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穿成修仙大佬的亲闺女

穿成修仙大佬的亲闺女小说

穿成修仙大佬的亲闺女

扶朕起来 ● 著   /   现代   /   已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5-20 11:07

《穿成修仙大佬的亲闺女》小说主角叶白果叶白川,是由作者扶朕起来所著,全文讲述了:叶白果没想到自己的亲爹叶白川突然顿悟,然后变了个人一样。设定好的走向也不走了,开启全新的路线,而这一切她都好还没有准备好。

开始阅读

枣沟村的男人们在回来之前,先找人通知了家里一声。

得知他们很快就会回来,家里人纷纷松了口气,连一向不喜欢自家男人的迂腐的刘国华都哼着小曲儿。

她们从来没有和自家那口子分开这么长时间过,早就挂念的不行了。

更何况,秋收也就在这几天里面了。

倒是小白果,晓得她爹有真本领护身,还真没有什么感觉,照样是吃得香睡得香玩的欢,倒是她的七个哥哥和叶家的其他人,仿佛被滤镜糊了眼似的,都觉得她是不想让家里人担心,才做出这么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的。

都打从心里面觉得她可怜的紧,更是把她这枚眼珠子往死里面宠。

孙巧巧甚至还专门给她做了身新衣裳。

尽管是拿她的旧衣服改的,也已经算是很拿得出手了。

毕竟这可是孙巧巧,那个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孙巧巧。

孙巧巧抠门,一针一线都算计的正正好好,这新衣裳做的也是正正好好,枣红碎花图案,款式不大不小,又保暖又好看又结实,小白果穿上新衣服,梳两个小揪揪,显得是又精神又好看,她看着小姑娘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总觉得自己的心里面也舒坦了不少。

今天就是三兄弟要回来的日子,叶家全家都起了个大早,坐在院子门口翘首以盼的等着。

两个儿媳妇都穿上了她们最好看的衣服。

小白果也套上了她的新衣服。

她知道这个时候的新衣服难得,一点儿也舍不得弄脏新衣服,就乖巧的站在院子门口,一点儿也不去那些脏兮兮的地方。

叶家人正在这边欢天喜地等着自家的男人们回来呢,猛地就听到村里传来几声叫喊,紧接着是一串儿跑步声,嘈杂声,隐隐约约还能听到两三声尖利的猪叫,正纳闷儿着呢,黄婶子家的大孙子穿着拖鞋踢踢踏踏跑过来,带着哭腔儿:

“叶奶奶!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叔叔他们和咱们村里的人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咋又打起来了?

老太太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六神无主的看向自家老头儿,叶老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家里面没有男人,就只有半大小子和老人女人,他只能让最大的孙子叶飞先去找宋拥军,自己带着老伴儿和两个儿媳妇奔赴现场,至于家里面其他跃跃欲试想要跟着一起去的小子们,叶家人暂时也管不了他们,索性就随他们去了。

——

两边打起来的原因就出在这个猪身上。

秋收就在这几天里面,村里人每天要往返好几趟,去参加培训的这几家子刚带着猪猡出现在村子里,就被人撞见了。

三家子回来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第一家在领到猪猡以后第一时间就紧赶慢赶的回了村子,尽量的避开了大家伙,有人问起猪猡是怎么来的也撒谎说是自家买的,村里人也没多想,第一家就这么平平安安把猪猡送到了自家猪圈里头。

第二家子在路上稍微耽误了一会儿,速度也还算利索,同样是三只猪猡,这次就有人怀疑这些猪猡的来历了,就追在这家子身后面问,这家子都不太会撒谎,一路上眼神闪烁着,勉强绕过村里人,把猪猡送到了自家猪圈里。

农村人只是相对而言比较朴实,可并不是傻子,第一家带了三只猪回来,可能是人家买的;第二家也带了三只猪回来,这就有些巧合了;等到第三家也带着三只猪回来,再傻也该明白这些猪的来历了。

这些猪,是人家县城里面给的!

