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何以酒歌两相和

何以酒歌两相和小说

何以酒歌两相和

李二雕 ● 著   /   古代   /   未完结  
来源:起点 时间:2020-05-23 12:05

《何以酒歌两相和》小说全文这里有,主角凌若燕伍子,何以酒歌两相和小说完结版由柒一文学为您整理:凌若刚刚醒来就发现她倒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以前的事情也不记得了,幸好她的体质特殊可肆无忌惮的行走江湖,顺便找到她丢失的记忆和原因,不过这一路上她怎么感觉一直在捡人和被捡。

开始阅读

“小玉”的事情解决后,水禾村并未恢复往日平静。经此事后,水禾村再也无法回到昔日“安宁”的样子。

饲养炼制“小玉”一事败露,那些作为饵食的村民早已和餮鬼产生某种联系,不再是普通人类,被道兄悉数歼灭。吴启无法接受亲手葬送小玉最后的神智和肉身这一事实,自戕殉情。

曾经一片和乐的村子,如今只剩下村长夫妇,李大娘和小闻。而他们还不知道水禾村长期被妖雾笼罩,他们的身体早已受到侵染。当下之际是尽量消除周遭气息对他们身体的侵染。好在源头已除,不会发生异变。道兄只好再留几日,为他们配些药物帮助他们正常生活。

眼看着一个村子,现在就剩下四个人。女儿复活不成,魂飞魄散,连多年挚友吴启也跟着没了。世世代代在这块土地生活,没想到竟要断送在他手上了,造孽啊。人生苦短,不过百年,活到八十岁总被村人说是一件幸事,老老小小都喜欢来他这沾喜气求长寿。如今,他觉得这是一种磨难,真的是活够了。可是,看着剩下的三个人,若自己撒手不管,他们当如何活下去?尤其是小闻,他还这么年幼……

凌若跟着道兄走进那片茂林,过去从未觉得这里阴郁,如今餮鬼一除,林内气息逐渐正常。她知道这件事不简单,否则也不会在结束后仍需要停留数日观察了。

“道兄,你说要多久才能让此处妖雾彻底消散呢?”凌若一边向前走找药草,一边询问。

“据我观察,水禾村被妖雾困了近五十年之久,想要彻底散去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五十年……”凌若顿在原地小声嘟囔,“你是说距离妖道初到水禾村有快五十年了?”

“嗯。”

“可是你不觉得吴大夫的容貌并不像五十多岁的人吗?他不是和村长年岁相仿?”别说五十岁,那吴启的姿容看着也就三十多岁。刚来水禾村时,凌若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从未在意。前些时候也一心关注餮鬼的事,便没注意这些细节。若非今日……“村长的模样似乎符合实际年岁。”凌若补充道。

道兄轻嗯一声,继续道“执念太深,以至于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都没注意到。”

“哇,原来执念可以让人容颜永驻啊!”

“道兄,咱们也算经历生死了,不如交个朋友?”

“哦?交朋友?”道兄不禁好笑。

“对呀,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不对,哪能没朋友呢?”凌若还想着跟道兄学个一招半式,再加上她原本懂些医理,想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

看道兄没有反应,凌若立刻道,“不对不对,你这么厉害,肯定不稀罕和我做朋友的,要不然我拜你为师,如何?”

噗,道兄忍笑,这种事还能讨价还价?“小姑娘天赋异禀,未来定有一番作为。不过这师父我可是当不起的。”

当场无情被拒……

“唉,拒绝就拒绝咯,不用说好听话安慰我的。”

“倒也不是安慰,当日初见姑娘,能在妖雾中行动如常,身上没有一丝被侵染的气息,说明体质异于常人。之后发现姑娘还懂医理、通制药,更是不可多得之能。切勿妄自菲薄。”道兄每次正经起来,话就变多,生怕少说一句能引人误会一般。

“你怎知这药丸是我自制的?”

“咳……我对药草也有些许了解,能看出一二。”道兄才不会跟她说是因为做工太劣质,一看便知不是出于名家,更不是市面之物。虽说这姑娘的确有些本事,不过还需要有人教导才能更好地发挥能力,此时应当给她鼓励,绝对不能打击。

“你看!既然我如此有天赋!你就把我收了呗!”凌若转过身,满眼亮晶晶的瞅着道兄。

道兄轻叹一口气,“姑娘,并非小道有意拒绝,而是在下师门规矩繁多,我亦不具备收徒资格。”

唔……好容易找到能庇护自己的“大树”,可“大树”不让抱,头疼。凌若有些失望,继续采集药草。她要帮忙采集足够量的药材制成丹药给村人服用,不管怎样,他们对自己有救命之恩。况且,凌若最担心的是小闻,她希望小闻可以如正常人一般健康长大,若是这些丹药有些作用,也算是她的报恩了。

自己早晚都是要离开水禾村的,原本打算拜道兄为师,学好一身本事也算为自己谋个出路,眼下这一条路是走不通。刚才死皮赖脸的想跟道兄称兄道弟,对方也未表态,明显就是被婉拒了啊!

