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你是我不及的梦

你是我不及的梦小说

你是我不及的梦

鸭梨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网易云 时间:2020-05-20 11:52

主角是瞿洋路小北许婧珂的言情小说《你是我不及的梦》,作者是鸭梨,小说主要讲述了:当红偶像路小北,外表帅气,内心纯净,是娱乐圈难得的还拥有着初心的人,瞿洋对他十分有兴趣,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开始阅读

“哇,外面天都黑了。”瞿洋环望了一眼天空。

两个女生提着大大小小的手提袋从商场里走出来,打车回了徐乐蒙的住处。

几栋高层公寓,坐落在师范大学旁边。不是什么高档小区,但环境十分整洁干净。小区里白色的路灯积了许久的灰尘,发出昏暗的光亮。

“还要走多远啊?”瞿洋逛了一天已经筋疲力尽了。

“五分钟,再有五分钟就到了,我家那栋楼离大门比较远。”徐乐蒙接过瞿洋一只手的袋子,帮她减轻一点负重。

打开防盗门,漆黑的房间,空气夹杂着女士香水味和烟草气息。

徐乐蒙点开了客厅的灯,“进来坐。”徐乐蒙把东西放在地板上,将女士拖鞋给了瞿洋,自己从鞋柜里拿出一双男士拖鞋穿上。

瞿洋换了鞋,四处走动、打量着房间。她在脑海里似乎能想象到曾经那对年轻男女在这个密闭空间里浓情蜜意、如胶似漆的时光,她脸色有些发愁,冷漠地将卧室的灯打开,又关掉。“房租还有多久到期?”

“两个月,到六月份我毕业。”徐乐蒙栽在沙发上,她起身点了一支烟,又倒了下去,将头歪在沙发靠背上。

瞿洋看了徐乐蒙一眼,坐在她面前的地毯上,“毕业了怎么打算的?”

“回老家,当老师。”徐乐蒙深吸了一口烟,烟雾从口鼻缓缓地飘出来,浮在她精致的妆容上,敲碎了她一天的防备。“我和你不一样,我没什么远大的志向,我就想每天快快乐乐的,有个人一心一意地陪在我身边。”

“爱情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吗。”瞿洋的语气并不疑惑,甚至是肯定的。

“你自己想清楚了吗,反正你做的选择我都支持。”

“我这个人好强,也痴心妄想,就想拼一拼。”瞿洋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接过徐乐蒙手里的烟头。

“那个圈子不好混,反正,我相信你。”

瞿洋捏着那根短小的烟头在烟灰缸里不停地捻着,她对前路充满期待的同时,也彷徨、也忐忑。

总要去尝试的。

试了,才知道行不行。

热气升腾的大圆桌前是许珂最熟悉不过的几张面庞,她站在包间门口频频点头,为自己的迟到向大家致歉。看到许珂来了,宋莉莉连忙起身把她拉到自己身旁的位置坐下。小北偷偷地瞟了许珂一眼,看到她已经选定了位置才坐在蓝崇旁边。

宋莉莉帮许珂拿下斜挎着的皮包,“把外衣脱下来吧,这里挺热的。”

肖翰宝站起身,伸手接过许珂的大衣,“小姑娘的风衣很御姐范儿啊。”转身挂在墙边的衣架上。

“谢谢宝哥。”

肖翰宝站在桌前并起两根手指头在空气中上下比划着,像个老干部一样,“你看看,大莉莉今天就走得甜美风,这小贝雷帽戴的。”

“你可别点评我啊!穿大布衫的人!我不需要!”宋莉莉翻了个白眼表情很嫌弃,随即又笑了起来。

许珂和肖翰宝、宋莉莉热络地聊着,守子也加入了进来,“你们都不是宝哥的菜,别看宝哥穿得老,人家是萝莉控哈哈哈哈!”

许珂和宋莉莉一脸惊讶又迫不及待地追着问:“真的假的?为什么呀?”

蓝崇在另一边笑嘻嘻地插嘴道:“游戏id写着呢,我也不是故意看到的。”

包间里闹哄哄的,大家互相开着玩笑,轻松惬意,也温暖。

小北抬眼看了一眼许珂,她聊得真开心啊,笑眼盈盈。小北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他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挽起了自己的卫衣袖子。

“来,喝点。”刘琰臣手里拿着一瓶酒,向小北探过身子,给他倒酒。

菜上齐,吃了一会儿,守子便站起来敬酒。刘琰臣给两个女生也斟了一杯酒,许珂摆摆手,“我不会喝酒。”刘琰臣怔住了,他看看宋莉莉,停顿了一下说:“那......就这一杯,可以吧?”刘琰臣眨巴着眼睛,那只握着酒杯尴尬在半空的手和小心翼翼的语气让许珂不好再拒绝,便笑着点点头答应了。

“喝不了别逞强。”小北盯着面前的酒杯淡淡地说了一句。

“没准儿许珂是海量呢,这杯喝完还想再来一杯。”守子大声调侃道。

许珂被守子逗笑,害羞地趴在莉莉的身后,她透过莉莉耳边的碎发偷偷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小北。此时她才认真地看到小北的深褐色头发、他穿的灰色卫衣和那张英气的脸,直到现在她才有机会仔细地看看他。

最后,几个人被酒气熏红了脸颊,体温逐渐上升,气氛从顶峰回落到平静,话题从畅想拉扯进回忆。

“咱们初中那时候许珂多火啊,靠着一张脸被封神了。”肖翰宝回忆着感慨到。

“对,大众女神嘛,整个年级差不多都认识她。”

