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为后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已完结-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小说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已完结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已完结

发表时间:2019/12/3 11:22:38 作者:月斜影清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已完结。女奴为后一夜新娘花溶秦尚城小说讲的是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小说精彩阅读:李氏原以为是仗义的好汉,见他如此凶狠,不敢再求,但更不敢独自离开,只唯唯诺诺地跟在众人身后。李兴浑身是血,喘息不止:大王,我们该怎么办?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推荐指数:★★★★★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在线阅读>>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精选章节

浑身滚烫,心里却轻松入沐浴在三月的春风里。花溶的脸紧紧贴在那个坚实的胸膛里,听得他焦虑的声音:“姐姐,姐姐……”

她想答应,却说不出话来,只微笑,手轻轻搂住他的身子。

“婉婉她们呢?”

“我去带她一起走。”

“嗯,快去找她,可不能让她落入金兵手里。”

“好。”

二人跑回那片矮墙,只见稻草纷乱,哪里还有丝毫人影?岳鹏举大喊几声,周围空无一人,想必婉婉不是被乱军抓走就是离开了。

他心下歉然,但见怀里的花溶额头滚烫,神智已经迷糊,也顾不得其他,打马就往前面跑。二人终于在一间房舍停下,周围是几户乡民,门户紧闭,而这一家早已逃亡,屋里只有一张空荡荡的大床,床上的破被满是尘土。

岳鹏举拂掉花溶身上的雪花,一包东西在怀里鼓鼓的,装得那么好,他摸出来,原来是一包干粮,正是花溶从国禄那里骗来的。他轻轻将花溶放到床上,用破棉被将她盖住,摸摸她的额头,烫得厉害,赶紧撕了一块衣襟粘了雪水敷在她额头上,又去厨房乱翻,颗粒皆无,却在墙角里发现两三片发霉的生姜,立刻烧水煮了,喂花溶喝下。然后,又劈了一张破烂的旧椅子生了一堆火,屋里总算暖和了一点。

门外,风雪大作,迷迷糊糊的,花溶仿佛回到了那片荒芜的海岛上,被秦大王拖着头发,在烈日下的沙滩上走过,仿佛示众的女奴,细细的沙子刮过小腿,汗水和着血水,钻心疼痛,然后,衣服被撕裂,却是一众金兵淫笑着拿着粗大的绳子缚上来……

“不要,不要,救我,救我……”她惨叫一声,腿一蹬,几乎从床上跳起来。

“姐姐,怎么啦?”

“救我,救我……”她紧紧抓住他的手,指甲几乎掐入他的肉里。

岳鹏举抱住她,见她眼神散乱,很快又闭上,才知她肯定是做了噩梦。心里又悔恨又后怕,如此乱世,真是一刻也不能和她分开,否则,她转眼就会落入可怕的境地。他叹息一声,轻轻将她放回床上,但觉床沿冰凉,破被冰凉,几乎没有丝毫的温度,又见她的手紧紧抓住自己不松开,干脆将她抱到火堆边坐下。

花溶的头靠在他怀里,浑身时冷时热。岳鹏举迟疑一下,将胸前的衣服解开,她的脸一挨着他的温暖坚实的胸膛,仿佛很是舒适,沉沉地伏在他怀里睡着了。

生平第一次如此靠近一个女子,而且是从小心目中的女神,他心里又是悲伤又是激动,身子竟然微微发抖,手心几乎要冒出汗水,浑身就比花溶还烫。他拉上长袍将她如婴儿一般裹住,火光下,她的脸满是嫣红,高热尚未褪去。

他又是怜惜又是担忧,真不知这样的乱世,要如何才能让她过上安定的日子?

花溶睁开眼睛,已是黄昏。

光线黯淡,仿佛被什么罩住了,她“唔”一声,伸手拨一下,才发现自己贴在岳鹏举怀里,被他用袍子裹住了。岳鹏举也醒了,轻轻掀开一点袍子,摸摸她的额头,惊喜道:“姐姐,你没发热了……”

脸颊上贴着的胸怀实在太过温暖,几乎让人完全忘记了刚刚过去的逃亡和惊恐。

“鹏举,没有追兵了么?”

“暂时没有。姐姐,别怕,我在呢。”

她的脸依旧埋在他的怀里,语声轻柔:“鹏举,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国破家亡,个体的力量那么渺小,女子更是朝不保夕,软弱,从未有过的惶恐,眼前的男人仿佛救命的稻草,除了他,再无依靠。

她忽然想起什么,抬起头来,“婉婉她们呢?”

岳鹏举神色黯然,摇摇头。大宋庇护不了它的臣民,而自己,更庇护不了成千上万陷入战争灾祸的人民。他看着门外茫茫的天地,长叹一声:“姐姐,我希望有一天能拯救天下百姓。可是,救不了的时候,我只能先救你一人!”

花溶心里一震,也不知是喜是悲,眼泪擦在他火热的胸口,肩膀微微抖动,乱世纷纭,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臂膀可以依靠,刘家寺女子的命运也就是自己的命运。

如果有他在,一切,也许,就会不一样吧。

两人都没有再做声,好一会儿,花溶闻得一阵干粮的香味,还有兔肉的香味,不知是岳鹏举什么时候放在一边烤热的,烧开的雪水咕嘟咕嘟的。

岳鹏举将干粮放在滚水里浸软了才递给她:“姐姐,你吃一点吧……”

“呵呵,鹏举,你还留着兔肉?”

