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遇北虞棠毒舌小作精小说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江遇北虞棠毒舌小作精小说阅读

江遇北虞棠毒舌小作精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9-08-06 14:23 作者:994de1b2fb242

江遇北虞棠小说《毒舌小作精》讲的是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江遇北虞棠毒舌小作精小说精彩阅读:若对方不同意剔除黑暗系异能,可当场抹杀。这句话,是老师刚刚才说的,虞棠又重复了一遍:你确定,这不是在保护你们自己吗?那虞棠还想说些什么,就被虞昙拽了下衣袖,虞昙给虞棠使眼色,眼里全是警告。

毒舌小作精推荐指数:★★★★★
>>《毒舌小作精》在线阅读>>

《毒舌小作精》精选章节

存留在这世上的亡灵游魂,大多怨气极深,怨念集重,修炼黑暗系异能者,长期与亡灵游魂接触,损身,更损心性,剔除黑暗系异能者的异能,也是在保护他们。江遇北说。

若对方不同意剔除黑暗系异能,可当场抹杀。这句话,是老师刚刚才说的,虞棠又重复了一遍:你确定,这不是在保护你们自己吗?

保护他们?

我觉得,更像是某个人动了群众的利益,然后被群起而攻之的无耻。为什么做的害人的事情,却总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若是看起来憨实的乌龟没有了外面的那层壳,是不是就会化身成龇着獠牙的饿狼?

胡说八道!

那虞棠还想说些什么,就被虞昙拽了下衣袖,虞昙给虞棠使眼色,眼里全是警告。

虞棠摸了摸鼻子,悻悻坐下。

历代以来,人物志上拥有正统异能的异能者也有不少的极恶之人,比如高阶火系异能者问天,曾以一人之力屠杀整个南城,那为什么不把所有火系异能者的异能全都剔除?虞棠压着声音,对虞昙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你以后可以试试。虞昙没有好气儿:说了不让你捣乱,你却不听,你总是如此,我对你说什么,你都从不上心。

虞昙好似真的生气了,之后任凭虞棠怎么叫他,他都不理虞棠。

阿昙,小昙,昙昙,弟弟课间,虞棠趴在桌子上,用手指戳虞昙的手,虞昙在写字,他写一个字,虞棠戳他手一下。

无赖!

虞昙把笔放下,不懂自己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儿,这辈子摊上这么一个无赖姐姐。

中午吃什么?虞棠看虞昙表情不似之前紧绷,讨好道。

你想吃什么?虞昙反问。

想喝冬瓜丸子汤。虞棠眉眼弯弯,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想到冬瓜丸子汤,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一脸馋猫样儿:要特别好喝的那种,丸子里面要有汤汁,咬上一口,汁爆出来,甜甜咸咸的。

嘴馋。虞昙嘴角微微勾起,他将桌子上的书本收拾好:那就吃这个。

虞昙个子长得很快,虽比虞棠小一岁,但身高却比虞棠高一头有余,多数是稳重的,若平时只和虞棠二人共处一室,会放松些,但当着旁人面儿,世家公子的派头可是要做足。

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虞昙当着外人的面儿,是万万不会如虞棠这般,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眼,打着哈欠昏昏欲睡。

你上辈子是猪吗?虞昙这一问,简直就是灵魂拷问。

你上辈子是什么,我就是什么,一日为姐姐,三生三世都是姐姐。

别,上辈子我可跟你没关系,没准到死咱俩都不认识呢。

那你上辈子一定做了天大的好事,这辈子才能当我的弟弟。虞棠说着说着,来精神儿了,竟开始认真思考起来:诶你说,会不会你上辈子是个和尚,苦修一生得到的善果,全用在我身上了?

滚蛋。虞昙翻了个白眼。

虞昙觉得,总有一天他会被虞棠给气死。

虞棠与虞昙的对话,如数落到不远处江遇北的耳朵里,于是,对粗鲁又无耻的虞棠更加不耻,一想到与这样的女子有婚约,江遇北只觉浑身难受,余生很长,江遇北应该与更好的人喜结良缘。

于是,又一次的怨恨起父亲的自作主张。

傍晚,回到江家,江遇北直奔书房,果不其然,江父正在阅览书籍。

父亲,我要退婚!江遇北气呼呼的。

注意仪态!江山放下书籍,皱起了眉头:为何总要退婚?虞家姑娘哪里配不上你?

她行为乖张,言语锐利,没半点世家子弟的矜持优雅,这与我心中妻子的形象差之千里。江遇北还带着孩童的稚气,说出的话天真又有点可笑:以后我的妻子,一定要像母亲这般,温柔恬静,高雅素净。

说罢,还攥紧了拳头,眼里一派坚定。

不可能。江山果断拒绝:我看虞家那姑娘就挺好的,家世清白,活泼机灵,还懂事。

懂事???

就虞棠???

