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希音徐令则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已完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已完结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已完结

发表时间:2020/2/14 19:49:45 作者:小m愚

顾希音徐令则小说《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已完结。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讲的是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精彩阅读:徐令则不是秦骁,那也一定是他的左膀右臂,出生入死的交情。顾希音背着药篓,抱着顾崽崽出门去。她前脚出门,后脚顾长泽就出来了,将军,属下要饿死了!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推荐指数:★★★★★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在线阅读>>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精选章节

徐令则不是秦骁,那也一定是他的左膀右臂,出生入死的交情。

伤痛并不是一句“他解脱了”就能完全驱散。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刚才她分明看到,徐令则努力向上看,害怕眼中的泪流出来。

唉。

顾希音背着药篓,抱着顾崽崽出门去。

她前脚出门,后脚顾长泽就出来了,“将军,属下要饿死了!”

一会儿,顾长泽自己从厨房里找出吃食,一边吃一边对徐令则道:“顾姑娘的厨艺真是绝了。穷乡僻壤就这么点东西,她还能做出这么多花样。”

“秦骁死了。”徐令则道。

顾长泽:“……死了就死了呗。那不是您让观庭去做的吗?要不是舍不得顾姑娘的饭,我就去了。”

他把饭粒子扒得到处都是,徐令则皱起眉头:“一会儿收拾好!”

“收拾,收拾!”

顾长泽大口扒饭,道:“将军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嗯?”

“顾姑娘出身建安侯府,那和我,岂不是亲戚?我算了下,还没出五服呢!论辈分,我还是她叔叔。将来您要是娶了她,岂不是也得喊我一声叔叔?”他挤眉弄眼欢快地道。

“滚!”

顾长泽得意大笑。

把剩下的饭菜都打扫一空,顾长泽心满意足地拍着肚子道:“托您的福,总算吃了顿饱饭。”

“托秦骁死了的福。”徐令则面无表情地道。

顾长泽又笑了,摸着下巴道:“死得好!我这侄女,真是个妙人儿,幸亏没在建安侯府长大,否则肯定不能这么有趣儿。”

建安侯府就是个破落户儿,经常到他们府上打秋风,即使他不在家也有所耳闻。

“不准提侄女这事!回头查一下她的身世。”

顾长泽明白她是谁,立刻称是。

“将军,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等着,明年春天再说。”徐令则淡淡道。

“是。”

温柔乡,英雄冢,古人诚不我欺。

不过对于顾长泽来说,能在这里混吃混喝,他也十分愿意。

看着徐令则望着高天陷入沉默,顾长泽一边吭哧吭哧洗碗一边傻呵呵地问:“将军,您在想什么?”

一定是在想顾希音。

他跟着将军十几年,就没见他身边有过任何女人,母蚊子都没有一只。

没出那件事情之前,将军的名声还没有那么坏,不至于人人喊打,而且还有一张好面皮的时候,他就不解风情。

有女子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假装受伤、落水……他都视而不见。

可是将军,对顾希音明显不一样。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没毛病。

“我在想,顾崽崽不在,不能诬赖它吃了剩下的饭菜。”徐令则道。

顾长泽:“……”

混的不如一条狗,这个前四品神威将军想要去死一死。

“收拾完了就滚吧。”徐令则不客气地撵人。

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思考。

顾希音竟然觉得,弑父也是可以考虑缘由的一件事情……心中冰封千丈的某、处,似乎隐隐开始松动。

但是这个并不是他主要考虑的问题。

他在想,秦骁死了,他是不是应该悲伤,又应该悲伤到什么程度,持续多久呢?

他享受被顾希音小心翼翼对待,但是也知道,这太自私。

总之,这是一件需要好好考虑,如何把握尺度的问题。

顾希音回来后竟然破天荒的没问剩下饭菜哪里去了的问题,眼神不住地偷瞄徐令则。

见他眼睛里没有血丝,她松了口气,把顾崽崽交给他洗澡,自己去厨房做饭。

吃饭的时候,她开口道:“九哥,我今日挖了些好药材,明日要去县城一趟,那里能卖上高价,顺便把胭脂给常二哥送去。”

徐令则“嗯”了一声。

“我晚上和面,明早给你包一锅包子,中午你就自己热包子吃……”顾希音嘱咐道,“别欺负崽崽。”

她也不傻,顾崽崽那么怕徐令则,肯定是这人背后做了什么。

晚上,徐令则辗转反侧,许久都没有睡着。

顾希音之前说过,要等人回来取胭脂,她也不缺银子,而且很多药材都是要炮制后再卖,今天挖到了什么,她要如此迫不及待地进城?

他隐隐觉得,顾希音进城这件事情,别有隐情。

想到她瞒着自己,徐令则心里莫名地有些不舒服。

半夜他听到顾希音的厢房里有动静,似乎她在说梦话,而且听起来有些激烈,不由披衣起身出门。

顾希音确实在做梦。

她梦见了前世,梦见了自己父母。

她出生在一个特别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姐姐是老师,她是医生。

她无法想象,自己出事以后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会怎样的伤心难过。

刚来的时候她一直接受不了现实,苦苦寻找回去的办法,甚至还去烧香拜佛,但是却什么用都没有。

最绝望的时候,顾希音想,为什么穿越大神不给她一个任务,哪怕是刀山火海才能完成的任务都行,只要能让她有希望回去。

本来这已经成为她心中结痂的伤疤,但是白日和徐令则讨论了秦骁弑父的事情,晚上她就做梦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她梦见父母和姐姐都在车上,车飞快地离开,她在后面跟着喊啊喊啊,让他们等等自己,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距离越来越远。

顾希音是哭醒的,枕上冰凉一片。

原来是梦。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床顶平息了许久才喃喃地道:“回不去了,你还想什么!”

站在门外的徐令则听见这话,心思复杂。

刚才她一直喊“等等我,不要抛下我”,是梦见了容启秀吗?

他想,即使顾希音表现出来得再豁达,心里终究是没有放下。

这也是情理之中,付出了那么多,感情、金银,最后得到的只有背叛,谁能释怀?

顾希音坐起身来,想下床去倒杯水喝,却猛地看见窗纸上影影绰绰的人形。

“九哥?!”她下意识地把手伸到枕头下,那里藏着一把匕首。

“嗯。起来方便,你还没睡?”徐令则的声线没什么起伏。

“哦,吓死我了!”顾希音松了口气,“我以为进了人要查你,没事,你快回去睡吧。”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 评分:10
  • 简述:穿越古言
  • 来源:原创书殿
  • 作者:小m愚

偷肉贼还想偷心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