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溶秦尚城小说名叫什么-花溶秦尚城小说一夜新娘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花溶秦尚城小说名叫什么

花溶秦尚城小说名叫什么

发表时间:2019/12/3 11:34:51 作者:月斜影清

花溶秦尚城小说名叫《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是月斜影清创作的优质言情小说,花溶秦尚城一夜新娘小说精彩节选:既然如此,你就放心上战场,婉婉和你姐姐,我都会好好替你照顾的。岳鹏举转身,又停下,眼神十分坚定:王爷,我有一个请求。

一夜新娘推荐指数:★★★★★
>>《一夜新娘》在线阅读>>

《一夜新娘》精选章节

“傻孩子,天下哪有弟弟娶姐姐的?那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耻笑的。岳公子英雄了得,可不是这种人。”李氏压低了声音,“小姐,还记得那个曾救我们的秦大王吧?他都说了,花溶是他的老婆,他正在找她哪。”

姐姐之外,又加上一重“有夫之妇”的身份,婉婉松一口气:“我差点忘了,秦大王的确说花姐姐是他的老婆。”

李氏见她放心,立刻宽慰她:“小姐,不要东想西想了,你想想,这婚是谁赐的?”她的声音小了下去,“如今,皇上已落入金人手里,皇家子孙只剩下九王爷一人。他很可能就是今后的皇上。有他做主,岳鹏举敢不依?你放一万个心好了。九王爷还赐了宅子给姑爷,待时局平息点,我们就回宅子,命令丫鬟仆妇收拾一番,只等姑爷凯旋回来成亲……”

婉婉听她分析得头头是道,大大地放了心,这一夜安寝不提。

还有一会儿,就要天明了。

花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

心里一块坚固的屏障,仿佛瞬间被人攻破——这时才意识到,这些日子,自己已经那么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和鹏举,不会分开,他属于自己一个人,一直保护自己。因为这样,所以才能在这个可怕的世界坚持下来。没想到,只一夜之间,他的身份就变了——变成了其他女人的丈夫!

从此,他要保护、守候的,就是婉婉,而非自己了。

怀里揣着的头钗,贴着胸口,滚烫,仿佛要灼伤人的心脏。

她摸出来,放在一边,这是弟弟送给姐姐的吗?

丈夫和“弟弟”,其间的差距,何止千里万里?

国破家亡,金兵见女人就抢,又想到做梦都会被吓醒的秦大王那种拖着自己头发在沙滩上走过的凶残,真不敢想象,要是再落在秦大王手里,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

心里忽然有些忿忿的,婉婉需要保护,自己就不需要么?天下男子那么多,婉婉为什么非得要鹏举来保护?

她在黑夜里蒙着被子,眼泪不由得滚落下来。

黎明刚到。

岳鹏举拿了枪来到校场晨练。

远远地,他看到花溶在一角练习射击。他走过去,只见花溶满头大汗,不知已经练习多久了。这些日子,他都和花溶在一起,忽然分开,很不习惯。见她起得格外早,就道:“姐姐,你今天这么早?”

花溶收箭,微笑道:“我本领不济,得多练习。”

他心里一震,立刻意识到,她多次遇险,害怕这乱世,又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所以,不得不加倍努力练功以求自保。

他在黎明的微光里细细地看她,但见她双目微微红肿,眼里全是血丝,显然这一夜,也不曾入眠。

她也不经意地看他,竟然发现,一夜之间,俊雅的少年胡子拉碴,眼珠子也是血红的。加上受伤的手臂,更是显得憔悴。

岳鹏举这一夜的痛苦,难以言说。他做梦也不曾想到,一夕之间,自己就被指派了一个“妻子”,却不是自己要的那个人。从少年时代开始,心中就藏了一个人,少时当她姐姐,长大了,再相逢,她还是那个美丽的少女,却是孱弱而孤寂的,无依无靠。那个时候起,就决定这一辈子要做她的依靠。可是,风云突变,一切快得措手不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他从未经历过这种痛苦的煎熬,这一夜,竟然比受伤还难受,仿佛最可宝贵的一样东西,就要失去了。心里有话,也无从表达。

“姐姐!”

“鹏举!”

花溶见他欲言又止,也不问他,依旧在一边练习起来。岳鹏举也无话可说,只把枪舞得虎虎生风。

当第一缕朝阳探出头时,二人结束了晨练。

花溶正要走,岳鹏举叫住她:“姐姐……”

她慢慢回头,笑一下:“鹏举,我昨夜忘了恭喜你。呵呵,郡主才貌双全,你今后要好好待她。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你长大了,该娶妻生子了。这些事,原本该姐姐替你张罗,可姐姐没忙过来,好在现在有王爷赐婚,我就不用多操心了……”

“姐姐,我不会……”

他话音未落,只见九王爷在两名卫士的护驾下,也晨练完毕走过来,老远就招呼二人:“你们姐弟比本王更早啊……”

花溶匆匆一礼:“见过王爷。”

“溶儿不必多礼。”

岳鹏举听得这声“溶儿”,心里一震,但见九王爷瞧着姐姐,眼神十分温柔,忽然想起他曾欲纳姐姐为妾的事情,心里又急又怕,九王爷会不会又旧事重提?