这下,枣沟村的好些村民愤怒了。

说句实话,就这么三头小猪猡,大家不是买不起的,可关键就是这是人家县城里给的,是不要钱的。

村里人和县领导签订的合同,和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村民们可不清楚,他们只知道,去县城里面参加培训的这三家,每家都奖励了三只猪!

宋拥军当初可没有告诉他们,去县城那边培训还会奖励猪苗的。

如果当初宋拥军老老实实告诉他们,去参加培训会给他们奖励猪苗,他们怎么也会争取一下的,争取着争取着,这个名额不就有可能落在他们身上了吗?他们家不就能多三只猪了吗?

老叶家名声在村里面挺好,一般情况下村里人是不太想得罪他们的,可大家现在心里面都觉得不平衡,都觉得是被宋拥军给坑了,想要些补偿,就有人盯上了叶家的三只猪。

他们没觉得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

反正这三只猪是县城里给的,是不要钱的。

既然是不要钱的,那给了他们,叶家也不算吃亏的。

又不得罪叶家人,又弥补了他们的损失,挺合理的。

他们是打从心里面这么想的。

——

叶青山扛着猪过来,就有人嬉皮笑脸的伸出手去,从他肩膀上把猪给接了过来,扛在了自己肩膀上,还掂了几下,露出一副满意的神色:“呦,这猪猡还不轻来。”

村里人都叫这人二狗子,平日里流里流气,倒是也和叶家没啥过节的,都是一个村的,叶青山平日里和他偶尔也会说上几句话,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到他是来抢自己的猪的,还以为人家是看他扛累了来帮他的,心里面还挺感动的,甚至还傻兮兮的冲对方回了一个憨厚的笑脸。

“可不是咋地,这猪猡是我们兄弟三专门挑的,一路上可把我给折腾坏了。”

倒是叶绿海,看出了些许的不对劲,等到其他人嬉皮笑脸想从他这里把猪拿走的时候侧了侧身子,挡住了别人伸过来的手。

“我觉得这猪还是我自己扛着的好。”

叶青山哪里知道村里人这是要抢他们的猪,只以为是人家好心好意要来帮他们兄弟三把猪扛回家去,见叶绿海躲开了,还帮着其他人劝他:“老二,丢不了的,都是咱们自己村的人,你怕个啥?”

叶绿海可不是那么好说服的,他总觉得村里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儿,又避开一双伸过去的手,他退到叶白川身边,问叶青山:“大哥,你自己看看,你没觉得他们这眼神有些不对劲儿的吗?”

叶青山一怔,仿佛被人淋了一生冷水,心都一下子凉了。

他只是憨厚,不是傻,刚才是被见到老乡的喜悦冲晕了头脑,被自家兄弟这么一指点,他立刻就醒悟了过来,看着那一双双充满嫉妒的眼,那一双双伸出来的仿佛催命一样的手,叶青山猛地涌上了一股说不出的烦躁,三下两下推开人群,把自己的猪抢了回来。

“这是我们叶家的猪,想要猪,你们自己掏钱买去!”

所有的村民都惊呆了,现场有人瞪大了眼睛“你们家不是有三头吗?”

“所以呢?”叶绿海盯着他瞅。

那人没有再说话,可是这个意思很明显。

其他人也都纷纷安静下来,盯着叶家三兄弟。

双方都按兵不动。

陆陆续续还有其他人得了消息过来,估计是觉得自己这边人越来越多,叶家兄弟就只有三人,他们已经胜券在握了,现场就有人得意洋洋的挑衅:

“你们三兄弟要是不想挨打呢,就把猪留下来,反正你们家也没花钱,就是人家县城里面送的,也不算是欺负你们家,大不了我们拿到猪的每家给你们凑点儿钱就行了,我们也不想和你们叶家作对的。”

别看他们人数处于劣势,可叶青山叶绿海一点儿都不虚的。

他们有叶白川啊。

他们家老三,可厉害啊。

他们三兄弟为啥折腾到现在才回来,不就是因为在城里采办东西来着吗。

给家里的女眷们买了头花,小孩子们买了好吃的,老人买了二两茶叶,还给叶白川买了个鞭子。

两个当哥哥的都商量好了,等家里的三头猪生的多了,就让他们弟弟专门在养猪场看大门。

谁敢来偷猪,就用鞭子抽他。

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用鞭子的时候。

尽管心里面不虚,为了保险起见,叶青山还是问了一句:“能行吗?”