江遇北连连撇嘴,心道虞棠那丫头肯定在长辈面前装的可乖了,以至于导致大家对虞棠有了错误的认知。

嗤笑一声,江遇北一脸不屑。

两日之后五大世家联手举办的试炼,你同虞棠一起出席,这两天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你现在身上有伤,我不指望你试炼大会能取到什么好名次,但是最低,不能跌出前三。江山此举动,有昭告天下的意思,江遇北一想到日后,他的名字要和虞棠的名字连在一起,旁人提起虞棠,就会提起他,不免一阵恶寒:我就是死,名字也绝不会跟虞棠的名字连在一起。

凭什么我堂堂的江家少主,要受这样的折辱?

江山抬头看了一眼江遇北,而后收回了目光。

终是少年心性,一点不愿便能将整片天都给翻过来。

自从知道这荒谬的联姻之后,江遇北的心中就憋着一股气,他认为,他不应该是被操控的,他的骄傲他的自尊都不允许,而且,成亲是人生大事,妻子将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需相识相知,如同戏本子里的绝美爱情般缠绵悱恻。然,就算到不了那种程度,那也绝不能是现在这样的。

江遇北离开江府,直奔酒馆。

一杯烈酒下肚,醇香浓郁,酒香留在唇齿,江遇北借酒消愁,埋头苦喝,却在不经意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抬头一看,顿时愁更愁。

好巧。虞棠看到江遇北,主动上前打招呼,她笑容明媚,整齐的牙齿白洁闪亮,自顾自的坐到江遇北的对面,如同老友一样,丝毫不觉自己有多讨人嫌:外出买个东西,还能遇到你,真好。

滚开。江遇北一脸冷漠。

偏不。虞棠厚着脸皮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入肚后,喉咙烧的火辣辣的疼,虞棠连忙灌了一大杯茶水,才缓解这种不妙的感觉:喂,你干嘛那么讨厌我?

哼。江遇北嗤笑一声,满是不屑:蠢而不自知。

因为我没有异能,是吧。这句话,其实是问句,但是虞棠却说出了陈述的口气,她勾勾唇角,笑容难免有两分苦涩,只是可惜,虞棠的苦涩没有人能看到。

这是其一,其二便是你这人说话实在歹毒,字字诛心,不留半分情面。江遇北没有否认,既然虞棠问,那他便回答,好让虞棠彻底明白,她不惹人喜欢的点在哪里。

诛心?虞棠哑然失笑:我只是用了你们对待我的方式来对待你们,就诛你们的心了?

虞棠只觉得可笑至极。

我这人一向如此,且以后绝不会改,为了防止成亲之后江公子不适应,还是现在先提前适应比较好。虞棠起身,笑眯眯的看向江遇北,面带娇羞:退婚是绝不能退婚的,我已经想到日后与江公子成婚后的美满生活,只觉是苦涩生活中唯一的甜。

江公子气宇轩昂,一表人才,能成为江公子的妻子,我觉得很幸运,亦很幸福。

我幼时就知晓与江公子有婚约,便每日都在期待为公子穿上嫁衣时的模样,我相信,那天,一定是我最幸福的一天。

若是这时候再不知道虞棠过来的真正原因,他的脑子就长在了狗的身上。

这个白痴,纯属是故意来膈应自己的。

咔江遇北脸色黑如锅底,握在他手中的酒杯,因为太过用力,碎了:滚。

虞棠后背一凉,连忙起身。

告辞。

虞棠果断怂了。

从酒馆出来,虞棠积压在心里的郁结之气散了不少,她眼角眉梢都挂着笑,能看出她此时的心情不错。路过一家糕点店,她哼着小曲进去,买了父亲喜欢吃的桂花糕。

虞棠,父亲在书房等你。虞昙在门口等虞棠,看到虞棠手里拎着桂花糕,他好似松了口气:快去吧。

好。虞棠从怀里掏出一块糖:喏,给你的。

虞昙接过,剥开糖纸放到了嘴里,酸酸甜甜:抠门儿,才给一块。

叫声姐姐,再给你第二块。虞棠挑了挑眉,坏笑着。

烦人。虞昙转过身,迈开长腿,走了:我才不叫。

虞棠笑了笑。

来到书房,门也没开,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了:父亲,听虞昙说您找我?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屋之前要敲门,就这么不懂礼数,不长脑子吗?!虞闵生转过身,一张脸严肃无比,他厉声训斥道,声音之大吓得虞棠下意识抖了一下,虞棠的笑僵在了嘴角,突然之间有些无所适从,她吞咽了下唾沫,带着讨好:父亲,我下次会注意,这桂花糕是我

虞棠递过去的瞬间,被虞闵生挥到了一旁,桂花糕掉到地上,打了个滚,包裹糕点的油纸开了,桂花糕散了,香味渐渐弥漫整个屋子。

虞棠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她低着头,嘴角强挂着的笑容慢慢回落,明亮的双眸里全是失落。

毒舌小作精

毒舌小作精

  • 评分:10
  • 简述:穿越言情
  • 来源:若初文学网
  • 作者:佚名

谁都看不起。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7-2019 柒一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9023173号