花溶不欲停留,转身要走,九王爷见她晨练后,脸颊更是白里透红,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遮盖了眼里的憔悴,柔声道:“溶儿,陪本王走走吧。”

她移开目光,心烦意乱:“请王爷恕罪,我口渴,想先回去喝杯水。”

九王爷细看她一眼,也没有再挽留,只说:“好的。”

花溶急急忙忙走了,九王爷看着静立一旁的岳鹏举:“鹏举,你伤势无碍吧?”

“谢王爷关心,休养了一夜,都是皮外伤,不碍事。”

“既然如此,你就放心上战场,婉婉和你姐姐,我都会好好替你照顾的。”

“谢王爷。”

“你退下吧。”

岳鹏举转身,又停下,眼神十分坚定:“王爷,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小人无才无德,不敢高攀郡主,请王爷收回成命解除婚约……”

“鹏举,你过谦了!”九王爷不经意地打断了他的话,依旧和颜悦色:“儿女情长,乃是区区小事,鹏举,这些都以后再说吧。唉,现在的第一要务是汇聚勤王之师,驱逐金人,还我河山。鹏举,本王手下要是再多几个像你这般忠勇的人才,何愁大事不成!”

“王爷,岳鹏举战死沙场,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只是,决不能娶郡主。”

“鹏举,此事暂缓,一切,等局势稍缓再说。”

岳鹏举无法,只得默然退下。

回到屋子,已有知州府的仆妇送来早点。丫鬟仆妇们听说岳鹏举就是昨晚以身替险营救九王爷立了大功的英雄,都来偷偷窥视,正嘻嘻哈哈地议论他相貌英俊,见郡主和乳母李氏端了早点匆匆前来。一个个悄然退下。

婉婉亲自拿了几味点心:“岳大哥,你尝尝这个……”

岳鹏举就着手里的馒头小菜,淡淡道:“我习惯吃这个。”

李氏笑道:“姑爷,我家小姐以前在家里什么都没做过,为了您,她今天一早就起床做了这么多点心,您无论如何也得尝尝,可不能辜负了小姐的一片心意……”

花溶默然站在门口,分手后,终究还是记挂着岳鹏举伤口,想趁早餐时来看看,但见有婉婉细心照料,情知用不着自己了,黯然叹息一声,悄然离开了。

“岳大哥,你尝尝嘛……”

岳鹏举放下碗筷站起来,淡淡道:“我粗茶淡饭惯了,不喜这种精致点心,一切习惯都和郡主不同,希望郡主今后不必费心了。今天还有军情商议,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就走。

婉婉见他的背影消失,哭丧了脸:“乳娘,你看这是什么嘛!”

李氏拉着她出来,小声道:“小姐,姑爷忙于军情,你就体谅他一点。”

婉婉嘟了嘴巴:“我怎么觉得他就像一块木头?”

李氏笑道:“男人都是这样,没开窍呢。等开窍后就好了。”

“那他什么时候才会开窍?”

“洞房花烛夜后啊。”

婉婉羞红了脸:“乳娘,你又取笑人家。”

“我的好小姐,快别生气啦。回去吧,我们先回去。”

这一天的中餐晚餐,都不曾见到花溶,到晚饭后,岳鹏举再也坐不住了,略一打听,只说花溶身体不适在女眷府休息。

他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其他,就直奔花溶的住所。

花溶饭后正要出来寻他,一出门,见他匆匆而来,笑道:“鹏举,我正要找你呢。几次都说你和九王爷、宗大人等在商议军情,所以没法打扰。呵呵,快进来坐吧。”

岳鹏举走进去,房间里生着一盆火,两人围着火盆坐下。

“姐姐……”

“鹏举……”

花溶笑道:“鹏举,还是我先说吧。”

他点点头。

花溶缓缓从怀里摸出一支发钗,翠绿的颜色,晶莹剔透,正是岳鹏举以前送她的。

“鹏举,你要娶妻成家了,姐姐也没什么可给你下聘的,临时,也准备不了礼物。这支钗,你就拿去送给婉婉吧……”

心里像被烙了一下,岳鹏举慌忙将手移开:“姐姐,我不会娶婉婉!一定不会!”

九王爷赐婚,宗大人主婚,婉婉,他是非娶不可的!

花溶心里一阵悲伤,却依旧微笑着:“鹏举,说什么傻话呢。你从小孤苦,今后有个稳定的家也是好事……”

急切得一颗心要跳出来,却装不回去,岳鹏举急急忙忙地打断了她的话,“姐姐,由于前方军情紧急,九王爷令我今晚就开拔。我走后,无人照顾你,你要好好保重,等我回来……”

他又从怀里摸出一包黄金来:“姐姐,这是九王爷给我的赏赐,以前都分给兄弟们,现在,我孤身一人,就全部留给姐姐,急难的时候,你好有个防身的。”

花溶习惯性地正要去接过,却忽然想起已是今非昔比。她悄然缩回手,依赖性这种东西就像杂草,生命力强悍,依赖了一次,就想着第二次、第三次……可是,鹏举,他已经是郡主的依靠,而不是自己的。如果养成了习惯,以后,自己又该怎么独立生存?

一夜新娘

一夜新娘

  • 评分:10
  • 简述:影视原著
  • 来源:有梦
  • 作者:月斜影清

爱她怜她之人。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