叶白川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

不过一群毫无灵根的凡夫俗子而已。

不能修仙的人,都是废人。

叶白川叹气,语气悲悯。

“白川让你们一手。”

叶青山:……

叶绿海:……

错了错了,不应该让你张嘴的。

村民们:……

他奶奶的,这是看不起谁呢?

“上!”

——

叶家三兄弟和村里人打起来了。

宋拥军收到消息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送猪这事儿完全是县领导临时做出的决定,他这个小村长根本就不晓得的,他横竖也想不明白,怎么村里人会和叶家三兄弟打起来的,一边急急忙忙从自家的小麦地里钻出来,他一边扯着嗓子和叶飞打探消息。

“咋就打起来了?”

“不晓得啊,黄婶子家的哥说的。”

得,啥情报都没有。

宋拥军只能火急火燎往村头跑。

大老远就看见那边围了一片儿人。

每个人都摇头咂舌。

“看被揍的,太惨了。”

“哎,谁让他们这么不懂事儿呢。”

“哎,脸都青了……”

“这二狗子……”

可把宋拥军给急坏了。

他给叶家这么一个名额是给自己赎罪的,结果这下可好,人家又因为他的缘故挨了揍,他这个罪过可真是大发了!

宋拥军仿佛一颗炮弹,轰的一下子钻进了人群里,咆哮着推开身边一个又一个看热闹的村民,嗓子都喊得快冒烟儿了:“让开!让开!让开!”

声嘶力竭,喊到最后都劈叉了,也才往里面前进了一点儿。

叶家人也在这个时候赶到现场了,光是看着围在外面的人数,孙巧巧的两腿一软,看着看着那眼红了:“青山呐!你可不能出事儿啊!咱们家的还得指望你呐!”

说起这话,她都带着哭腔。

她心里面更恨苏若凤,觉得这些事儿都是因为苏若凤引起的。

这个家里面是缺她吃了还是缺她穿了,还是她们两个妯娌对她不好了,她走就走吧,为啥还要拿走家里面所有的现钱的?要不是她把钱都卷走了,家里面会为了生计发愁吗?

刘国华忍着心中的酸痛把她从地上扶起来,泪珠子啪啪往下掉。

她也觉得自家男人在这么些人里面,八成是要伤胳膊伤腿了。

秋收也就在这几天里面,要是家里的顶梁柱伤了胳膊伤了腿儿,她们家地里面的粮食,恐怕就要全毁了。

叶家人里面唯一淡定些许的就是小白果。

小家伙见识过当爹的本事,还是对自家老父亲稍微有点儿信心的。

小白果小大人似的安慰两个伯娘。

“伯娘,你们先别太伤心了,我觉得,事情应该还没有闹大,最起码应该没什么人受伤的,要不然乡亲们早就叫人了,好歹也是一个村里的,大家应该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事情闹大而不制止的。”

她这番言论其实已经不太符合一个三岁半孩子的正常水平了,可叶家人如今正沉浸在绝望和悲伤之中,竟然没有人察觉出来半点儿异常的,反而觉得小家伙说的有道理,叶老太拽着一个围观的村民,和他打听情况。

那老乡也是刚过来准备看热闹的,也不太清楚里面的情况,叶老太就又抓了一个,和他打听情况,绝望和愤怒让老太太的眼神又凶又狠,力气也比平时大了好几分,被她用那种眼神盯着,大家伙纷纷主动给叶家人让道,老太太带着叶家人畅通无阻直奔中心,还没完全挤进去,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

