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溶秦尚城一夜新娘小说by月斜影清-花溶秦尚城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花溶秦尚城小说by月斜影清

花溶秦尚城小说by月斜影清

发表时间:2019/12/3 11:34:50 作者:月斜影清

花溶秦尚城小说《一夜新娘》是作者月斜影清所著,花溶秦尚城一夜新娘小说情节设定精妙绝伦,实属佳作。花溶秦尚城小说内容精选:可惜已经迟了一步,几名蒙面刺客杀到,无一不是顶尖的高手。二人匆忙抵挡,花溶小箭发出,连射三人,众人的目标原不在她,只团团围住九王爷。

一夜新娘推荐指数:★★★★★
>>《一夜新娘》在线阅读>>

《一夜新娘》精选章节

这一口鸡肉咬在嘴里,顿时味同嚼蜡,这一路上,见他对花溶简直是无微不至,完全不似弟弟对姐姐,倒像哥哥对妹妹,甚至比哥哥还细心体贴。她更是觉得奇怪,心想,这天下哪里有如此体贴的弟弟?

她忽然道:“花姐姐,你和岳大哥是姐弟,为什么你姓花,他姓岳啊?”

花溶受了那次风寒,本未痊愈,又奔波几天,早已倦了,正微微靠在岳鹏举肩头,闭目要睡着,听得婉婉问自己,还没回答,却听岳鹏举先回答:“我们又不是亲姐弟,自然不同姓。”

婉婉早已猜测他二人并非亲姐弟,立刻又道:“那,你们?”

花溶睡眼朦胧,只道:“太累了,大家先休息吧,明日一早还要赶路呢。”

婉婉心有不甘,又不好再问,只得依着乳母睡下了。

第二天,众人上路,一入磁州境内,就得到一个可喜的消息,九王爷的勤王之师已经驻扎在此,九王爷本人在磁州知州府宗泽老先生的府邸。

岳鹏举早年曾和宗大人颇有渊源,刚上战场后曾转战他麾下,多得他提携,算得他的门生,是以一通报,侍卫立刻就将众人带了进去。

九王爷正在和宗泽商量对策,得报岳鹏举花溶一行求见,急忙亲迎出来。四人等在厅里,见九王爷出来,花溶又是惭愧又是激动,立刻行礼:“九王爷,花溶有罪,辜负了您的嘱托……”

九王爷早已得知妻儿皆为金人所擒,伤痛在心,却不动声色,长叹一声,扶起她:“花溶,你就不必自责了,宋国遭此大难,父王皇兄和千军万马都无可奈何,你小小女子能有什么办法?你能逃出来,本王就很开心了。”

花溶抬起头,见他眼眶深陷,神色惨然,那么精神的一个人,显然不知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才会憔悴如此。听他如此一说,更是不安:“我和徐将军走散了,目前连他的下落也不知道。”

九王爷依旧和颜悦色:“幸得你先逃出来,如今,能逃一个算一个。”

岳鹏举也和宗泽、九王爷等见过礼,这时,九王爷才见到一直缩在岳鹏举身后的婉婉,

皱皱眉:“婉婉,是你吗?”

婉婉“哇”地一声哭起来,跪下去:“九哥……”

原来,婉婉是宗室之女,是九王爷的堂妹。九王爷曾见过她一面,见她逃出来,心中略喜:“万幸啊,婉婉,快快起来。”

婉婉一路上并不说明自己身份,二人也不便细问,直到此时,岳鹏举和花溶才知道她原来是郡主身份,难怪气派那么大。

婉婉哭得梨花带雨:“九哥,天薇公主她……她和我一起逃跑,我们两次走散,她被金兵误认为是天香公主抓走了……”

在几十兄弟姐妹中,九王爷和天薇公主最为亲密,听得最宠爱的妹妹也落入金人手里,他扶着额头,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喃喃道:“串珠终究也是躲不过这一劫……”

串珠正是天薇公主的小名。

“天薇公主被抓走,估计也被关在刘家寺……我和乳娘幸得岳公子救助,才能侥幸逃脱金人的魔掌……”婉婉哭哭啼啼,目光看向岳鹏举,异常感激,“九哥,是岳公子救了我们……”

九王爷立刻道:“鹏举,多谢你。”

岳鹏举肃然道:“不敢!这是末将分内之事。”

“我遇到天薇公主,她说皇上四天前又不得不再次去了金营,这一次,估计再也出不来了。皇上被扣押后,所有公主女眷都被抓走,所有皇子皇孙也被集中起来……宫里只剩下太上皇……”

皇室女眷基本被关在刘家寺,其中还包括九王爷的家眷。九王爷双眼血红:“不行,本王一定赶回京城,营救她们……”

宗泽急忙道:“万万不可!王爷,此时,皇家子弟几乎被一网打尽,就剩下您一个人维系大宋安危。您要去了金营,就落入金人的陷阱,从此,我大宋真要亡了……”

岳鹏举也道:“九王爷三思,金人狡诈多端,万万不可前去……”

九王爷悲伤过度,拂袖道:“你们不必多劝,本王一定会去的。现在是我的妻儿,以后,就是父皇母妃,难道我也都坐视不管?宗大人,你立刻准备军马,我们明天就启程。”

