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流星般的爱情

流星般的爱情小说

流星般的爱情

糖糖 ● 著   /   现代   /   已完结  
来源:微小宝 时间:2020-05-14 14:45

由作者糖糖倾心打造的《流星般的爱情》是一本言情小说,程伽蓝盛琛宥是小说的两位主要人物。流星般的爱情全文讲述的是:程伽蓝迷迷糊糊的就和盛琛宥结了婚,虽然她是明面上的盛太太,可是谁都知道,盛琛宥在外有无数女人,她根本就不算什么。

开始阅读

波涛汹涌的海浪,一阵一阵拍击着沙滩。

远处的天边,慢慢的泛出了鱼肚白,一夜未眠的程伽蓝,坐在海岸附近的防沙堤上,纤细的双腿随意的搭在上面,哀凉的目光,望着潮起潮落。

“不冷吗?”

颀长的身躯,突然出现在程伽蓝的身旁,还有男人的外套,自然的罩在了她的身上。

盛琛宥也随之坐下,手里多了两杯咖啡,热热的,将其中一杯递给了她。

程伽蓝接过,苍白的脸上,扯过一丝虚弱的淡笑,“谢谢,不过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

“你希望我回去?”他的语气很淡,像她若是点头,他就真的会马上离开一样。

程伽蓝想了想,就说,“回来也好,陪我坐会儿吧!”

盛琛宥没说话,只是端起了咖啡,漫不经心的喝了一口,程伽蓝转过头,就撞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

心底像是凌乱了一般,她不得不犹豫了下才说,“多来这种地方坐坐,对心理治疗有好处的。”

盛琛宥却皱了下眉,“说你,还是说我?”

“额……”

程伽蓝无奈的叹息,这个男人,还真如张教授所说的,双商极高,可以轻易辨别出他人是否存在心理疾病。

“这个世界上,几乎每个都有心理疾病,所以盛先生的隐疾,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她说。

男人却不禁扯唇嗤笑,唇边漾起了邪魅的弧度,“我知道啊!”

简单的三个字,震痛了程伽蓝的耳膜。

她诧然的看向他,“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签什么保密协议?”

不过一个幽闭恐惧症,外加严重一些的PTSD,至于非要弄什么书面合同吗?!

“我有我的原因,就像你是程氏的私生女,不想被人指指点点道理差不多。”他难得的解释了句。

程伽蓝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禁皱眉,就知道不该和他谈论这种问题!

气氛又回归了沉默,寂静的四周,海浪翻滚,浪花涌动。

程伽蓝注视着那翻腾的海面,思绪漫游,反复回到了多年前,一时兴起,眸光扫着远处的大海,道了句,“关于这片大海,很多年前曾发生过一起事故,有印象吗?”

“你指的是十五年前,江立大桥突然坍塌,造成五十多人死亡的事件?”盛琛宥语速轻快的道出,目光分外幽深。

对于十五年前的那件事,他何止是有印象。

简直就是息息相关!

程伽蓝却看着他,心头泛起了一丝的酸楚,“十五年前,大桥坍塌那天,我和妹妹也在现场,但是,我却没能救她,眼睁睁的看着她就死在我的面前……”

这是持续在程伽蓝心底整整十五年的阴影,如影随形,时时刻刻笼罩着她。

多少次相同的梦境侵袭,午夜梦回,她都仿佛看到了年幼的妹妹,多想抓住她的手,避免那场噩梦的到来。

程伽蓝将刘海拨到了耳后,对着远处的朝阳眯起了眼睛,“所以啊,我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我是杀人犯,害死了自己的亲妹妹……”

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端着那杯已经凉了的咖啡,正想道句谢,却听到男人似笑非笑的开了口。

“十五年前,你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吧?”

刹那间,程伽蓝身体僵住。

十几年了,母亲的指责,大妈的埋怨,所有人的辱骂……她听了太多太多。

从未有一个人站出来,主动说上一句类似的话语。

是啊,十五年前,妹妹出事时,她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

让一个孩子,怎么去像成年人一样,挽救另一个人呢?

盛琛宥站起身,单手端起了她的脸,逼迫她看向自己,默默的端详了一会儿,忽然冷不丁的再度开口,“你有没有资格得到幸福,不是别人来决定的,程伽蓝,说出你的真心话!”

“真心话?”

她心下一惊,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摇头否认,“哪有什么真心话……”

望着女人蹩脚的否认,盛琛宥的唇角扬起一个不知是何蕴意的微笑,“说出来,万一我能帮你实现呢?”

“……”

他放开了她,看着远处升起的冉冉旭日,眯起了眼睛,“离开那个人!来我身边,我或许会娶了你。”

话音落地,等了许久,不见身旁之人回答,盛琛宥侧过身,却看到地上只剩下一杯咖啡,而程伽蓝,早已走远。

形单影只的背影,孤单,萧拓。

他注视着,幽深的眸色染满了杂绪,他摸了摸裤袋,拿出烟盒,点燃了一支烟,脑海中浮现了一些零散的画面。

大雨侵袭的天气,血腥味刺鼻的大街上,还有,女孩子慌乱无措的脸庞。

她应该还不知道,他到底找了她,有多久。

一夜未睡,程伽蓝却感觉不到丝毫的困意,和医院请了假,她开了个酒店,洗澡换衣服,然后出门。

明涛公司是个不算很大的房地产投资和装修公司,婚后一年左右,程伽蓝也未曾来过杜明涛的公司。

这是第一次,估计也是最后一次了。

将早已准备好退还的结婚首饰之类的东西,放在了杜明涛的办公桌上,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还有他怀里依附的,身材性感火辣的江珊珊,程伽蓝面色沉冷,毫无表情。

“离婚吧!再拖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她说。

杜明涛撇了眼桌上的协议书,冷笑,“有了外面的野男人,现在底气也硬了啊!怎么?被野男人操了?”

“野男人?”

刺耳的三个字,让程伽蓝重复出声,脑海中浮现的,都是昨晚杜明涛看见盛琛宥时的奴颜媚骨。

一瞬间,心底更加烦躁,唇边也衍生出讥讽的弧度,但道出的声音,还是柔柔的,“见到盛先生时,你怎么不敢这么称呼呢?”

“程伽蓝!你个臭贱货,少在这儿给脸不要脸!”杜明涛暴跳如雷,站起身,一把将协议书撕的粉碎!

他还扬言,“老子就是不同意!你走到哪里,都是我杜明涛的老婆!就要拖死你,反正姗姗也怀孕了,没有你,老子也照样可以当爹!”

“杜明涛,奉劝你一句,惹我,对你没好处!”程伽蓝漠然的从包里又拿出一份协议书,再度扔到了办公桌上。

江珊珊在旁挑唆,“明涛呀,你看看,她那是什么态度!贱人偷了人,还敢用这种语气,真过分!”

杜明涛怒火燎原,绕过来,朝着程伽蓝抡起了巴掌,但手腕却被对方精准的拦下,并狠狠的甩开了。

程伽蓝不屑的视线轻蔑的撇着男人,留下最后一句话,拂身离去。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猜你喜欢
收藏榜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