孙巧巧的嚎哭到嘴边了。

刘国华的眼泪也就位了。

老太太已经准备好随时随地晕倒了。

小白果眼睛尖:“这不是我爸爸和伯伯他们啊。”

一个村子这么多人,有想要抢人家东西的,也有觉得这么做不地道的,听到小白果这话,有人就笑了。

“当然不是了,你爸爸他们没挨揍,倒是把二狗子他们十来个人给揍了一顿,二狗子想跑,你爸他还不让他跑呢。”

“这位大哥,你是说我家那口子他没事儿?”孙巧巧赶忙凑了过去,得到了确切的回答后,她愣了半晌,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

太不容易了。

这是啥事儿啊。

她家男人,可真是吓死她了。

她哭的可不雅观,鼻涕眼泪都一起往下淌,可是没人笑话她,哭过后,她抹了一把鼻涕:“妈,咱们进去看看去。”

她家男人打赢了二狗子他们十来个男人呢!

这可真是太爷们儿了!

知道被揍的不是自家的儿子们,老两口的态度一下子就变了,老太太甚至还挽了挽头发,一大家子不紧不慢的挤了进去。

果然和刚才那人说的一样,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人,都在哎呦哎呦直叫唤,倒是叶家三兄弟毫发未损的站在那里,叶绿海肩膀上甚至还扛着那头猪。

两个儿媳妇们简直是眼睛黏在自家男人身上挪不走了,特别是刘国华。

她家男人在打斗的时候还不忘了扛着猪。

扛着一头猪还能打赢这么多人。

她家男人,可真是全天下最爷们的男人了。

她哪里晓得叶绿海根本就从头到尾都没出一下手的。

就连叶青山都没反应过来,二狗子他们也没看清楚,他们一行人就被叶白川给撂倒了,二狗子不服,又爬起来向着叶白川扑了过去,结果又是天旋地转,他又摔了个狗吃屎,来来回回一群人都扑上去了,摔得牙都晃荡了,却仍然没摸到过人家的衣角的。

最后还是二狗子,趁着叶青山一个没注意,把叶白川放在他那边的一篮子零嘴儿给弄翻了。

二狗子没当回事儿,还想继续和叶白川打的,可哪知道这才是他噩梦的开始。

叶白川,动真格的了。

一脚就把他踹出去三米远。

是真飞了出去。

飞到半路又一鞭子把人给拎回来,再是一脚踹飞出去。

来来回回好几趟。

这下二狗子是真慌了,知道两边的差距到底多大了。

二狗子想撤。

可他想跑,叶白川不让他跑啊,叶白川不让,他是真跑不了啊。

黄婶子家的大孙子屁滚尿流哭着回来正是因为他看见了叶白川把人当球踢着玩儿,被二狗子的鬼哭狼嚎给吓得。

这会儿叶白川已经没有再打二狗子了,可二狗子的胆子也已经吓破了。

他二狗子何曾见过如此凶狠之人。

二狗子可怜巴巴的跪在地上打哆嗦,和小瘟鸡似的,再也不敢往那三头猪猡那边看一眼,别说是抢叶家的猪猡了,从今往后他但凡是听到叶白川的名字,都吓得端不稳饭碗。

——

这些叶家人都不知道。

有时候无知也挺幸福的。

叶老太带着两个儿媳妇儿,小心的从躺成一地的男人们身边走过去,好生瞅了会儿三个儿子的脸上身上,看三个儿子是真没啥样儿,这才满意,随即又板起了脸:“这是咋回事儿?你们不是回家的吗?咋好好的和人家打起来了?”

明明问的是叶家三兄弟,可在场的大家伙都从她的语气里听出来了老太太的真正意思,老太太可没有要怪罪自家儿子的意思,反而吧,是要怪罪地上这一堆,为啥要来找她三个儿子的麻烦的。

宋拥军这才好不容易挤进来,他不是叶家人儿,没人给他让道,看热闹的时候,就算他是村长,也没啥特权的。

看见村长了,二狗子的眼神刷的一下就亮了,他看着宋拥军,那眼神仿佛看见了亲妈,看见了亲爸,甚至比亲爹妈还要亲:“村长!你可要救救我啊!我要被叶白川给打死了!”