众人不敢再劝,虽心急如焚,也无可奈何。

夜,已深了。

磁州知府虽然算不上奢华,可是,比起逃亡的日子,已经不啻为天堂了。

花溶和婉婉等女眷被安排在一栋独立的院子里。暖被热汤,但终究心绪不宁,花溶在床上,折腾半晌,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有人敲门,一名小丫鬟进来:“花小姐,王爷的侍卫樊纲求见。”

樊纲和许才之长期在九王爷身边,花溶跟他也很熟悉,立刻道:“快请进来。”

她立刻穿衣下床,到客厅里,樊纲神色慌张:“花小姐,求您一件事情……”

“樊大人请讲。”

“恳请花小姐劝劝王爷,他此刻无论如何也不能回京做人质,否则,大宋真的就完了。现在,所有人劝说他都不听,花小姐,请您务必去劝劝……”

她迟疑半晌:“王爷执着,连宗大人劝说都无济于事,只怕我……”

王爷想立花溶为侧妃的事情,他和许才之都知道,此刻,已经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她的身上,再次下拜:“花小姐,你和王爷认识多年,王爷一直欣赏您,多少会听你的劝说,求你了……”

“唉,也罢,我去看看。”

“多谢。”

风雪虽然停止,寒气依旧袭人,老远地,她看到花园的一棵梧桐树下站着一个人,身影孤清,寂寞徘徊,正是九王爷。

虽然多日劳累,可是悲痛淤积在心里,哪里能合眼休息?九王爷稍一冷静,便真正衡量起要不要回去。

月色无声。

花溶在九王爷背后站了一会儿,才鼓足勇气开口:“王爷,您明天还是不要回去罢。金人控制了整个开封,我亲眼目睹了皇上去谈判的过程,如今,皇上再次落入金人手里,据说王子皇孙也被一网打尽,只余下一个您是大宋的最后希望,您这一回去,只怕再也出不来了。如今,金军主帅宗翰早已放出风声要擒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回去,不但救不了他们,也是白白牺牲自己,还请王爷三思……”

九王爷长叹一声。几乎是一夜之间,父母妻儿,兄弟姐妹,所有亲人,都被一网打尽,变成了彻彻底底一个孤家寡人。

自认识九王爷以来,一直觉得他运筹帷幄,武功高强,是个很有力量的人,花溶第一次听他如此悲叹,心里很是凄楚,她上前一步,将樊纲交给自己带去的大毛裘轻轻披在他的肩上,低声道:“王爷,你还是不要回去吧。万千百姓和军民都指望着您,希望能够在您的带领下,打败金军……”

那双温柔妩媚的手披好大裘,正要放下的瞬间,九王爷忽然转身,一把抱住了她,声音哽咽:“溶儿,我没有亲人了,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这一声“溶儿”,何止包含了千言万语!花溶生平第一次听得人如此叫自己,也顾不得多想,但愿他能振作,急切道:“王爷,你还有千军万马,还有大宋百姓臣民!只有你的带领,才能击败金军,重振河山。”

九王爷伏在她的肩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声音坚决:“好,我一定会打败金人的!”

花溶喜得几乎要跳起来:“王爷,多谢,多谢您想通了。”

“溶儿,你跟在我身边吧,我现在需要人手。”

“会的,我一定会。王妃她们被关在刘家寺,金军一时三刻估计还不会启程,我会伺机再去救援,王爷,您请放心……”

九王爷尚未回答,忽然听得一阵嗖嗖的声音,这时,花溶声音也变了,立刻推开他:“王爷快走,有刺客……”

可惜已经迟了一步,几名蒙面刺客杀到,无一不是顶尖的高手。

二人匆忙抵挡,花溶小箭发出,连射三人,众人的目标原不在她,只团团围住九王爷。九王爷这些日子伤心过度,身子虚弱,功力大减,抵挡不住,花溶顾不得多想,见一刀砍来,拼命护住他,那一刀几乎砍在她的眉心,九王爷喝一声:“溶儿,闪开……”用力一推,竟将她推开,二人侥幸逃脱,可是,更猛的攻击又到了,一时间险象环生。

一名使刀的刺客混乱中,直刺九王爷心窝,九王爷一横身,背面一柄刀又砍来,花溶被两名刺客缠住,根本无法再来营救,眼看九王爷躲闪不过,忽然听得一阵怒吼,竟是一人生生替了自己一刀,他急忙翻身,见是岳鹏举赶来,长枪横挑,一只手臂鲜血淋漓。

花溶惊道:“鹏举,你……”

“姐姐,快护送王爷离开……”

这时,卫士已经闻讯赶来,几名刺客见无法脱身,竟然咬破牙齿,一一自杀,显是牙齿中藏了剧毒。

一名侍卫去掀开面巾,全是金人派来的刺客。

众人匆忙汇聚到大厅,混乱中,花溶拉着岳鹏举,见他浑身都是血,又急又怕,两名知州府的大夫已经在替他包扎了,他替九王爷挡了两刀,一刀刺在左肩,一刀砍在右肋,幸好都是皮外伤,无性命之虞。

待包扎完毕,九王爷才长叹一声:“鹏举,若不是你姐弟忠心护卫,明年今日就是本王的祭日了。”

“末将伤势并不严重,王爷不必挂虑,行军之人,这不过是区区小伤。”

九王爷再看花溶,但见她只专注地瞧岳鹏举的伤势,听到称赞自己,才转过眼,微微一笑:“王爷无恙,就是万幸。”

一夜新娘

一夜新娘

  • 评分:10
  • 简述:影视原著
  • 来源:有梦
  • 作者:月斜影清

爱她怜她之人。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