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暖婚与你皆可期

暖婚与你皆可期小说

暖婚与你皆可期

搬砖的熊 ● 著   /   现代   /   未完结  
来源:落尘 时间:2020-05-18 18:31

《暖婚与你皆可期》,主角:夏芷芷穆宸,作者:搬砖的熊。暖婚与你皆可期讲述了:穆宸从没想到,会在暂时栖息之地遇见一生所爱,夏芷芷也未料到,隔壁邻居就是业内流传多年的传奇。

开始阅读

随着雨势渐渐变小,“咕噜咕噜”的抗议声也在夏夜的静谧中显得更为突出了一些。

这也是让夏芷芷瞬间就想起来自己刚刚要出门的真正目的。

既然这哥们儿这么不愿意去医院,而她又还急着吃饭,那不如就直接取个折中的办法……

夏芷芷想了想,心中差不多也有了个定数。

不管怎么说,总还是病人最大嘛。

而且就看他这臭脾气,大小姐还不乐意伺候了呢!

——

“那个,你家在哪啊,我现在先把你送还给你的家人,然后我再回去吃饭。”

夏芷芷耸了耸肩,试图让还趴在她肩膀上的男人尽快恢复神智。

“我……没有家人。”

不是吧……

没有家人的意思,他是个……孤儿?

“喂……喂喂!那你也总有个住的地方吧。”

夏芷芷再次耸肩未果,从而无奈地叹了口气,认命地得出了她最不想接受的结论。

所以他刚刚冲着自己发完了脾气,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晕过去了?

而且还是这么莫名其妙地晕倒在了她的肩膀上?

靠!

亏她还这么大义凛然地拔刀相助。

这下,她可是真的摊上事儿了!

——

“啊喂!你怎么……这么沉啊!!!”

“咚!”

夏芷芷是又扛又拖又拽地费了老鼻子的劲儿才把这么一个大男人从院子里带进来然后放倒在了自己家的沙发上。

她抱住自己的手臂,面色凝重地看着在沙发上躺着的人。

现在呢,她是既不知道他的家住在哪,也不知道他人是谁,但是根据就近原则,她只好选择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家里。

但是……

夏芷芷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稍稍推断一下,他既然人出现在了馨苑,穿的衣服……

夏芷芷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衣角,这穿着看起来也很是休闲。

而且馨苑的安保条件可是出了名的严苛,要不然老夏也不会做出给她在这里买套房子的选择。

按常理来说,这个男人,应该也是馨苑的业主才对。

嗨~

反正这人都已经是让她救下了,那也总不能就这么给他丢在这儿不管吧。

一不做二不休,夏芷芷当即抬腿跑到了二楼,跑到自己的房间抱了一床毯子下来,轻轻地给他盖好。

“哎?”

刚刚把他拖回来的过程中她都没注意到,但眼下这纯黑色的T恤和长裤突然出现了一角白色……

夏芷芷还是在心里稍稍犹豫了一小下的。

这没经过别人同意就看别人的东西,是不是不太好啊。

不过现在救人要紧,万一这里面正好有什么可以确认他身份的重要信息呢?

这个理由一出现,夏芷芷就毫无负罪感地伸出手,迅速地从男人的口袋里拽出了一个盒子。

众安诊所……

止痛消肿……

再反过头来想想,刚刚在外面的时候,他好像的确也在一直扶着膝盖……

所以他的腿,果真是受伤了吗?

如果他是因为腿疼才发烧昏迷的,那应该是要好办许多了。

还好她以前也学过那么一点点的护理知识。

“喂……我今天,也只是好心地收留你一下嗷,你可不要太感动了。”

毕竟把这么一个陌生的、生病的、还……长得有点好看的男人带到自己的家里来,也实在是她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而且就看现在的情况,总不能撇下他一个人在家不管。

夏芷芷从电视柜下方拿出了小药箱,心想要不然就先给他喂上退烧药吧。

她转过头,看向了墙边那一袋还没开封过的大米。

本来他就已经晕倒了,那应该就更是不能空腹喝药了。

看来今晚,他们两个人,也就只能是先喝点白粥凑合一下了。

——

“什么啊?芷芷,你的意思是,刚刚过去的那一个小时,你是把一个昏迷的大男人,成功地带回到你家里来了?”

拿着汤勺还在心不在焉地搅和白粥的夏芷芷,听了这话,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多出来的人。

“……是啊。”

“你疯了啊?先不说他是一个病人了,就算他没生病,你也不能就这么贸贸然地把他带回你家里啊,他好歹也是个男人啊,万一对你有不利怎么办……”

——

“嘶……”

左腿膝盖的不断刺痛让刚刚还处于昏迷的人骤然蜷缩了身体,可能是天花板上陌生的水晶吊灯散发的光芒实在是太过刺眼,让并不熟悉环境的他抬手挡住了光束后,顺势向前看去。

对于他的目光所及之处,竟有种说不出的熟悉。

眼光微闪过后,最终也还是定格在了那个戴着粉色围裙的女孩身上。

而此刻的夏芷芷还在一边听着杨群在电话那头的怒吼,一边百无聊赖地盛满了一碗白粥。

“好了群群,我现在呢,要先去处理一下那个病人,你放心就好了,我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没有那么差的,如果他醒过来之后不知恩图报,我也可以给他来一拳,让他重新再晕过去的,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先挂了啊!”

“吧嗒”

夏芷芷最快的速度摁下了挂机键。

啊!这个世界终于是清净了!

杨群这边算是处理的差不多了,就是不知道那个男人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了……

——

此时处于“暗处”的男人闻声,眉角猛的一挑。

什么叫……再来一拳让他重新晕过去?

而且他现在究竟是为什么会重新闭上眼睛装晕?

夏芷芷对于男人的动作一无所知,她端着那碗白粥在沙发旁慢慢地蹲下,把手重新搭上了男人的额头。

从额头的温度判断,现在感觉应该是要比刚刚在外面的时候要好些了。

“先生,您醒醒,要么先坐起来把这粥喝了吧。”

咦~

就连夏芷芷说完这话都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恶寒之气。

她赶忙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居然还能用这么温柔的声线吐字啊。

但是不管她用的是什么语气说话,面前的男人仍然是眉头微皱、眼睛紧闭、纹丝不动。

“化学降温不成,那也就只好给你来点物理降温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