宋拥军才刚挤进来呢,原本以为躺在地上的应该是自家白川兄弟,没想到哭着喊着让他做主的反而是二狗子,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咋回事儿的二狗子?你不是带人闹事儿要打我白川兄弟的吗?你咋就成这样了?”

二狗子心里想骂娘。

我他妈要知道你白川兄弟牛逼成这样子我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嫌命长了来抢他家的猪的。

“村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动外脑子的,人家叶家兄弟有猪,那就是人家叶家兄弟的,村长我错了,你快帮我和他求求情的,村长我和你说,我刚才被他踹了十几脚,每一脚都飞出去好远,你要是不管我,我可真就要被活活打死了啊村长。”

“真这么厉害?!”宋拥军被吓了一跳。

看热闹的就有人笑了。

“我看人家白川用的都是巧劲儿,根本就没使劲儿揍你,要是真的揍你了,你能撑三脚的?”

哪知道二狗子听到这话就仿佛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样,一把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开始往下脱衣服:“我给你们瞅瞅,这每一脚都他妈踢在我胸口上,我敢说,我这胸口保准是青了!”

大家伙半信半疑。

叶白川踢人,大家都看见了的;二狗子被踢的那么惨,吱哇乱叫鬼哭狼嚎的,大家也都看见了的。

到底是巧劲儿还是真踢得这么狠,村里人其实也拿不定主意的。

小白果看向叶白川。

她觉得自家老爹应该不止于打没有准备的仗。

可是再想想自家老爹那不靠谱的捏了两块黄泥当鸡蛋糕的作风,小白果也不敢打赌的。

当爹的注意到了来自小闺女的怀疑的视线,不自在的移开了眼神。

小白果:?

你看着我!

你这是几个意思?

你没做好准备就踢人?

——

二狗子的动作还是挺利索的,半点儿没有刚刚经历过社会毒打的惨样儿,很快就把上衣给脱了下来,看着他啥样儿都没有的胸口,大家都不知道应该说啥才好了。

你说你被人家踹的胸口都青了,可你这胸口上啥样儿都没有。

要不就是人家手下留情了,要不就是你二狗子天赋异禀皮糙肉厚的出奇,要不怎么也得留下点痕迹的。

二狗子自己也傻了。

他摸着自己干干净净的胸口,委屈的很:“我真的挨了十几脚的踹!”

村里人齐刷刷翻白眼儿。

是是是,你是挨了踹,可人家白川用的是巧劲儿,根本没伤着你的,明明就是你二狗子想要抢人家的猪,人家白川才揍你的,都这么手下留情了,你还在这里叽歪。

呸!

二狗子的心都凉了。

他想不明白啊。

明明挨揍的是他,他也确确实实感受到那钻心的疼了,怎么偏偏就一点样儿都没有的?

挨打的是二狗子,宋拥军也就不如一开始那么用心了,这会儿二狗子好像也没啥大碍的,地上那群横七竖八的他也都看过了,都是被叶白川脚踢二狗子给吓得不敢乱动索性装死的,他也就不耐烦了。

“行了,这事儿已经很明确了,就是二狗子一行找叶家的麻烦,结果被人家反过来揍了一顿,没闹出啥大事儿的,散了散了吧。”

二狗子那边还有人想要提猪的事儿,被其他人给赶紧捂住了嘴。

啥毛病的,都现在了还想着猪呢?

想被当成二狗子再收拾一顿的?

二狗子一行灰溜溜的跑了。

叶家人也高高兴兴准备回去了。

叶青山和叶绿海都是有家室的男人,两口子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亲热的很,叶老头叶老太上了岁数了,就背着手慢慢地走在大家后面,剩下三房父女俩和七个葫芦娃,小白果歪头瞅自家老父亲。

老父亲心虚的很,转过头去。

小白果想不通他心虚的什么劲儿:“爸,你都不想我的?”

