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花开满地伤

花开满地伤小说

花开满地伤

陆晓果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有书阁 时间:2020-05-20 23:25

《花开满地伤》主角是花晓芃陆谨言。为您提供独家花开满地伤花晓芃陆谨言全文免费阅读。为了救自己的弟弟,花晓芃决定代替姐姐嫁入陆家,传闻中的陆谨言不仅面容丑陋更是冷血无情,那时候的花晓芃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担忧。

开始阅读

一阵冷风从湖面吹过,树叶飒飒作响,纷纷飘落在地上,那啪哒啪哒的声响,仿佛有人在踯躅走动。

“阿聪!”她下意识的跳了起来,张大了眼睛,往四处观望,“阿聪,是你来了吗?你来看我了吗?”

身后,一抹巨大的阴影横亘过来,把整片月光都遮住了。

“阿聪!”

她猛然回头,满副期待和激动万分的表情在见到来人的一瞬间,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惶恐。

“你……你怎么在这里?”

陆谨言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心头的怒火更盛的。

肮脏的女人,满嘴谎言,满腹心机,时刻在刷新他厌恶的底线!

“你在干什么?”他的声音极为低沉,竭力维持着短暂的平静。

“今天是七月半,我给去世的朋友烧点纸。”她支支吾吾的解释。

“是昨天你看到的那个鬼吗?”他深邃的冰眸在月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她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忐忑不安的点点头。

他冷笑一声,从草地上拿起了一件还未焚烧的纸衣服,“一个女鬼为什么要穿男鬼的衣服?”他的语气不再平静,像海底潜伏的地震,带着海啸前的阴沉和激荡。

她的心骤然之间跳到了嗓子眼,卡在那里七上八下,“她喜欢穿……中性的衣服。”

她结结巴巴的解释,话音还未落,一声巨响在耳旁猝然响起,陆谨言暴怒的一脚踹在了铁桶上。

铁桶飞了起来,连带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在黑暗中划开一道狰狞的火弧,然后“咚”的一声落进了湖水里,溅起巨大的浪花。

花晓芃觉得下一个被踢出去的就是自己了,惊叫的捂住头,蹲到了地上。

他的怒火并没有平息,反而越烧越烈,越烧越疯狂,仿佛要把入眼的一切都烧成灰烬。

“谎话连篇的心机女!”他粗暴的抓起她的衣服,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拧起来,重重的扔到了地上,然后欺身而上,五指捏住了她的下巴,“说,这个野男人是谁?”

她背脊发凉,舌尖发冷,喉中发紧,心中发痛,皮肤上都起了一阵悚栗。

他的力道很大,她感觉下巴都要被捏碎了,疼的蹙紧了眉头,嘴巴也被他捏的变了形,想要发声却发不出来,只能模糊不清的嗯哼了两声。

他似乎察觉到了,微微的松开了手指。

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缓解喉咙的痉挛,结舌的,口吃的,吞吞吐吐的说:“他不是野男人……是我以前的男朋友。”

他应该已经猜到了,如果再编个幌子,肯定会火上浇油。

与其被他撕成碎片,还不如坦白。

一抹嗜血的杀意浮上了陆谨言的面庞,让他俊美的五官狰狞的扭曲了。

她的第一次就是给了这个男人吧?

“你还想着他?”

她没有回答,直直的盯着他,眼光迷惘、恐惧而困惑,还带着抹无法言喻的矛盾,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后,她用着一种瑟缩的语气问道:“你希望我怎么说?”

“说实话!”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极力忍住要把她捏死的冲动。

她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鼓起勇气,“想,我很想他,但是他已经死了,就算我再想,他也不会回来了。”

“不准想!”他一拳暴怒的砸来,她惊悸的闭上眼睛,以为下一秒头就会被砸爆。

但她没有感到痛,耳边传来一声闷响,一阵飓风呼啸的掠过了她的碎发。

瑟瑟的把眼皮拉开一条缝,她看见他坚硬如铁的拳头落在了身旁不到一公分的草地上。

草地陷下了一个巨深的坑,几乎把他的拳头都埋了进去。

“花晓芃,你当了我挂名的妻子,就必须对我忠贞不二,不管你从前有几个野男人,统统格式化!”

一丝凄迷的、悲哀的、惨烈的笑意从她嘴角浮现出来,“陆谨言,你难道从来都没有爱过一个人吗?”

爱?

她竟然用这个该死的字眼,他感到无比的讽刺,无比的愤怒,无比的抓狂!

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过这个字,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女人值得他使用这个字眼。

“你爱那个野男人?”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躁的扭绞起来,胸膛沉重的鼓动,仿佛里面翻涌着惊涛骇浪。

“是,我爱他。”她坦然不迫的、不疾不徐的说,每一个字都像是对他倔强的挑衅。

他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一抹难以形容的,极为阴森的冷弧从嘴角扬起,犹如鬼风拂过。

“你说,野男人的鬼魂,是不是正在看着我们?”

她剧烈一震,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睛下意识的朝周围望了望,“如果他来了,肯定会救我,不会看着我被你欺负!”

“好,我看他要怎么救你!”他抓起她的裙子,暴力的一扯,就撕成了两半。

她惊恐万状,“你要干什么?”

“让你的野男人看清楚,谁才是你的主人!”

他的眼睛燃烧起了如野兽一般疯狂的火焰。

恐怖和震惊使她的脸色在瞬间变得惨白,垂死般地祈求:“不要在这里,不要在这里!”

丝毫不理会她的祈求,陆谨言的眼睛燃烧起了如野兽一般疯狂的火焰,抓起她的裙子,暴力一扯。

衣帛的撕裂声在夜空中响起。

“不要!”

女人白皙的背脊展现眼前,陆谨言忽然看到一朵熟悉的梅花图案浮现在她的肩头。

陆谨言的瞳孔一震,捏着她的肩近乎狂暴地吼:“花晓芃,这个纹身哪里来的!说!”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