几个人都望见了容俏骨子里渗出来的一股狠意来,更加相信她真的录音了。

不敢造次,一个男人迅速开了门。

一出出门,容俏毫不留情将男人给踹了回去,他翻了一个身,脑子晕乎乎的。

走之前,容俏看着何莎的脸色着实难看。

手里的酒瓶拿着离开,坐电梯到了二楼,拿出手机打算停止录音。

就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看来录音是正确的。

在二楼走廊上,容俏准备弄一下录音同步手机云端。

鬼鬼祟祟的两个男人,手里拿着电棒,出现在了容俏背后。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