“道兄,你就别姑娘来姑娘去的了,以后称我凌若就好。”

“好,凌若。”

这林中药草极多,说起来奇怪得很,明明被妖雾笼罩多年,林内许多动物都已异化,可是这些药草竟然可以安好的生长。凌若顾不上思考那么多,眼看着将这片林子的药材快要薅光。背包已被塞得满满当当,足够做出很多丹药。

道兄在凌若身后跟着,走几步便在路过的树上、石边贴上一张黄符,是用于净化妖雾。

这几日下来,二人也算相熟,凌若总是道兄道兄的称呼他,感觉也有点疏远,换个称谓是增进“友谊”的第一步,之后慢慢攻略,就算不能拜师,还是有机会“抱大腿”的。嗯,凌若觉得自己可真是太聪明了,“不知道兄如何称呼?”

“我看道兄这称呼甚好。”

……计划失败,“好,道兄。”

“凌若姑娘你怎会出现在水禾村?”

“去掉姑娘,我就回答你。”

“好,凌若。”道兄无奈配合。

“说来我也不知怎么和你解释,这大约是一个月前的事了,我醒来就在这里。”凌若漫不经心道,那边的草药比较多,长得还大,再拔点。

“醒来?那你之前在哪里?”道兄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啊,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姓甚名谁都不知道。”

“姑娘不是叫凌若?”

“说啦,我醒来什么都不知道,睁开眼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小闻。至于名字啊……”凌若举起腰间玉佩给道兄看,“喏,就是它,上面刻着‘凌若’二字,姑且拿来当名字了。”

“可否将细节说与我听?”道兄认为凌若突然现身水禾村实属怪事,这里明明已经被那妖道下了禁止,常人无法发现,为何她能突破禁制,难道和妖道是一伙的?虽然不排除这个可能,但多日相处,道兄信得过这位姑娘为人——主要是她天真单纯对人不设防,若某日被人算计了恐怕还无法自察,这幅样子实在不像是能和妖道一伙的……况且她说自己失忆了,明明身上有功法却不懂施展。道兄隔着帷帽的面帘对着她上下打量一番,体质异于常人,懂的医药之理?饶是有趣……

凌若把自己醒来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跟道长说来,醒来后先是发现水井有异常,不过这件事前几日他们已经解决,其余无非是和村民聊天、帮忙和采草药的日常,村长好心收留,自是要报答的,除了那日在林中遇险,并未再有何特殊之处。当然那场奇怪的梦,就没有和道兄说了。一来,觉得和水禾村之事无关。二来,凌若总觉得那个人和与自己失忆前有莫大关联。既然连模样都不晓得,还是先不提的好。

道兄可以断定凌若不是邪魔歪道,如此,二人还是可以相交。至于她的身世也只能等日后恢复记忆才可知晓。

“天色渐晚,我们先回村吧。”道兄今日所到之处都贴了净化符,虽无立竿见影之效,稍事几日这里就可恢复如常。如此看来,快是到分别的时候了。道兄看着前面沉浸采药的凌若,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好。”

水禾村

曾经偌大的村落此刻已是空空荡荡,几个人干脆搬在一起住,还能互相照应。李大娘早早在屋子里做好晚饭,小闻在外面喂鸡——全村唯一的公鸡,老村长则是呆坐在水井旁。

道兄走到村长前交待诸多事宜,村长本是懒得听,想到事关剩下几人死活,耐着性子记下了。

凌若走进屋子和李大娘与小闻一起用饭,早前几天凌若叫道兄一起用餐却被拒绝,经解释才知道原来修行到达一定境界是不用吃饭的,好厉害啊,可是不能享用世间美味岂不是很亏?有朝一日,若自己也能有此修为,肯定不会放弃吃食,一想到没肉吃,那可真是太痛苦了。凌若看看眼前的几盘菜,满目青绿……没有肉的日子可真难过。村中唯一的公鸡还吃不得。自己不吃肉,馋几天也就罢了,小闻还在长身体,光吃些蔬菜叶子哪行。

现在有空担心小闻还不如担心自己,餮鬼事件后,村长面上虽不曾表露,心里却是恨她恨得咬牙切齿。小闻心中再是喜欢凌若也不能表现出来,上次被吴大夫警告后,主动躲开,他以为这样对大家都好,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事情远超他的想象。小闻还是一个孩子,心思纯良,不是八面玲珑之人,却还是懂得察言观色,看到村长爷爷对凌若那般排斥,自己还是别做什么让他生气的事为好。