这怎么能不想呢。

几乎是天天都想。

叶白川叹气:“自然是想的。”

“那你怎么都不看我的?”小白果歪头,漆黑的大眼睛清澈又水灵。

叶白川转过头去不说话。

小白果总觉得不对劲儿的,她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家老父亲突然又扯什么“辟谷”。

哪知道叶白川今天格外老实,甚至还在躲她,刚把三头猪猡安顿下来,他就溜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小白果眨巴着困惑的大眼睛,一下,一下,又一下。

安顿好猪猡进屋换衣服的时候,叶青山才注意到了他裤子上粘着的,肉包子的汤水馅儿,恍然想起来刚才他只顾着看热闹,把老三交给他保护好的带给小白果的吃食给忘了,想着他们进城这么些天,竟然什么都没有给小白果带回来的,叶青山心里面一下子就挺愧疚的。

他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大伯。

孙巧巧哼着不成调儿的小曲给他收拾衣服,听到身后没动静了,就转过头来看,见叶青山站着不动了,纳闷儿的喊他:“你快换衣服啊,瞅你身上穿的这身,都脏成啥样子了?不难受的?”

叶青山被她这么一喊,也反应过来了,一边动作麻利的换衣服,一边和她说起这事儿。

“我换衣服时候才想起来,老三要打架嘛,就让我给他看着要带给小白果的好吃的,结果二狗子他们扑过来了,我一个没看住,就都掉了。”

孙巧巧手里的衣服都惊掉了。

“那,那咱们白果,你们三大爷们,当爹的当伯伯的进城这么一趟,就啥东西都没给孩子带的?!”

“这不是因为二狗子吗……”叶青山也觉得越寻思越理亏,越寻思就越无法面对小侄女那张软糯喜人的小脸,换好了衣服,猛地就抬腿往外面走去,“不成,我得出去避避风头的,对了,这三尺布是我在城里给你扯的,你给自己做身衣裳。”

孙巧巧装作冷静的样子把衣服收起来,等到叶青山一出门去,她便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包袱来。

是她最不喜欢的绿色布料。

呵。

男人。

孙巧巧打算等到过年时候给叶青山做帽子。

——

二狗子结结实实被叶白川给收拾了一顿,虽然身上没收到啥伤害,这心里面可是受惊不小,勉强和家里的婆娘简单交代了一番,便找周公倾诉他的苦痛去了,别看二狗子是这样一个人,他也还是有兄弟和婆娘的,晓得二狗子被叶白川打的那么惨,二狗子的兄弟坐不住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二狗子的兄弟狗蛋子也不是啥好玩意儿,只是他比二狗子要聪明一些,擅长背地里阴人,正面那些缺德事儿,是从来不参与不露面的。

他想到了一个阴损招儿。

你们叶家不是不想给他们分猪吗?行啊,你们都能留着。

只是这个猪是死是活,这就不一定了。

狗蛋子可是弄死过不少猪。

早些年公社生产队还没有解散,大家还要吃大锅饭,还要赚工分的时候,狗蛋子打猪草时候意外发现了一种草,人和其他畜生吃了没什么,但是猪吃了就会一直拉肚子。

他一开始时候是真没坏心思,也不知道那种草猪吃了就拉肚子,直到有一次他图方便,没有割普通的猪草,全部弄了那种草来喂猪,眼睁睁看着吃完他喂得猪草的公社的猪拉的不成样子,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种猪草是不能给猪吃的。

