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夫难驯宁希程锦时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旧夫难驯宁希程锦时小说阅读

旧夫难驯宁希程锦时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10/15 11:39:31 作者:叶蓁

旧夫难驯》主要讲述了宁希程锦时之间的爱情故事,该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给您推荐宁希程锦时小说内容试读。他看了眼墓园,眼神有些空洞,末了,自嘲道:我还是不去了,她应该也不想看见我。宁希,你发什么疯?他像是被我这句话点燃了怒意,提高了几个音调,来公司一趟,把离婚协议签了。

旧夫难驯推荐指数:★★★★★
>>《旧夫难驯》在线阅读>>

《旧夫难驯》精选章节

她是我脆弱时,唯一的港湾,也是因为想要成为她的依靠,我才这样努力的活着。

倘若没了妈妈,那我的人生连最后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赶到医院,我一口气跑到了五楼,冲到抢救室门口,抓住正好出来的一个护士,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我妈妈怎么样了?”

她叹息道:“情况不太好,医生一定会尽力……”

她话未说完,抢救室的门再一次打开,主治医生领头出来,我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们推出来的急救床,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妈妈盖这层白布,脸都挡住了,这样她呼吸多难受啊……”

“你们骗人……医生你告诉我,这是假的,是我妈妈在和我开玩笑,对不对?”

“妈妈,我来了,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你连一句话都没和我呢,你怎么会丢下我……”

我趴在床边,哭得声嘶力竭,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一下又一下摇着我妈妈的胳膊,却只能感受她,她身体的温热一点点散去。

妈妈明明昨天还在打电话而我聊天,说等她身体好一点,想我陪她回老家看看外公。

怎么会突然就服用大量安眠药……

一定是我,是我太不细心了,是我没照顾到妈妈情绪的变化。

是我只顾着自己被冤枉的郁结,又一心想快点找到一份工作,没有多拿一点时间来陪妈妈。

疼痛和绝望并随而来,锥心蚀骨。

主治医生劝道:“宁希,你妈妈自从上次抢救后,情绪和身体状态就一直不太好,你要节哀。”

“谢谢您……”

我缓缓站起来,眼前蓦地一黑,陷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再次醒来时,耳边只有轻微的点滴声音,透明的药水顺着输液管,进入血管。

我有一瞬间的恍惚,妈妈……是不是还在?我也许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如果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你醒了?”

护士推开门走进来,抬头看了眼我的药水,轻声道:“经历再大的事,也要注意身体,就算不考虑自己,你也要考虑肚子里的孩子呀。”

肚子里的孩子?

我愣住,手指紧张地捏住被子,不确定的反问,“孩子?你是说我有孩子了?”

她惊讶的点头,“都快两个月了,你不知道吗?”

我的心里涌起难以言说的激动,似乎,笼罩着我的绝望被一点点撕裂,照进些微亮光。

但想到程锦时,心头不禁泛起苦涩,他大概不会希望我有他的孩子吧。

我抬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好像对待稀世珍宝,尽管,只有我一个人期待他的到来。

如果,妈妈还在,就有人和我一起盼望了。

打起精神后,我去了医生的办公室,我仍然不信,妈妈会就这样选择离开。

况且,她又是哪里来的那么多安眠药?

医生也没能给我答案,他确实在妈妈失眠的时候,开过安眠药,但很控制药量,而我妈妈,至少吞服了大半瓶。

大半瓶……她承受了多少痛苦,才能这样决绝的想要离开这个世界。

想到这,悲痛又铺天盖地的袭来。

妈妈的身后事,在小姨和雪珂的帮忙下处理得差不多了。

在所有人都离开墓地后,我再次跪在了墓碑前,一下又一下的触摸着墓碑上的照片,自言自语道,“妈妈,我怀孕了,你一定很为我高兴,对不对?其实我很感激这个孩子,你走了,要不是他的到来,我真的看不见任何希望了……”

有什么东西又模糊了视线,我竭力扬起一个笑容,“你放心,我会努力活下去,再也不会让你为我担心。”

话落,眼泪还是不争气的冒了出来,没完没了。

黄昏时分,我缓步下山,每走几步,都忍不住停下来回头看,走得越远,心里越空。

刚到墓园门口,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程锦时。

距离小宝出事,到今天,已经八九天了。

是考虑清楚了,要听我婆婆的话,和我离婚么?

又或者,是终于想起来,还有我这么一个人存在。

可我还没有想清楚,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我怀孕了。

他知道了,也许根本不会同意我留下这个孩子。

我心情沉重的叹了口气,接通电话,没有出声,等着他先说话。

电话那头,约莫沉默了将近两分钟,他才沉声开口,“你在哪?”

我无力道:“墓园,有事么。”

他声音微紧,“你去墓园做什么?”

我抬头望着夕阳,压下满心的凄凉,淡声道:“给自己挑个墓地。”

妈妈去世了这么多天,他要是对我有一点点关心,早该知道了。

既然他不知道,我又何必告诉他,用妈妈的离开,换他的同情,我做不到。

“宁希,你发什么疯?”他像是被我这句话点燃了怒意,提高了几个音调,“来公司一趟,把离婚协议签了。”

程锦时,我怀孕了,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出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

话到嘴边,我连说出来的勇气都没有。

有什么东西裹挟着水汽穿胸而过,传来无法忽视的痛楚。

我对他所有的感情,似乎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我张了张口,还没发出声音,一辆黑色大奔停在了我的身前。

车门打开,我蓦地怔住,一个紧张,不小心挂断了电话。

我紧紧捏着再次响起来的手机,一言不发的看着宁振峰走到我的面前,四年未见,他苍老了许多,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我原以为,就算和宋佳敏离婚了,他也应该过得春风得意才对。

他眼圈有些发红,“你妈妈,今天下葬了?”

我直接把手机关机,克制住情绪,声音颇淡,“嗯。”

他看了眼墓园,眼神有些空洞,末了,自嘲道:“我还是不去了,她应该也不想看见我。”

既然不去,又来做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提步就要往自己车旁走去。

“小希……”

他叫住我,语气带着一丝试探,“你看见昨天的新闻了吗?”

我顿了下,这几天我连手机都没怎么看,冷声道:“没有。”

他连着咳嗽了几声,脸上泛起不健康的红润,“家里的公司出事了,好几个批次的食品被查出致癌。”

我微怔,再也忍不住,声音轻讽,“家里?你不提,我都要忘了自己还有家了。”

当年,我在他们的婚礼上,被赶出宁家。

他纵容宋佳敏,一分钱的手术费都不愿意给我,把我逼得走投无路。

那个时候,他怎么就忘记了,我是他的女儿。

他略显浑浊的眼里闪烁着水光,恳求道:“小希,当年是爸爸一时糊涂。现在公司面临巨额赔偿和罚款,你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它倒闭,对不对?”

旧夫难驯

旧夫难驯

  • 评分:10
  • 简述:破镜重圆
  • 来源:有梦
  • 作者:叶蓁

此生不复相见。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