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萌妻高能:总裁请关灯

萌妻高能:总裁请关灯小说

萌妻高能:总裁请关灯

一个尊贵的VIP用户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原创书殿 时间:2020-05-19 09:35

《萌妻高能:总裁请关灯》苏小酒白云琛小说是一个尊贵的VIP用户所著,萌妻高能总裁请关灯小说主要讲述了苏小酒白云琛之间的故事。苏小酒以为自己和白云琛之间不过是正常的雇佣关系,只要自己完成任务,就可以没有负担,拍拍屁股就走人,可是苏小酒太天真了。

开始阅读

苏小酒下意识地把手机挪离耳畔,撇了撇嘴,道:“头儿,我保镖证丢了,他们不让进……”

“你你你!你这是要气死我,白家的人说了,十分钟后,你不出现,就不用过去了,还有,完成不了任务,你明天也不用再来公司报到了!”保镖主管吼完直接挂断电话。

……

苏小酒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八分钟后成功翻墙进入白家庄园,借着漆黑的树影、轰烈的气氛重新混回宴会会场。

奢华璀璨的灯光倾泻一室。

苏小酒隐约听到宾客的议论声。

“白少爷身体又出问题了。”

“听说是被一个疯女人气的。”

“白少爷有洁癖是全城皆知的事,谁给她的勇气往人身上扔蛋糕……”

苏小酒脚步顿住,狐疑地蹙起眉。

在生日会上扔蛋糕不是为了活跃气氛么?白云琛到底是什么人,这就气得病倒了?

手机闹钟响起,提醒她距离找到白云琛的最后期限只剩一分钟。

这时,一个佣人端着托盘走来,她机智地拦住她,“打扰一下,你知道白云琛在哪儿吗?我是他今天请的私人保镖。”

“原来是你呀,白少爷在二楼,等你很久了,这是少爷的汤药,你顺便帮我把这个端上去吧。”佣人把托盘递给她,望向二楼的第三个房间。

如同在大海中溺水抓到救命稻草。

苏小酒感激涕零地接过托盘,道谢之后,一个箭步往二楼冲去。

叩叩!

敲门声响起,白云琛眸光一凛,在长指间旋转的保镖证停住。

“进。”

听到回答,苏小酒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端着托盘推门进去。

“白先生,你好,我是今晚负责保护你的保镖苏小酒,你的汤药到了。”

她走到小餐桌前将托盘放下,面向背对着自己的男人,毕恭毕敬地打招呼,刻意放柔的声音带着真诚的歉意,“听说你身体不舒服,药我放在这里了,你趁热喝,我出去……”

“端过来。”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她,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寒气和傲气,阴沉的嗓音透着不送抗拒的威严。

“啊?”苏小酒愣了一下,“哦。”

她连忙应声,把汤药端过去。

保住工作要紧。

感觉到她的靠近,白云琛回过头,目光冷厉地看向她。

“白先生,请用……”苏小酒抬起眸子,视线猛地撞入男人幽邃如古井的双眸,吓得双手一抖,汤药洒落。

哐当——

空气瞬间安静。

如地狱般死寂。

洁白的西裤被一碗汤药染成棕黄色,一股难闻的药味砸空气中弥散开来。

白云琛铁青着脸,浑身散发出骇人的寒气。

“怎么又是你?白先生呢?”苏小酒脸色煞白,忙不迭地抽出纸巾为他清理。白先生?

这女人闯了祸就给他装傻?

“住手!”白云琛厉斥一声,英气的眉宇划过一道深刻的拧痕,“别碰我。”

他讨厌任何人的触碰,尤其是女人,除了当年那个她……

白云琛抿着薄唇,呼吸沉重。

苏小酒浑身僵住,气息颤抖,平时力气爆棚的她,怎么现在一点都使不上力了?

他想干什么?

“这是什么?”白云琛盯着她脖子上一道小小蝎子型疤痕,字句如冰。

“关你什么事!我告诉你,我身上有微型报警器的,你……你不要乱来!”她颤抖着嗓音喊道,目光警惕地扫视四周,寻找防身的武器。

男人的指尖缓缓游移到她的下颔,捏住,抬起,下一秒,一双幽邃的黑眸深深地盯进她的瞳孔,直穿灵魂深处。

苏小酒心脏猛然一跳,吓得屏住呼吸。

“回答我,这道疤,哪来的?”阴沉的嗓音透着暗夜魔鬼般的寒气,令人不寒而栗。

“小时候爬树摔下来划伤的。”她不假思索地说出早就编好的谎言,目光坚定,让人看不出丝毫破绽。

这道疤是她童年的一抹伤痛,只有她和姐姐知道发生过什么,当旁人问起,都会回答是爬树划伤的。

话落,男人依然用力捏住她的下巴,目光深沉地审视着她的脸,如盯犯人一般,似乎一定要看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才愿罢休。

白皙的鹅蛋脸不沾染任何粉饰,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俏挺的鼻子,小巧的樱唇,给人一种清爽、干净的感觉。

这张脸谈不上惊艳,却给他一种视觉上的舒适感。

爬树划伤?

“我就是白云琛!”白云琛气得青筋暴突,忙退到大床中央,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从薄唇间挤出,“你被解雇了,出去!”

阴戾的嗓音拂过耳畔,苏小酒身形一震,蹙眉打量着他,“你是白云琛?”

“……”

“不像啊,一点也不像……”她对比着手机里的照片,臭进他的脸来回对比。

白云琛抗拒陌生人,更抗拒陌生人的呼吸,浑身血管都在炸毛。

白云琛气得一阵发晕,大手擒住床单,狠狠一掀。

接踵而来的是一阵尖锐的惨叫。

“痛——!!!”

苏小酒大声惊呼,人被摔到地上。

浑身骨头几乎被摔得散架,尾椎骨方才已被摔过一次。

此刻痛上加痛,麻痹的痛蔓延至全身,痛入骨髓,直至灵魂深处。

“滚。”白云琛黑眸深眯,长指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从牙缝间挤出阴沉的声音。

空气再度凝滞。

苏小酒吃痛地爬起来,只见——

自称是白云琛的家伙拿着一瓶类似杀虫剂的喷雾,向四周拼命地喷着。

她刚爬回来,白云琛立刻用消毒喷雾对准她,一通乱喷。

苏小酒警惕地偏过脑袋,抬臂护着眼睛,才免于灾祸。

几秒后,混乱的场面很快平复下来,她把手拿开,就见到白云琛那男人在解皮带。

心尖猛地一颤。

他想干什么?

“喂,你别乱来,我走,我走还不行吗?我警告你哦,记得在保镖服务评价那里给好评,不然的话,我苏小酒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砰!

白色欧式雕艺大门被重重地甩上。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