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夫人,Boss又来扒你马甲了

夫人,Boss又来扒你马甲了小说

夫人,Boss又来扒你马甲了

华月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掌阅 时间:2020-05-19 09:14

由作者华月打造的《夫人,Boss又来扒你马甲了》是一本言情小说,楚云倾贺北骁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夫人Boss又来扒你马甲了全文讲述的是:楚云倾重生以后,把扮猪吃老虎这一招玩的风生水起,结果她没有想到贺北骁也重生了,每天扒掉她一个马甲。

开始阅读

楚云倾本来想挑衅的,却在看到桌上的菜时,表情瞬间石化。

楚云惜也愣住了,这些都是姐姐爱吃的,九叔竟然知道姐姐的喜好?

还是只是巧合而已?

云倾胃不好,吃不了辣,饮食以清淡为主,却特别爱吃甜。

饭桌上除了六道主菜,还有一盅补血的阿胶乌鸡汤,汤就放在她手边,显然是给她准备的。

而主菜里面有一道她最爱的四喜丸子,那是父亲的拿手好菜。

她的旁边还放着一碗冰糖银耳羹,还冒着热气,甜甜的香气在空气中飘荡,窜入她的鼻尖,刺激她的味蕾。

她垂下眼眸,掩饰眼中的惊涛骇浪。

贺北骁怎么会知道她有饭后喝甜汤的习惯?

六道主菜,除了四喜丸子,其余都是豆制品,比如用豆腐做的各种菜,还有清炒豆芽、上汤豆苗、千页豆腐等,样式很简单甚至有点偏私房菜,摆在这几十万块的饭桌上着实上不了台面。

太素了。

还显得很寒碜。

贺北骁温声道,“吃吧。”

楚云倾皱了皱眉,贺北骁是个肉食主义者,这么清淡的口味不适合他。

贺北骁像是没发现她的注视,面不改色地夹起面前的豆芽,慢条斯理地咀嚼,动作优雅,整个人都透露着一股矜贵的气息。

楚云倾顿时没了胃口。

贺北骁给她的意外太多了,如果不是在回家这件事上他依旧霸道强势强留她下来,她还以为他内里换了一颗芯,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贺九爷了呢。

“菜不合口味?”见她半天没有动作,他询问。

“没有。”

“不必勉强,要是不喜欢,我让他们重新做。”

“不用了,挺好的,我只是没什么胃口。”

跟他坐在一起吃饭,她实在食不下咽。

贺北骁夹了一块煎得金黄的豆腐放到她碗里,“吃吧。”

楚云倾差点把碗丢出去,死死地盯着那块豆腐。

好几次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带着打量和探究,她就紧张得绷直了身。

一顿饭下来,她如坐针毡,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吃了什么,他夹的菜,她一口都没动。

贺北骁放下筷子,目光灼灼地凝视她。

楚云倾手一抖,把银耳羹推到妹妹手边,“小惜,给你。”

云惜看了看姐姐,又看了看贺北骁,默默把甜汤端了过来。

贺北骁眉头微微皱了皱,却没有说什么。

“我吃饱了。”云倾实在待不下去,放下碗筷就走了。

楚云惜虽说聪明,可到底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面对气场强大的贺北骁,同样承受不住他的威严,匆匆喝了几口甜汤就扔下勺子,追姐姐去了。

贺北骁叫来了管家,“换个厨师。”

宋管家低眉说了声是。

这次的大厨还是从五星级饭店挖过来的,做得一手好吃的江州本地菜,也擅长做甜点,九爷几番考核才留下来的,没想到待不到一天就要被开除了。

不过让一位大厨来做这么普通,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家常菜,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他默默打量着一桌子的素菜,暗道九爷山珍海味吃惯了,改口吃家常小菜了。

云惜回到房间,看姐姐一脸闷闷不乐的,眼珠子动了动,“姐,要不我们跟九叔说要去看外公,然后就不回来了,他还能跑去把我们逮回来啊?我们又不是犯人。”

云倾在心里呵呵地笑了,贺北骁又不是第一次那样干了。

“要不你再忍忍?等过了年就开学了,你今年要高考的,忙着复习留在学校,他就不会说什么了吧?”

云惜觉得就算哥哥真的有拜托九叔照顾她们,九叔顶多负责她们的安全,其余的不会过问才对。

姐妹俩正说着话,宋管把云惜叫走了。

云倾怀里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想着怎么让贺北骁松口让她们离开留园,就察觉到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抬头,就撞上了贺北骁那双幽深的眼睛。

她吓得立即弹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把脚套进粉红色的兔毛棉拖内,脚趾微微蜷缩。

贺北骁反手关上了门,大步流星朝她走了过来。

云倾一脸防备,“九爷有事吗?”

贺北骁在她面前停下,放下手里的药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摁在了沙发上。

“坐下。”

见他离自己这么近,云倾惊骇,下意识就要抬手攻击他,贺北骁目光深深看着她,“别白费力气了。”

她打不过他的。

贺北骁勾唇轻笑,“打疼了我还得心疼。”

楚云倾气闷,这人说话毫无顾忌。

贺北骁打开药箱,拿出了药和棉签,还有一卷纱布,他弯腰,视线和她平视,抬手绕到她的脖子后面。

云倾瞪大眼睛,身体猛然往后缩,贺北骁眼疾手快扶住她的脖子,轻声道,“别动。”

“九爷……”

“说了叫我九叔,嗯?”

楚云惜那小孩都改口了,她还在坚持什么?

“倾倾不喜欢叫九叔,是觉得我们辈分不对?”

“……?”她有这么说吗?

“也好。”

他正有此意呢。

好什么?云倾只是叫不出来,这称呼让她想到了很多不愉快的回忆,打死她都不叫。

贺北骁将她额头上的纱布取了下来,目光触及那道伤口,目光森然。

“小伤而已,不用麻烦九爷。”

云倾很确定,这人故意用他的名义把小惜给支走了。

贺北骁看了她一眼,用棉花沾了药水帮她清理伤口,抹了药,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她。

云倾僵着身体一动不敢动,鼻尖是他清冽的气息,他温暖的指尖触碰到的地方,像是着了火,瞬间滚烫了起来。

他这个人向来霸道,不允许别人忤逆他的意思。

她讨厌这种被掌控的滋味。

“九爷,你不必如此。”

贺北骁淡淡的道,“你向来喜欢拒绝别人的好意?”

“九爷不用纡尊降贵,我承受不起。”他的好意,她着实不想要。

“呵……”

他看她不是承受不起,是压根就不想跟他有交集。

很多事情都没变,她倒成了最大的变数。

乖巧听话的小猫变得泼辣大胆了呢。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