饭桌气氛非常尴尬,早在前几日凌若就已经感觉到。过去想尽办法留在这里,想与他们一同生活,现在怕是不可能了。再待机日,等把这边安排妥当,她就离开水禾村。

第二日,凌若和道兄如往常一般去林深处采集和探查。所需药草前几日就已采集足够,如今再制成一批药丸留着日后备用。在制作时,道兄一旁指点凌若,帮她改进了配置比例,如今她不仅能配出更优良的凝神药物,还尝试了一些其他配法。林中药草类别繁多,曾经看到紫白小花觉得很是好看,采回去晒干挂在墙上当了摆设,没想到是玉钱香,有止血之效。要是以后江湖上混不下去,去做个郎中应该也行。

这片森林深的走不到底,为了能彻底净化这里,他们多日奔走,去了许多不可能有人来的地方。即便如此,也看不到边际,和水禾村那边恍若两个世界。

“道兄,那个妖道可真奇怪,到底是图什么,要来这种人迹罕至之地呢?”

“这我也无从得知,不过这世间邪法有一共同之处。”

“是什么?”

“需要至阴至邪之地方可促成邪法施展。”

“你是说……水禾村外这片森林?”

“林深处,水底间,阴暗荒僻,最易滋生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妖道在小玉出事后不久就出现在水禾村,应当不是偶然。虽然不知道水禾村的祖先当年为何选择在此处居住,但是村外的森林确实不太正常。”

“总不能林子里藏着妖道的老窝吧~”凌若一旁打趣着。

“也不无可能。”

“呃,道兄,我就是随口一说,随口一说……莫要当真。”

“我觉得你说的在理。以我的修为,寻常阵法不能奈我何,可我却迷失阵中,若非感知你的气息找到破绽,恐怕还要再花些功夫。”

“这么说来,我还算你半个恩人咯!”

道兄愣了片刻,好像是这么回事?随即略带调侃道“那还多亏凌若姑娘现身相助了。”

“噗,不必不必,我开玩笑的。你要真想谢我,不如以后让我跟着你混?”凌若不放过任何一个黏在道兄身边的机会,她现在如水中浮萍无所依。

道兄已然知晓凌若套路,便没搭理这茬继续往深处走。

得,又被婉拒了。

往回走时,经过溪涧,

呀,一直喊着吃肉,小溪里不就有嘛!这可把凌若激动的,撸起袖子走近溪边。抓回去几条就能改善伙食咯!村旁也有一条河,不过却是一潭死水,河中空无一物。当初凌若也是想过猎捕些野兽,不过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险些落入豺狼之口成为腹中餐。除却凶猛野兽,也未曾看到温顺的小动物,否则抓几只回去圈养起来也好嘛。

回村后,凌若将后背竹篓取下来交给李大娘,将林子深处溪涧位置告知她,以后可以去那里捕鱼,又将今日采集的药草留下。

凌若打算明日一早就离开水禾村,是时候告别了,于是对着李大娘说,“大娘,这么些日子多亏您的照顾。我知道我给这村子带来很多麻烦,也是没脸待下去了,你们曾经于我有恩,无以为报。只好尽自己所能做些琐碎小事,希望能帮上你们一二。”李大娘脸上看不出神情,心中却不知是何滋味。

说完,凌若便回屋收拾,刚一出门,看到站在门口的小闻。

小孩伫立门前,看凌若出来也没打算让开。按相处时日算,她和小闻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和道兄多,可心中对他却牵绊的紧。真不知自己走后,只有他们几人的生活会不会顺利。回想当日诛杀餮鬼前小闻闪躲的眼神,想必他是讨厌自己的吧。也罢,既然如此又何必继续留在这里讨人嫌呢?

凌若俯下身拍着小闻的肩道,“村长和李大娘年事已高,要靠你多照顾了。”说着,凌若将头上的一个发簪拿下来交给小闻,“身无长物,这个发簪跟了我一段时日,现在留给你做纪念,若有朝一日真的过不下去了,拿着它来找我。”

“凌若……姐姐……”小闻站在原地,泪滴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我舍不得你……”

闻言,凌若心中一惊,本以为小闻那般躲闪定是厌恶极了自己,没想到……。于是将小闻抱在怀里,“我以为你讨厌我。”

小闻低声呜咽,“从来都不讨厌姐姐,从来都没有……”

在临走前解开误会,对凌若来说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真是的,那你之前为何一直躲着我?”

“我……”小闻支支吾吾说不上原因。

“好了,不必再说,是什么都不重要,如今没有什么比知道你不讨厌我更开心了。”

“凌若姐……”小闻哭的更厉害了。

安抚过后,凌若跟小闻交代诸多事宜,主要是药草研磨与丹药食用方法以及林中资源位置,之后便回屋休息。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