“她眼光还真高,那么多追求者愣是一个也没看上,单身到现在。”刘琰臣瞥了一眼小北,声音故意放大了说。

这些话传入许珂的耳里,心脏就像被淋上了一层柠檬汁,酸涩地皱缩着。她苦涩地笑了,睁眼看低着头的小北,脑子里晕乎乎的。

小北忽然抬起头,二人四目相对,也许是酒精让人的神经变得迟钝了,他们交汇的眼光没有刻意闪躲,渴望又浮光掠影,情凄又耿耿于怀。

一行人出了饭馆,相随着走出老胡同。刘琰臣要送莉莉回学校两人最先离开了,蓝崇的助理开着车已经在这里等候了,肖翰宝和守子也正好顺路搭了车,护送许珂的任务就自然而然地交给了小北。

两个人站在胡同口,道路上空荡荡的。

“你回家还是回学校?”小北轻声问许珂。

“回学校,明天周一有课。”

话音刚落,一台奔驰G级越野车停在了路边。“走吧。”小北走在前面为许珂打开车门,许珂坐在后座等着小北将车门关上,可等了半天他却迟迟未关,许珂这才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小北。

“往里坐。”小北的语气不容反驳。

许珂呆滞地向旁边移了过去,小北上车坐在了她旁边,“去医大。”

“哪个门?”小北的声音又柔软了起来。

“北门。”

许珂的心里有些紧张,脑子又很迷乱,她只好将头靠在左侧车窗上,身体僵硬。小北看着许珂,不禁笑了,笑这个紧张、害羞的女孩子是如此可爱。记得初一那年他们一起去新开的那家东京鬼屋,吓坏了的许珂紧紧挽住他的胳膊,那是他第一次牵到她的手。其实小北此时也并没有多么自在,他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这么近距离的坐在小小的密闭空间里。他抓抓蓬松的头发,咬咬嘴唇,想了一下,“你今天喝酒了,有不舒服吗?”

“还好,我喝得少。”许珂依旧没有把头转过来,背着脸答道。

“我看你酒量还可以。”

“我,还好,还行,我也不常喝酒的。”小北生硬地聊着,开车的助理哥哥看了一眼后视镜,强忍住笑意。

到了学校门口,许珂和小北道别,小北看到漆黑的校园后决定送许珂到宿舍楼下再离开。“找个地方停车等我一会儿。”小北朝着车里和助理哥哥说完,转身跟上了许珂。

空旷的校园广场黑漆漆的,教学楼静立在中央,往宿舍区走的林荫小路上每隔五十米有一盏白色的路灯,柳树枝条在晚风中摆动,被灯光和月光映射在柏油路上,好像暗夜精灵在翩翩起舞。

寂静的校区,两个人的脚步声变得格外清晰。实验楼里偶尔走出几个学长骑上单车飞奔而过,前面的分岔路口走出来的几个男生女生说说笑笑,小北下意识地将卫衣帽子盖在了头上。许珂看到后让小北立刻回去,免得被人发现恶意拍照,可小北还是坚持送她到楼下,以确保她的安全。

“你不该送我的,要是给你带来了麻烦,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许珂走在前面,马上就快到宿舍楼门口了。

“不会的,这么黑没人会注意我的。”小北跟着许珂,看她停下来,他也在离她几步的地方停了下来,“况且是我坚持要送你的。”

“你以后要更加注意,不要让关心你的人为难。”许珂转过身来,月光在她的黑眸里透着水晶般的光亮,“谢谢你,小北。”一字一句从许珂花瓣似的嘴唇里吐露出来,却将他拒之于千里之外。

小北还想对许珂说几句话,可她已经跑开消失在夜色中了。小北站在那里,周围的一对对情侣在谈笑、拥抱、亲昵,只有他的身影显得那么孤单落寞。

小北回到工作环境后,又重新被一些属于自己工作范畴的事情所包围,或者说困扰。还有另一个让他更加困扰的事情,就是他和许珂约好了上个周末去学校看她,结果因为他周末加班而作罢。

仔细想想,他差不多一个月没有和许珂见面了。上一次见面,在她的宿舍门口不欢而散,这让他十分头痛,许珂对他的生分与客气更让他无法适从。他必须找个时间约许珂出来见一面,解开他们之间的误会与隔阂。

明天是五一,国家法定休假日,小北终于有了难得的休息。今天早早结束了工作,和大家分开之后,他一个人来到了高中时候经常打球的那个篮球场。

黄昏时分的球场上只有零星几个人,学生都已经吃饭去了。剩下几对谈恋爱的少男少女们三三两两地分布在球场外围的长椅上。

小北坐在台阶上,抬起头看着天幕上缓慢移动地暗红色晚霞。

他看了看手中的手机,已经有好几个月,许珂没有和自己发消息或者打电话聊天了。以前两个人总会有长长的聊天记录,从简短的“哦,嗯,知道了。”到漫长的“刚刚从学校回家,路上听见别的女生在讨论你,都是夸奖的话,就觉得很高兴,认识你真的很骄傲也很幸运。你赶通告也要按时吃饭,多喝水。不要有太多压力,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价,做你自己就好了。”

沙子吹进眼睛里磨得厉害,小北使劲揉揉,眼眶在风里红肿着,他站起身来扣上帽子独自走开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