“我不饿……”

“傻瓜,怎么会不饿呢!”

她知他担心断粮,忍着饥饿留给自己,微微一笑,要去接碗,岳鹏举见她身子那么虚弱,将碗拿开一点,柔声道:“还很烫,姐姐,我喂你……”

花溶生平第一次受人如此精心的照顾,每吃一口,就看一眼,但觉面前的男子眼神坚定,手腕有力,亲密如上辈子就预定好的保护神。

明明心里悲伤,却忍不住笑起来。

“姐姐,现在好点没有?”

“好很多了。”

他放下碗,在火光里拉住她的手,她神情柔顺,仿佛他的小妹妹。

“鹏举,我们以后怎么办呢?”

“等雪停了,我们立刻出发,九王爷估计正在回京的路上。九王爷可千万不能回来,他回来只有做人质,那样,金国就真的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所以我们一定要阻止他。”

她振作了一点,因为不能营救九王爷家眷的愧疚在心,更是急切:“鹏举,等天明我们就离开。”

他摸摸她的额头:“你身子行不行?”

纵然身子还是软绵绵的,但见他怜惜的眼神,立刻有了精神,“没事。”

“嗯,此处的确也不宜久留。”他心地纯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姐姐,这些日子,我们一步也不能离开,晚上也要在一起。”

她嫣然一笑,头不由自主地又靠在他的胸膛上,第一次这样专注地听一个男人的强健的心跳:“鹏举,有你在,我才不会害怕。”

他轻轻环着她的腰,脸不知怎地一阵发热,心也跳得更快,在逃亡的风雪夜,因拥住了怀中之人,死亡的世界也没那么可怕了。

再说秦大王,风雪夜遇上花溶,咫尺天涯,却再次把人跟丢了。他又气又恨,这一路,自从在相州大营偷看过花溶几眼,就再也没有正面见过花溶,更别说讲上一句话了。

宋国覆灭,他虽然谈不上什么悲痛惶恐,可每每目睹自己国家成千上万的女子被金军糟蹋蹂躏,皇妃公主也难逃噩运,自己老婆也随时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总是胆战心惊。

这次,花溶明明就在眼前,可黑夜里,眨眼又不见了她的踪影,跟金军缠斗一番,不禁恶向胆边生,杀得性起,竟然将二十几名追兵全部杀死。

一名金兵正拖了李氏,忽见秦大王在夜色下冲过来,吓得将李氏扔下马背就跑。李氏跌倒在雪地上,嘴鼻深陷雪中,立刻晕了过去。

秦大王一把将她拉起,她才醒过来,听得这几个人是宋人口音,松一口气,跪下就拜:“多谢恩公……”

秦大王甚是不耐:“兵荒马乱的,女人不要在外面乱跑。”

他转身就走,却被李氏抱住双腿,大哭起来:“恩公,您能不能救救我家小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

秦大王纵横海上半世,平生过的是到头舔血,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勾当,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妇人抱住腿叫他救人,郁闷得不行,一下掀开她:“老子老婆都没找到,何来精力救你家小姐?不要烦老子……”

李氏原以为是仗义的好汉,见他如此凶狠,不敢再求,但更不敢独自离开,只唯唯诺诺地跟在众人身后。

秦大王看看剩下的七八名弟兄,自己一路上带来的近二十名精锐,几番和精兵厮杀,如今,就剩下这几人了。

李兴浑身是血,喘息不止:“大王,我们该怎么办?”

“找到夫人就走。”

李兴再也忍不住了:“可是,夫人明显是在躲避您,您这样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永远都是错过,局势如此混乱,再呆下去,就太危险了……”

他恨恨地:“老子当初真不该纵容她去京城,不管了,下次见了丫头,直接抢人带走。”想到她是跟岳鹏举在一起逃走了,又有点开心,长吁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幸好她没事,也没有落入金兵手里,只要人还活着就好办。”

“那我们该怎么办?”

“立刻循着方向去寻找,如此大的雪,他们走不远的。”

“是。”

七八人艰难上路,到天亮时,前方积雪茫茫,哪里有丝毫踪影?李兴道:“大王,随时有金兵出没……”

“好,大家小心行事。”

又行得一程,听得叮当的马蹄声、铃声。秦大王低喝一声,众人侧身在一处大雪堆里藏好,只见前方两名女子踉跄跑来,因为小脚,又因为追兵,几番跌倒,又几番爬起来,其中一名穿浅紫色衣服的少女,跌倒在地久久无法起身,她身边的少女急了,用力拉她。这少女正是婉婉,急得哭起来:“公主,你快起来……快点……”

“婉婉,你快跑,不要管我……”

金兵已经追上来,为首的金兵狞笑一声:“天香公主,你还想往哪里逃?”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 评分:10
  • 简述:古代言情
  • 来源:有梦
  • 作者:月斜影清

栖息在谁的心底。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