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在哪看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在哪看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在哪看

发表时间:2020-02-14 19:49 作者:小m愚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在哪里看?《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主角是顾希音徐令则,柒一文学网给您提供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小说精彩节选:顾希音做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整个人纠结地像麻花。徐令则抱着顾崽崽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着她精神恍惚,眉头不由皱起。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推荐指数:★★★★★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在线阅读>>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精选章节

顾希音做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整个人纠结地像麻花。

徐令则抱着顾崽崽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着她精神恍惚,眉头不由皱起。

她是不是出去听到了容家什么消息受了刺激?

他回京之后第一件事情,从收拾建安侯府变成了收拾容启秀,连带着林家。

顾希音今天做了四菜一汤,樱桃肉,栗子炖鸡,八宝豆腐,凉拌藕片,鱼丸汤,比平时多了两个菜,而且量也很大。

“九哥,你多吃点。”

吃完了我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徐令则不动声色地从她手中接过饭碗,低头吃饭,捡了一块鸡肉扔给顾崽崽,后者立刻没有原则的摇着尾巴讨好他。

顾希音吃几口就想叹气,强忍住又忍不住偷偷从饭碗里抬眼看徐令则。

徐令则原本只假装看不到,但是最后实在受不了她灼灼的目光,道:“你总是看我做什么?”

“没事没事,秀色可餐。”

“……”

躲在外面的顾长泽都快哭了,主子吃饭他闻味,这种酷刑还不算,还要给他塞一口狗粮,摔!

在他的认知里,主子都和这建安侯府的姑娘“同床共枕”了,将来自然要做一对的。

后来谢观庭反对他这种臆想的时候,顾长泽还理直气壮地道:“将军是不是睡顾姑娘的床,枕了她的枕头?”

吃完饭,顾希音收拾了碗筷,擦干净手走过来,有些艰难地开口:“九哥,有件事情我想和你说。”

“嗯,你说。”时值正午,阳光最好,徐令则在帮顾希音翻晒药材。

阳光给他高大的身形镀上了一层光芒,让顾希音有些晃神,再一次被他出色的外貌惊艳到。

“嗯?”徐令则扭头看她。

“那个……”顾希音鼓足勇气,告诉自己早晚都得接受现实,长痛不如短痛,“我听说,秦将军没了。”

徐令则愣住了。

原来她回来之后一直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模样是因为这件事情。

“九哥,虽然我是道听途说,但是,但是秦将军的海补文书,已经被撕下了。”

那个告示,除非官家或者土匪,没人敢动;单单把秦骁的那张撕下来,应该是官府所为,侧面印证了秦骁的死亡。

顾希音还在犹豫,她要不要告诉他,秦骁是坠崖而亡,死状凄惨?

这个打击太大了,古人讲究视死而生,对于身后之事也很在乎。

可是如果她不说,徐令则以后知道,又要痛彻心扉地难受一遍。

顾希音还是说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徐令则的神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令则开口:“人又不是你杀的,你这低头认罪的模样做什么?”

“嗯?”顾希音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从他的话音中,她没有听出多少悲伤。

徐令则黑色的瞳仁中也没有多少伤感,看起来倒是像……嘲讽?

顾希音心如擂鼓,脑海中有无数念头闪过。

“不用胡思乱想,我不是秦……将军的对头,也不希望他死。”徐令则一语戳穿她的想法。

顾希音讪讪地道:“我没那么想。”

“死对他来说,可能比活着更好。”徐令则声音苍凉,似乎全身都在散发着一种令人绝望的气息。

顾希音不理解,因为好死不如赖活着,像她这样异世的一缕幽魂,不也在努力地活着吗?

当然,为情所困的时候脑子进水,不在考虑范围内。

“你听说过秦将军的事情吗?”徐令则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似乎有一把滚刀,不停地在他心中搅动着,血肉模糊。

“听过。”

听过太多,以至于她不明白,徐令则想说的是哪一桩。

“弑父,你肯定也知道。”徐令则抬眼看向院墙之外的梧桐树,神情说不出的落寞伤痛。

藏匿于暗处的顾长泽,握剑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这是将军的“死穴”,从来不允许任何人提起。

谁也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后来先皇赦免将军的时候,群臣激愤,百姓抗议。

就是顾长泽,也并不知道真相,但是他相信,一定别有内情。

“这个,我确实听说过。”顾希音实话实说。

“所以,这样的人死了,你不应该和众人一起,觉得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吗?”徐令则面色嘲讽地道。

“我不觉得。”顾希音毫不犹豫地摇头。

她的回答让徐令则冰冻的表情瞬间有了裂痕。

“为什么?”徐令则听着自己的声音轻飘飘的。

那不是他本意,他应该对此沉默的;那大概是来自于灵魂的不甘心,又带着某种隐隐的期待。

“因为我不了解情况啊。”顾希音坦然道,“平白无故的,谁会弑父?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谁知道这背后有着怎样曲折的隐情?

一个正常家庭养大的正常孩子,无缘无故怎么会有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

她不以恶意揣测死者,但是也不会对于生者轻下断言。

徐令则眼中突然迸发出一种近乎灼眼的明亮,然而转瞬即逝,快到顾希音完全没有捕捉到。

“无论什么缘故,弑父这条罪名,板上钉钉。”徐令则道,“所以秦将军死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原来是这样吗?”顾希音喃喃地道,“可是我总觉得……”

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话她含在嘴里,不知道该如何说。

徐令则心中控制不住地激动,等着她的下文。

可是顾希音却摆摆手:“算了,不说了,人已经不在了。九哥,你节哀顺便。”

“如果你是担心我,那大可不必。生死有命,我们选择上战场之前,就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早晚会有这一天。”徐令则淡淡道。

那能一样吗?马革裹尸那是一种荣耀,现在秦骁死得,多憋屈。

可是顾希音忍住了。

她说:“九哥,趁着天好,我去山上采药,傍晚才回来,你自己在家别出去。崽崽,跟娘走!”

她要给徐令则留出空间,让他充分释放悲伤。

并不是外表冷情的人,就真的没心没肺。

有些伤痛,难以对外人启齿,她懂。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侯门医女:我劝将军要善良

  • 评分:10
  • 简述:穿越古言
  • 来源:原创书殿
  • 作者:小m愚

偷肉贼还想偷心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