那头猪最后也没抢救过来,村里人都说,那是病猪,瘟猪,是不能吃的,就埋在了大山里面。

狗蛋子偷偷跟着,记住了埋猪的地点,半夜叫着二狗子一起把死猪挖了出来,兄弟俩就在山上吃了一顿原汁原味的烤猪肉,当时狗蛋子想着,就算是真的病猪,也值了。

这当然不是病猪,狗蛋子也没事儿。

狗蛋子记住了猪肉的鲜美,每到一年,他就会偷偷的让公社里的一头猪拉肚子,然后和二狗子一起把猪肉带回家去。

直到公社解散,狗蛋子才金盆洗手。

今儿他打算为了自家兄弟再次重出江湖了。

狗蛋子知道自己这事儿不地道。

谁都知道这三家是去县城里面学习科学养猪去了,弄不好这三头猪就是人家脱贫致富的保证,他这时候去搞人家的猪,这和要人家的命也差不多了。

可狗蛋子不在乎。

他折腾死的猪多了去了。

这叶白川既然敢打自己的兄弟,就得付出点儿代价的!

叶家的猪圈就在东墙根下,狗蛋子站在平房上看到过,他先是上山去挖了那种草,藏在背篓最下面,紧接着耐心的等到了晚上,估摸着村里面的大家伙都已经陷入了梦乡,狗蛋子摸索着爬起来,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叶家的院墙外面,掏出揉成一团的草来,团吧团吧,使使劲儿扔过了院墙,落在了猪圈里。

猪吃食的声音立刻响起。

狗蛋子心里面爽的要命。

吃,使劲儿吃,最好吃的再多点儿,活不过明天才好!

他又使劲儿往里面扔了几个草团子,估摸着差不多了,才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家里。

他想,他给他兄弟报仇了。

叶家的猪,保准活不过第二天的!

他哪里想到自己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发现了猪圈里的情况。

老叶家被苏若凤折腾了这么一通,家底子已经大不如前了,三头猪猡两母一公,倘若都能养活,也算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孙巧巧当然是不会就这么大大咧咧放着它们不管,当天就给自己定了标准,每天晚上最少起来添两趟猪草的,看着小猪们摇着尾巴抢食,她就觉得心里面舒坦的很,刚走到猪圈边,孙巧巧就发现了异常情况。

怕家里的小猪们第一天过来水土不服,叶家可没有给他们直接喂农家的猪草,反而是给它们用豆渣子和菜叶子做了点儿猪食,根本就没有小猪们抢着吃的这种草叶子!

孙巧巧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想想自家男人白天还和二狗子他们打了一架,她本能的就觉得不好,连忙进屋去把叶青山叫了起来。

好不容易能彻底伸开胳膊腿的躺在炕上,叶青山迷迷糊糊的:“咋了?咋了?”

“还睡!有人往咱家猪圈里面扔草叶子!你们白天刚和大家打了一架,我怕是有人要害咱家的猪!”

听到有人要害家里的猪,叶青山的睡意一下子烟消云散,他三下两下下了炕,站在了猪圈边,不嫌脏不嫌累的迈进了猪圈,抓起地上的猪草就着月光一看,脸色立刻就变了:“这是拉疙瘩!”

吃了这种草的猪马上就会拉稀,尤其是小猪,根本就撑不住的。

叶青山当机立断:“你赶快去用绿豆熬汤的,绿豆使劲的放,赶快的!”

孙巧巧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声不吭赶紧进去熬绿豆汤了,叶青山放开了嗓门,招呼两个兄弟起来。

叶绿海光着膀子从二房里面出来了,看了一眼拉疙瘩,眉头紧皱,赶紧就去穿衣服:“我借辆自行车去县城畜牧站的!”

叶白川也从堂屋里面出来了——自从他傻了,不放心他和宝贝蛋单独相处的老两口就把他叫到堂屋和他们一起睡去了。

两位当哥哥的做的都已经很好了,叶白川再出来也提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他瞥了一眼猪圈里面。

没有灵气的那两只猪,已经吃了拉疙瘩。

他看中的有灵气的猪,没有吃拉疙瘩。

真不愧是他白川看中的猪!

叶白川欣慰的想着,往三只小猪身体里分别注入了一丝灵气。

足够那两只平安无事挺过这次飞来横祸的。

至于白川猪……

长得快些,强壮些,一天一个重量,没毛病的吧?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